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所谓“民国之后无大师”的谬论

2015年05月10日 谈天说地 ⁄ 共 498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198 views 次
39.6K

  近年来,“民国之后无大师”“民国教育神话”吹成了一个又一个泡沫,然而这些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具体从以下十点分析:
  
  第一,民国的基础教育惨不忍睹。1949年中国的文盲率大约是80%,而且被视为识字的20%的人当中,已经包括了那些只认识几百个中国汉字的人和在今天只能列为半文盲的人。(《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上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1992年12月印,194页)。国粉津津乐道的西康军阀刘文辉的名言“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县长就地正法”则是一个谣言,详细的辟谣文已经准备好,明日或后日推送。对于绝大多数不识字的老百姓来说,“大师”云云不过是畸形社会中的空中楼阁。
  
  第二,所谓“民国大师”基本全为文科、社科人才,而极少数的几个理工科人才都是美国培养的。这里并不是在探讨文理孰优孰劣,而是在当时山河飘摇,家国不宁的社会现状,几个能带来真正生产力直接推动的人才要比一些空谈风花雪月诗词曲赋的人对社会贡献大得多。这么说吧,一个袁隆平顶一火车“民国大师”。我是文科生,轻喷。
  
  第三,纵向比较来看,新中国现当代学者学术成果早已超越“民国大师”。首先必须要说明一点,知识发展都是相继而行的,新中国学者研究成果超越民国学者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必须要感谢民国文人学者对于各个学科的基础性贡献,非要把民国学者与现代学者比较,“扛着机关枪的兰博和力能扛鼎的项羽”谁更厉害一样无聊。但是为了堵住某些不学无术的“文史小清新”嘴,我还是简单说说,民国学者大多一个人涉及n个领域,而现代学者往往一个人只做一个课题,但开的很深。这样整体学术就进步了,但很少有跨界的,因为学术进步后没有人有那精力,对于某些胡搅蛮缠的人来说,不跨界就是专家,就成不了大师了。譬如说陈寅恪的魏晋研究被当代阎步克,田余庆完败,唐史黄永年完败之,甲骨文就别提了,民国学者加起来认出的甲骨文不如裘锡圭一根毛。再说清史,在网上被骂成狗的阎崇年老先生学术成果也超过民国的孟森、萧一山,这二人不会满语,阎崇年可是能读得懂老满文档的人。再说一遍哈,时代不同,这种比较是没有意义的,任何“民国之后无大师”或者“民国学者就是群渣”的说法都是偏激的www.shaibaonet.com。
  
  第四,横向比较来看,“民国大师”在世界范围内也很少能拿得出手的。如日本京都学派认为民国学术一塌糊涂,只有顾颉刚到了他们那个级别。伯希和说,中国只有三个世界级学者,陈垣、冯友兰、杨树达。我相信,这三个人里如果不是冯友兰出现在了高中课本上,那些个一口一个“民国大师”的“文史小清新”一个也不认识。就连钱穆也说民国学术是衰世,惨不忍睹。而在当代,李学勤、秦晖、裘锡圭、阎步克他们都称得上是世界级文科学者。
  
  第五,新中国那些文人被禁止吹牛,这点真的很重要。看这十几年管的送了点,是不是各种“国学大师”“历史良心”之类的又泛滥了些。
  
  第六,现在不少关注“民国大师”的人群中,关心的不是他们的学术成果、思想境界,而是他们的逸闻趣事,譬如王国维的小辫子,辜鸿铭喜欢小脚妹,金岳霖给梁思成戴绿帽之类的,跟关注当下娱乐八卦如出一辙。现在真的没有大师了吗?不,现在没有的只是供那些“文史小清新”的谈资。
  
  第七,现代资本运作。许多民国大师的炒作不过是背后都有书商资本看不见的手。再譬如前一阵的电影《黄金时代》,萧红萧军取这两个笔名本意是合起来就是“小小红军”,他二人本是革命青年,但资本主义商业需要他们是文艺青年。他们想本颠覆的“黑暗时代”,却成了商业资本与市场要求他们必须生活在的“黄金时代”。切格瓦拉永远活在衬衫上,“小小红军”永远活在“民国范儿”中,“民国大师”也永远活在当代图书的腰封里。
  
  第八,在那些张口闭口“民国之后无大师”的人群中,恕我直言,他们的水平完全无法理解大师们的学术成就,若是能理解或有浅显的研究,便根本不会忽视新中国之后取得的种种进步。他们所要的,只是一种自我标榜,只是通过这一种无病呻吟与感慨叹世来达到标榜自己的目的。俗称,装逼。
  
  第九,网络上“民国粉”的泛滥是一种大环境。就像我在前几天《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篇文章中分析的一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可阅读此文)——越得不到的东西也就觉得越好,自己在潜意识中也会不断的美化这种“得不到的东西”。现在许多“文艺小清新”“历史小清新”看到了现在社会的种种黑暗与不公,于是便让人无法理解的把一种自由民主公平繁荣富强大师多的理想社会嫁接到了曾经的民国,完全罔顾史实,完全抛弃了理性思考。就像某些领导喜欢沉浸在“新闻联播”式的大同社会中,有些网民也乐于生活在“完美民国”的童话世界里。
  
  第十,有个好徒弟很重要。譬如现在被捧成神的陈寅恪,首先陈老先生的确牛逼,再一个跟他的好几个弟子都已经在历史界出人头地有关系,身后有人照应就是不一样。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郭沫若老先生,生前办学校办科学院,为新中国科学劳心劳力,文革时候回护同事,丝毫不考虑自己的事情,然后钱穆大弟子发文攻击他,钱穆后面稳坐钓鱼台一言不发,郭沫若就得一篇一篇在报纸上发文章回击,看着心疼。到现在呢,谁敢说郭沫若一句好话?
  
