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这个时节我为访幽踪而独来

2013年08月26日 谈天说地 ⁄ 共 112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55 views 次
39.6K

  公元1883年,一位年仅14岁的少年独自一人走在通往闸山的路上,面对满目青山、野径残花,还有独立于夕照中、一如迟暮美人般的半山寺。少年随口吟出一首绝句,名曰《游半山寺》:
  
  野径残花寂历开,
  
  偶将屐齿印苍苔;
  
  争墩往事谁能说,
  
  为访幽踪我独来。
  
  这位少年,便是后来名噪海内,同湖南济阳谭嗣同、江西义宁陈三立、广东丰顺丁惠康并称“清末四公子”的安徽庐江著名诗人吴保初。曾经一度被世人冷落、藏在深山人未识的半山寺,也因这首绝句再次名扬海内,一时间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大家把酒临风,你唱我和,是为盛事。
  
  半山寺,在今万山镇闸山村,因寺建于闸山山腰处而得名。相传,早在1482年,也就是明成化十八年,一位叫丁继仁的读书人在此还建有一亭,曰半山亭。此亭建成后,成为当地一大景观。文人雅士常聚亭中,吟风弄月之余,他们在此呼朋引伴、指点江山,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后人曾辑有《半山亭集》。
  
  过了整整四百年后,少年诗人吴保初来此,曾经像一把巨伞一样为行人撑开一片浓荫的半山亭,早已被雨打风吹去,只亭基尚存,像历史老人难以暝目的双眸。残存的断砖碎瓦,犹如时光之碎片,载不动太多太多的寂寞和冷清。此地空余半山寺,虽还隐约听得到晨钟暮鼓,可是香客、游人寥寥,昨日的繁华与热闹已不再。但石崖上仍留有一处石刻,那是岁月留下的淡淡痕迹,就像诗人身后淡淡的屐痕。
  
  抬头望去,“半山亭”三个大字,经四百年风雨剥蚀后仍历历在目。抚摸崖上石刻,仿佛抚摸着一代文人的拳拳之心,那是刻在石崖上的一篇简短文字:“大明成化十八年创始,次年工毕,为屋三间,以读书之所,后之与我同志者,幸念之勿毁此施恕记。”
  
  读着以上这段文字,我想,吴保初当年在抚摸这些文字时,一定觉得那四百年的时光比指尖上的皮肤还要薄,他甚至能触摸到历史老人温热的呼吸和前代文人搏动的良知。真乃思接千载,这是一种交流,更是一次对话。少年吴保初肯定还顿悟出人生以外的一些东西,下山后,少年便成为一名诗人。
  
  时光又匆匆走过一百多年,今天,当我们怀揣诗人吴保初的《北山楼集》,踏遍青山,找寻诗人当年的足迹时,站在蓝天白云下,沐浴着徐徐山风,吟哦诗人当年的诗句,突觉字字珠玑,字字沉重。是啊,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当年白衣胜雪的英俊少年如今早已作古,那偶尔掠过身边的白云可曾是当年诗人的衣袂飘飘?
  
  下山时,我再次久久凝视半山亭遗址,我想,我们真应该再造一个半山亭,这不是再版历史,而是一次缅怀。比起古人,我们的身心被现代文明折磨得疲惫不堪,我们实在需要歇息、需要休整,特别是我们这批业己步入人生中途的人们。
  
  你好,半山亭。
  
  满贮生命的哲思和诗情......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