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精彩的亲情散文《三舅》

2013年11月06日 谈天说地 ⁄ 共 1227字 ⁄ 字号 评论 4 条 ⁄ 阅读 2,188 views 次
39.6K

  一些事过了,忘了,那叫过去。记住的,叫记忆。
  
  一些人走了,忘了,那叫陌路。记住的,是至亲。
  
  母亲、三舅和三哥一样的都走了,却不忘,时刻在脑海中回旋,像低气压下飞着的鸟儿,一声惊雷闪电之后,大雨倾盆。我就像那只迂回的鸟儿,淋湿了也要飞,飞回昨天去。
  
  其实,生命无时无刻都在往前走。也向死里去。因为来是个点,去也是个点。从无到有,从有到无。若尘,看见了,却坠回大地,也辨不出“点”的本相了。谁都一样。
  
  然记忆不一样。可是画作画,会泛黄;录成音,会消磁。惟有文字,惟有文字的形色味意,千古。
  
  因为文字本就是个点,不热不闹不炫,宠辱不惊地仰视或俯瞰,存在又虚无。
  
  故,文字于记忆,许是最妥帖的呈现与补遗。因缺憾而完美。因正心而庄严。因嗟叹而成全。
  
  文字,总是静好。
  
  也正是在万籁皆寂下,我了了一个个祭奠。某篇,或有现实的顾忌;某篇,或是功力过之;某篇,或是天资不济。但毕竟卯过力了,我无憾。
  
  偶然会想,是在透视心灵的划痕么?是在雕刻一笔一划的墓志铭么?是在证明“我”的来过或你的到来么?
  
  更可能是,为了还债。还不能释怀或莫名百般的爱。
  
  像母亲,她在还护犊的债;三舅,在还责任的债;而弱智的三哥,是在还什么债呢?
  
  ——还兄弟缘分的债。
  
  生命这个“点”啊,与亲与友与邂逅的缘连成了一条线。而安然瞑目一刻,线断成了点,点又涟漪了记忆,成线。
  
  我们都活在点与线的过去里,在怀念里。
  
  然而写《三舅》并非只是怀念。还有更深的一层意义在,那就是:人,为谁活?怎么活?活什么?许是我也不能一叶障目般地“总而言之”,才还原并铺张了如此的华彩与凋敝,与读者一起,读爱,释爱,言爱。还心底的债。
  
  记得那年结婚,“上马”要穿舅家的外套。大舅依循做了中山装,可我爱极了西装。于是撒娇向三舅。三舅二话不说便给了。迎亲回来,我当下脱下大舅的换作西装。那黑底灰纹的、制作考究的、修身帅气的西装啊,一亮相,都说好!还有次,三舅分家产分得的条柜赠了母亲。高三尺,宽二尺五,长一丈,一摆,竟占了一面墙。柜中,上下左右各有抽屉,明格暗格,格格相接,小儿入其中,可蹲可躺可弄拳耍宝,不知是何代工匠之巧作。那条柜,是外婆的陪嫁,曾放过杨家几代人的琐碎时光。现在,三舅、母亲都去了,我只有在年关时清理条柜了,将母亲生前的衣物洗洗、晒晒、再放好。将旧时光与亲情一起叠了好珍藏……
  
  写《三舅》时,诸如以上的素材,好多,却都忘了。现在看来,亦不无遗憾。它总会在某个时点的风云际遇下,像日光下的金质碎片,熠熠闪光。
  
  如同笔落这一刻,那年那月那人,历历如新。我想,我又还了一笔债。
  
  依稀间,耳畔回旋起一曲“涛声依旧”来。大意是:多年以前,真情,已停泊在枫桥边;蓦然回首,真情,就荡漾在你面前……
  
  过去的不可重返,但,记忆是一叶通往旧时光的船。情愫如荷,摇曳荡漾。
  
  因为:爱,是不能忘记的。

目前有 4 条留言    访客:3 条, 博主:1 条

  1. 海棠秋客 2013年11月06日 下午 1:51  @回复  Δ-49楼 回复

    路过支持一个


    • 管理员
      筛宝哥 2013年11月22日 上午 10:13  @回复  ∇地下1层 回复

      望常来。

  2. 陆阳贤博客 2013年11月10日 上午 11:45  @回复  Δ-48楼 回复

    为自己活,为亲人活

  3. 韩国女装品牌网站 2016年03月26日 下午 8:09  @回复  Δ-47楼 回复

    我们不要任何原则,但除一条:客户满意。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