惊诧:夏代文字才是华夏正统文字!

  • A+
所属分类:古代历史

  夏代文字与黄帝仓颉文字一脉相承,商代废弃夏文字使用较为落后的东夷文字(甲骨文),西周灭商后,恢复使用了正统的夏朝文字。
  
  夏人兴起于西羌,是炎黄两族联姻的后裔。夏族以龙为图腾,东迁建国后主要生活在华北平原和黄河流域及彭蠡泽和云梦泽(古南海,今长江中游)一带。夏王朝已进入农耕和百工时代,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商业都比较发达,天文、地理、文化、艺术等领域都已属非常进步。而商族人主要生活在山东河北一代,属于东夷游牧民族16支中的一支,他们以玄鸟为图腾,以畜牧业为主,经常活动在各诸侯国之间贩卖牛羊马匹,东奔西走,其文化和文明程度远不如夏人。商族人使用的是本民族(东夷)文字,无论字体和成熟方面都落后于夏文字。但是由于他们习惯了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字,在灭夏建立商王朝以后,没有继承和使用华夏正统文字,而是继续使用较为落后的本民族文字。所以我们寻找夏朝文字必须明白,夏文字是比商朝甲骨文更进步更成熟的华夏正统文字,商王朝六百年夏文字被遗弃,西周是夏朝文字的直接继承者。所以西周文字与夏文字更接近,更相似。
  惊诧:夏代文字才是华夏正统文字!
  夏代玉版文字
  
  学者马贺山说:“夏朝文字就是夏篆,夏篆就是夏朝文字的最显著的特征,夏,大也,夏篆就是大篆,与仓颉大篆是一回事,这就是我多年摸索得出的一个结论。”很多史书上都有记载,虞夏商周之书,夏朝有“夏书”,“夏训”,“夏历”,世代相传4000余年,而我们一些偏执的学者却把这些真实存在的东西当成了神话传说,认为不可信,岂非荒谬!纵观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仓颉书》、《夏禹书》、《禹王碑》都是当时人用当时的文字记载下来的真实历史,古代人大多数都相信,而近代和当代的一些历史学家,在没有搞清楚文字产生和发展变化的情况下,就武断地认为某些史籍内容“是战国人根据口耳相传,结合战国的情况,后人窜入的”。马贺山先生说:“这种主观臆测几乎流行了近一个世纪,目前还在某些学者的著作中,进行重复和宣传,试问:从战国上推到夏朝,有一千五百年之久,哪个人有如此惊人的口耳相传的能力,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和事实面前,杜撰出一个无名无姓的战国人,将自己的私货塞进虞夏书中,他究竟图希什么,战国的诸子百家,都是傻瓜,都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任人篡改历史,亏得疑古派及弟子们能想出这么一个笨拙的理由,糊弄那些不动脑筋的低能儿。历史是很难篡改的,但却可以曲解,当真相揭开的时候,即是疑古派原形毕露之日。”
  惊诧:夏代文字才是华夏正统文字!
  夏代文字禹王碑文
  
  马贺山先生呼吁:“我希望当代的专家学者,不要受疑古派的影响,和少受他们的影响,独立自主的客观的研究历史,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这样才能公正的心态平和的看待夏朝文字和夏朝历史。”
  
  历史记载夏朝有文字。
  
  如《尚书·多士篇》中说:“惟殷先人,有册有典,殷夏革命”这是周王告诉殷遗民的话,你们殷人祖先有典籍记载着殷革夏命的事。
  
  《左传·昭公十二年》记有楚灵王称赞左史倚相说:“是良史也,子善视之,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也就是说,在公元前530年,楚国的左史倚相就以能够读懂上古名著而闻名于朝。
  
  《国语.晋语四》:“有夏商之嗣典”。
  
  孔安国《尚书序》亦云:“鲁恭王坏孔子旧宅,於其壁中得先人所藏古文虞夏商周之书,皆科斗文字。”
  
  《夏小正》采用夏代的历法记事,《今本竹书纪年》中又有夏禹元年“颁夏时于邦国”一语,历来不少人就认为,它是夏王朝的职官所纪,是夏代的文献。
  
  《吕氏春秋·先识览》:“夏太史令终古出其图法,执而泣之。夏桀迷惑,暴乱愈甚。太史令终古乃出奔于商。”这里的图法指的是图书,是法律文献,是约束天子的法典。
  
  从以上引文我们可知,夏王朝有史官,有书籍,有文字,这是不争的事实!治学严谨的左丘明在《左传》中征引“夏书”、“夏令”,“夏训”共有十五处,绝不可能是造假。所谓造假只是“疑古派”学者制造的烟幕弹,意在混淆是非,蒙骗世人,借以否定中华远古文明的存在。
  惊诧:夏代文字才是华夏正统文字!
  夏代玉璧文字
  
  多年来,有许多爱国学者一直致力于“夏文字”的寻找和研究,如马贺山、楼洪钿等学者,他们几十年孜孜不倦从事古文字研究,探索发现了许多“夏文字”,却不断地被某些“权威专家”拍板砖,予以否定。据楼洪钿先生说他发现了许多夏文字,他说:“在夏代铭文玉器上出现的夏代文字,数在6000——8000。独立的文字,不少于500。而且字义明确合理。不仅澄清了甲骨文的错误,也澄清了《说文》的错误。至于分类,尚未细究。不过多为实义字,虚字极少。”然而这些并没有得到权威专家的重视,甚至被他们轻率地予以否定。少数专家以先入为主的固定思维模式来判断历史,认定“殷墟甲骨文”才是中国最早的文字,殷商以前即便有文字也一定很落后,拒不承认夏文字比商文字更先进。试想在这种心态支配下,怎么可能找到夏文字呢?学术研究缺乏严谨固不可取,但是探索历史的学者头脑僵化更可怕。一成不变的固定思维模式很容易误判历史,那样我们的史学家就成了中华民族的罪人。
  
  考古学家邹衡先生说过:“夏朝有文字,我是存在这种希望的,可能将来能够发现更多的文字,很有可能。”既然有希望,我们就应该去寻找、挖掘。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了,我们的考古和历史研究居然如此被动,不仅对五千年文明历史没有发展,连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夏王朝历史都搞丢了。学术明星易中天竟公然宣称“中华文明只有3700年,5000年就是不讲道理”。可见中国史学界权威人士何其软弱!正气不足,邪火旺盛,我们是否应该反思一下呢?考古学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研究古代历史,而不是把历史文物挖出来做展览。夏朝不是没有文字,而是我们的专家学者没有去努力寻找!
  
  众所周知,否定夏王朝存在的多半是西方人,特别是欧、美学者,因为他们从来不相信中国的历史。中国少数洋奴学者为了讨好西方人也极力否定中华民族历史文化,著书立说否定夏王朝历史,否定中华历史文化和文明,竭力打击和排斥探索中华远古历史的文章及其考古发现,这就是中国史学界的现状。所以在没有铁的证据来否定夏王朝的前提下,我们必须尊重历史文献,首先肯定夏王朝的存在,然后再从各方面寻找都城、文字等有力的证据,逐步完善夏王朝的历史。
  
  中华民族历史是中国人自己的根基,不是外国人餐桌上的蛋糕可以任由他们随意切割,我们每一个爱国的炎黄子孙都有责任来捍卫她、保护她,决不能容许新的“疑古派”和国际反华势力随意否定和诋毁。一切爱国的历史和考古学者都应该为探寻中华民族之根尽力。(作者:玉壶九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