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对日本的政策不因安倍超规格接待而变通被喷是不是病!

  • A+
所属分类:谈天说地
    本周二,在日本打完高尔夫球、吃完烧烤、见完天皇之后,特朗普乘坐专机回到了美国。他应该非常满意安倍方面的接待,不然也就不会特意在推特上发一条46秒的“THANK YOU JAPAN!”的视频了。

日语里有一个词叫做“おもてなし”(Omotenashi),意思是以最尊敬的心情招待客人。特朗普上任以来,陆陆续续访问过许多国家,但是能以“最尊敬的心情”接待他的,恐怕非日本莫属

特朗普对日本的政策不因安倍超规格接待而变通被喷是不是病!

特朗普推特截图

然而,日本人也发现,虽然特朗普颇为享受日本的热情接待,但在贸易及费用承担问题上,并没有减轻对日本的压力。这是特朗普个性使然吗?还是另有隐情?

 

“特朗普跟日本有仇!”日本政府前总务大臣政务官浜田和幸这样对刀哥说,刀哥起初还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想到他是认真的。接着,浜田和幸说了一段30年前的往事,特朗普和日本的梁子就在那时候结下来的。

受辱

同学们应该都知道,特朗普在当总统之前,是一个商人。他从1970年代进军房地产业,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被人称为美国的“不动产之王”。

但商场风云莫测,即使特朗普也有失足的时候。1980年代末,在房地产业取得成功的特朗普开始扩大地盘,涉足赌博业、成立“特朗普航空公司”,进军民用航空业等。

没想到,美国房地产业突然陷入不景气,对特朗普造成重大冲击。当时他正扩充商业版图,资金链断了,并背上巨额债务。曾经不可一世的“特朗普帝国”陷入了空前危机。

特朗普焦头烂额的时候,太平洋对岸的日本经济正如日中天。大量的日本企业,到美国买买买,大量的日本游客出现在美国各个角落。日本大金主,能不能帮特朗普解这个燃眉之急呢?

特朗普对日本的政策不因安倍超规格接待而变通被喷是不是病!

泡沫经济期的日本年轻人

四处融资的特朗普,很自然地想到了这一点。在美国花旗银行的撮合下,特朗普与日本长期信用银行进行了接洽。日本长期信用银行要是能搭把手,对特朗普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然鹅,日本长期信用银行最终拒绝了援手。一则可能因为特朗普的债务太庞大了,高达92亿美元。二则,大概对特朗普的商业模式也不看好。反正就是拒绝了特朗普。

就这样,特朗普破产了。

一度给人绝处逢生的希望,然后又用脚无情地将这个希望踩灭,并将特朗普打入破产的深渊,这对一般人来说,都是很难释怀的,何况还是“有仇必报”的特朗普呢?

 

后来,特朗普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感慨,“从来没有经历过那样凄惨的事情,确实也是自作自受。我发誓,不会再蒙受日本金融机构拂袖而去的屈辱。”

 

竞拍

后来,特朗普又东山再起。但他对自己在危难时候所遭受的屈辱打击始终耿耿于怀。

其实,在特朗普破产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

1988年,特朗普在一场拍卖活动中,与其他买家共同竞拍电影《卡萨布兰卡》(1942年上映)使用过的一架钢琴。特朗普当时志在必得,认为自己的出价无人能比,最终却意外输给了日本竞拍者。

其实,一架钢琴的得失对特朗普来说也不算什么,因为那一年,他以4亿美元的价格买回了被日企等收购的“广场饭店”——对,就是1985年日本与美英法德秘密签署《广场协议》的那个饭店。

但是,按照《纽约时报》的描述,“尽管特朗普对自己的出价被击败表示无所谓,但那是一次让人感受到日本财富不断增长的亲身经历。”也就是说,特朗普对日本的财大气粗留下了深刻印象。

特朗普对日本的政策不因安倍超规格接待而变通被喷是不是病!

位于纽约的广场饭店

 

这些不愉快的印象混杂在一起,让特朗普从此不断在各种场合渲染“日本威胁”。

复仇

特朗普积极在电视上呼吁对日本进口商品征收15%至20%的关税,抨击美日之间不公平的贸易、要求日本必须开放市场等。同学们不妨将这些话,与今天华盛顿的政策对照一下。

据说,当日本财团在1989年买下美国地标建筑洛克菲勒大厦后,特朗普还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挂了一面“反日海报”——“必须阻止日本人吞食纽约!”

1990年,特朗普在接受美国成人杂志《花花公子》采访的时候,也不忘抨击日本。

“日本正在二次榨取美国。那个国家自己所使用的石油,有70%是从波斯湾沿岸国家运输的,但是提供保护的却是美国海军。这些石油平安抵达日本,然后日本又来打击我们的通用汽车、福特汽车。日本如此公开地把我们当作白痴。日本的科学家在制造汽车、从事科学发明,而我们的科学家研究发明导弹却是为了保护日本!”

 

“其实,我也是很尊重日本的。但问题是,我们却不能把东西卖到日本。日本现在正通过华尔街收购美国的公司、购买纽约的不动产。或许,他们想把曼哈顿当作他们自己的地盘。与日本人竞争,我看不到胜利。不论怎么看,他们都是骗子。”

特朗普对日本的政策不因安倍超规格接待而变通被喷是不是病!

《花花公子》杂志

除了接受媒体采访外,特朗普在他的《交易的艺术》中也有抱怨和日本人谈判的麻烦。

“我非常尊敬日本人对发展经济的所作所为。但是,他们在商业上往往很难合作。对于参与者来说,他们会派五六个,甚至十一二个人来跟你谈判,所以你必须说服他们全部。但你会发现,你能够说服他们中的两三个,但是很难说服他们全部。“

俗话常说,时间会令人淡忘一切。但对特朗普来说,时间没有让他淡忘。在浜田和幸看来,三十多年过去了,特朗普依然记恨日本

比如,1990年的时候,特朗普不满美军为何要保护日本从波斯湾运石油。2016年在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则高喊“当美军为保护日本奋战的时候,日本人正通过索尼电视机收看。”“如果有人攻击日本,我们会陷入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有人攻击我们的时候,日本会帮忙吗?!”

“这样的复仇心理,即使在特朗普成为白宫主人之后也没有改变。特朗普对日本强硬姿态的背后,隐藏着的是‘对日复仇’的动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浜田和幸先生这样告诉刀哥。(作者:陈小刀;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