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公知

  • A+
所属分类:谈天说地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The Public Intellectual)的简称。一般而言,是指具有平民立场的知识精英。一般而言,公共知识分子,往往是政治立场和经济基础相对独立的思想家。例如,马克思就属于公共知识分子。很遗憾,在中国,公知一词被偷换了概念。中国公知,通常是指反社会主义的右翼精英。中国公知很神奇,确实不具有平民立场,确实不具备足够知识,他们被定义为公共知识分子颇为荒谬。恰恰相反,他们往往拥有明确的雇主,他们往往拥有精英的立场,他们往往获取丰厚的收入,他们往往被包装成公知而成为明星,他们几乎是旗帜鲜明的利益代言工具。由于,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官商共识,公知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本文中,我就不列举中国公知们的煌煌大名了。
  
  在人类文明中(无论东方或西方),公共知识分子大多具有社会主义情怀,他们大多数是归属于左翼的优秀知识分子。中国公知,具有鲜明的反社会主义倾向,他们大多数应归属于右翼或极端右翼。同时,由于现代文明并不支持反社会倾向,他们更无法运用现代知识服务社会,他们中的大多数不属于优秀的知识分子。既不公共,又缺知识,何以成为公知?事实上,他们是特色中国的一堆社会渣子。细究之下,中国在改革开放后,需要由平民共治向精英专治转型。转型过程中,需要进行思想、理论、舆论的颠覆,需要一批人从事反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工作。在不换思想就换人的强大压力下,中国公知群体就被粗制滥造出来了。旺盛的需求带来大量的生产,体制大量需求、资本大量需求、买办大量需求,大量的形形色色的学术光棍就粉墨登场了。他们也确实提供了他们雇主所需要的特殊服务。与此同时,在他们的雇主利益与国民利益和国家利益产生冲突的时候,他们厚颜无耻地伤害了他们祖国的国民利益和国家利益。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公知已经成为中国公害。
  
  我们非常确定,多数中国公知不属于人才的范畴。如果,他们不付出这种特殊服务,凭借他们的学识和能力,根本无法获得现有的社会地位。他们当中,多数人并非凭借专业能力脱颖而出,而是借助肆无忌惮的言行被炒作成功的。一些文学艺术从业者,为了寻求成功的捷径,也加入到了这种特殊服务当中,成为了一种古今罕见的中国公知现象。公知们为了搏出位,超越了一般理论争论的底线,他们公然进行反党、反体制、反社会、反国家、反人民的社会活动。令人不齿的是,中国公知丧失了基本的社会伦理,他们是在党内而反党,他们是在体制内而反体制,他们是在中国社会而反社会,他们是手持中国护照而反对国家,他们是享受人民纳税供养而反对人民。在古代,他们属于叛逆。在西方,他们属于败类。然而,在中国,他们被捧为公知。去看看吧,中国公众的苦难他们可曾关心过!他们的知识能够救赎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吗?

论中国公知

  
  论中国公知,不是为了揭露这些假公共知识分子。论中国公知,是为了告诉国人,我们确实有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很遗憾,三十八年来,他们几乎被系统地灭绝了。现实是残酷的,平民造反之后,就是精英反造,那是精英进行逆反塑造。精英反造的结果:反党升官;反体制发财;反社会出名;反国家获奖;反人民成英雄。你不要不相信你自己的眼睛,这一切的荒谬是如此的真实。以经济学为例,大师的名号竟然可以是“股份”和“市场”,就连“冰棍”都可以成为中国经济学理论。这和公共有一丝联系吗?这难道属于知识的范畴吗?这是赤裸裸的反造!反造,就是要灭绝平民的公共意识,他们当然要系统灭绝公共知识分子。不写文章的朋友,很难理解中国现实的残酷性。我的文章,只能在香港媒体发表。我被无数次告知,你的思想深邃、逻辑严谨、文笔优美,但你的文章所表达的内涵不符合我们的宗旨,我们向你致以歉意并希望你理解并有所改变。我总是在问,应如何改变?相熟的朋友说,能否不要提人民,能否不要提毛泽东,能否不要提社会主义。不提人民、毛泽东、社会主义行了吧?还是不行!我写了超级地租,还是触犯了反造派的潜规则,他们可以跨境来阻止你发表文章。所以,每每左翼山呼胜利的时候,我唯有苦笑加冷笑。
  
  请牢牢记住:没有公民共治,就很难产生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三十余年来,精英专制不断精进,精英反造的结果恰恰是灭绝公共知识分子。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资本开始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时候,精英必然会扮作中国公知来愚昧中国人民的。当然,历史有时候也很任性。反造得过头了,人民就会起来造反了。中国左翼开始崛起了,中国左翼已经开始拥有自己的知识分子了,左翼知识分子将成为中国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是的,左翼很可怜,爱党却被抛弃,维护体制却被边缘,健全社会却被污名,捍卫国家却被问罪,为人民服务却被羞辱。左翼不必气馁,真公知从来就是苦行僧。行者,总是要六度的,没有足够的考验如何修成正果!公共知识分子是金子,必须经历无数的洗礼,必须经历无数的冶炼。真正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在成长,他们已经开启了艰难的人民立法进程。请相信,人民立法的结果,必将实现公民共治,终将结束精英专制。公民共治之后,中国将产生无愧于时代的中国公知。
  
  公共,意味着人民性;知识,意味着主体性。没有人民性,富贵等于腐烂;没有了主体性,辉煌等于死亡。七九河开,八九燕来,春天已经不远了。(作者:卢麒元 来源:新浪博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