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闲读秦始皇不禁百感交集

2014年09月15日 谈天说地 ⁄ 共 1427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2,163 views 次
39.6K

  “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居约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
  
  这是《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载尉缭的一段评价。尉缭,何许人,史载并不详细,据说是魏国人,很会面相,曾游说秦王,是古代著名的军事家,留有一部军事著作《尉缭子》。秦始皇长成什么样子?高鼻长目,突胸(特别挺的胸),豺狼声。尉缭在这里连用蜂、豺、虎、挚鸟四种悍勇、狠毒、凶残的动物由表及里来表现秦始皇外貌与性情。一个纯粹的凶悍之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其为人极端的两面性。身处卑微的时候他能在人之下,而一旦得志他便会随意“食人”,在尉缭看来,这样的人让人害怕,不可与之“久游”,所以他决定逃走。可是嬴政就是嬴政,发觉尉缭的动向,竟然坚决制止,让他做了秦国的国尉,并采用他的计策成就霸业。
  
  我们知道,一个人成为什么样的人,看似由长相决定,实则非也。所谓“相由心生”,这“心”,绝非天性使然,而是后天养成。三年前,我去西安看兵马俑,就在想一个问题:秦始皇的极端个人意志是如何畸形膨胀起来的?
  
  秦国的祖先是颛顼帝的后代孙女,叫女修。女修纺织时,一只燕子掉下一颗蛋,女修吞食后,生下一个儿子叫大业,大业娶少典的女儿女华,女华生下大费,大费帮助大禹治水成功,舜帝赏赐大费一幅黑色的旌旗飘带,赐姓嬴,并说大费的后代一定繁荣昌盛,大费接受赏赐后,帮助舜帝驯养禽兽。殷商时,嬴姓家属出了两个特别人物,一个是力士恶来,一个是“善走”的蜚廉。两人凭借自己的才能待奉纣王,周武王伐纣时,恶来被杀,而蜚廉因忠于君主而被赐石椁。周穆王时,蜚廉的后代中有一个叫造父的,因善于御马而被重用,据说,当时徐偃王作乱,造父为周穆王御马,日行千里以救乱,立下大功,穆王以赵城封造父,造父一族改姓赵,这就是后来的赵国。晋国的赵衰就是造父的后代。周孝王时,造父的后代非子,因善养马而被重用,封邑秦,号曰秦嬴。这就是秦国的诞生。
  
  从善养禽兽到善御马,秦的先人凭着超凡的技能而赢得自己的地位。《秦本纪》中这一段记载,有两点很有意思,一是秦是燕子的后代,这恐怕就是秦国以黑色作为主流色彩的原因吧。是不是这种压抑、恐怖的色彩暗示,让秦的人后人多了一分理智的同时,也多了一分残忍呢?二是秦的先人善于驯养禽兽,精于驾御,这是不是让秦后人骨子里就有一分马的奔放进取与野性呢?
  
  明初的刘基所编的《郁离子》有一则寓言名为《八骏》,说是就是周夷王养马的故事。造父为穆王养马,天下的良马尽归于周皇室马厩之中,马厩中养有历史上最著名的八匹骏马。后来,穆王死了,造父死了,八骏也死了。夷王继位,没有人能够区别马的优劣。于是只好按颜色与产地来区分等次,享受待遇。周夷王末年,盗贼蜂起,周王首先动用二等的内厩之马,结果养尊处优的内厩之马望风而逃。当外厩之马取得功劳时,内厩之马又来争功,外厩之马自然争不过内厩之马,干脆懈怠。周王没有办法,决定动用上等的天闲之马,殊不知天闲之马惯于安逸,无法应战,于是不得已而用散马,周王许之以天闲之马的待遇,可是又无法兑现承诺。散马们上了战场,只盯着原野的庄稼饱食,那里顾得上应战。结果庄稼毁了,病弱的百姓被饿死,壮年的逃去为盗,天下一片萧然。
  
  刘伯温讲这个故事,自然是强调一个君王识别和重用人才的重要意义。而我从中读到另一种隐喻意义。无论是马是还是人,如果长期处于一种静守状态,不仅进取之心丧失殆尽,其本有的生命能力也会一步步弱化。秦的兴亡史正是印证了这一历史法则。(文/叶国嫒)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电影网1905 2014年09月15日 下午 10:55  @回复  Δ-49楼 回复

    楼上说的真棒,我要坚持,加油。幸福一辈子噢噢噢噢。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