  -------分割线-------
  
  以上正经说理部分结束,开启狂暴吐槽模式,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尼玛!老子忍这种话很久了好吗!你们身边有没有这种人,半吊子没读过几本书,张口一个民国风骨,闭口一个再无大师,我就想问一句,“大师”不“大师”的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啊,你是读得懂华罗庚的《堆垒素数论》啊还是读得懂闻一多的《楚辞集注》啊,你是读得懂陈寅恪的《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啊还是读得懂王国维的《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啊,你是读得懂傅斯年的《性命古训辨证》还是读得懂钱玄同的《文字学音篇》啊,啊?啊?
  
  别说这个,就这些人,连最入门的比如说《人间词话》《国史大纲》《万历十五年》这些书就没看过,看了点易中天品三国于丹鸡汤论语关注了点微博上带历史两个字的账号收罗了点地摊史料就以为自己站在中国文化品味的巅峰了,带一个金丝眼镜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半忧郁一半哀伤的感慨一句:“崖山之后无华夏啊,明亡之后无中国啊,民国之后无大师啊,世间何日重斯文啊。”一瞬间感觉有纷纷白雪落在肩头莫非是上天为我感动了一看原来是风吹下来的头皮屑。
  
  装逼伤身体好嘛。
  
  许多“知识分子”骂新中国,认为他们的地位在新中国下降了,许多“文史小清新”也都信以为然为之抱屈。不对!告诉你们,新中国不是文化人的地位下降了,而是劳动人民的地位提升了!有一些酸腐文人——请注意我说的啊,是有一些,一些人民的文化艺术大师还是不少的——就开始不满意了:我在旧社会就算不是主子,但至少也是主子身边的人,怎么现在跟这群泥腿子平起平坐了?不开心不开心,我要特权!知识分子要有特权!结合一下现在我们都能看见的某些人的言论,是不是这样——“刑不上记者,法不管律师。造谣传谣没责任,党的特权归公知。”这类人大多都有三个特点,第一自命清高,第二满腹牢骚,第三干不了事实。有时候这三个特点加载在一起会产生毁灭性的的后果,说明朝亡于言官这话虽说有点夸张但多少还是有其道理的。实事求是的讲,新中国成立后,理工科人才待遇相当之好,若都说“知识分子”受迫害我认为是不妥的。
  
  有一点必须明确,我们现在的话语权掌握在谁手里?我们看到的文章是文人写的,我们看到的书籍是文人出的,我们看到的讲坛是文人讲的,我们接受的观点是文人传播的,然后好多人就入戏太深了,以为自己也是个文人知识分子了,他们叫屈也觉得自己受委屈了。我一室友,父母都是农民,身体棒也挺阳光,自从关注了点微博上什么“民国揭秘”“历史真相”之类的营销账号之后,慢慢看问题就开始愤世嫉俗了,不管是寝室卧谈会还是出去吃饭k歌什么的,有机会没机会他都要感慨两句,什么“人心不古”啊“我们的国家没有独立的思想”啊,还一脸严肃的跟我谈,“GCD这样打压文人学者,我们前途真是一片黯淡啊”……别,您受累,我可不是什么文人学者,我将来注定搬砖的命,我操心的是工头会不会克扣我工资,看您将来努把力说不准能成个公知,您好好操心这事吧小弟恕不奉陪www.shaibaonet.com。
  
  我都替你捉急哎【长者脸
  
  有人说,我们能看到的历史是统治者想让我们看到的;我们能看到的新闻是统治者想让我们看到的。这话我只同意一半,我想说,我们能看到的历史还有一半是写史人想让我们看到的;我们能看到的新闻还有一半是新闻人想让我们看到的。就像秦始皇,焚书坑儒被人花式骂了两千年,无道暴君这个帽子是摘不掉的,本朝太祖让文科知识分子下乡劳动劳动,现在也差不多要挖出来鞭尸了。也不是说这个是对,比较一下历朝历代我们能看到的史料里是为坑里的长平四十万赵国降卒叫屈的多还是为坑里的三百个儒生叫屈的多?是为殉葬的数千工匠宫女叫屈的多还是为坑里的三百个儒生叫屈的多?是为长城下尸体填了城墙的几万劳工叫屈的多还是为坑里的三百个儒生叫屈的多?再比如说,我们经常看到医生收红包的报道,经常被各大媒体大书特书,并冠以“医德沦丧”之类的帽子。可是,你见过哪个媒体报道过记者出去采访也是收红包的?尤其是政府会议这样的,去一些企业就算没有红包土特产也不会少拿。前一阵爆出二十一世纪网敲诈勒索上市公司,这是触犯了法律被抓起来了,这才是冰山一角。可见掌握舆论霸权有多么可怕。
  
  二十四部文人史,几家曾为百姓言?
  
  再说某些国粉与“文史小清新”,一提民国就是一口一个黄金十年,文化繁荣昌盛,中华正统。正正正,正你妹啊。一天到晚看着新鸳鸯蝴蝶派觉哇塞民国风骨,生活小布尔乔亚哎。自己照照镜子,追查一下祖宗三代之前在民国什么成分啊?你以为是轻徭薄赋田园风光轻轻松松活到60岁看儿孙满堂是吧?你以为在田里干着路上走着车上坐着不会被拉壮丁是吧?你以为你能是西南联大学生老师可以跟着政府一起转移啊到了地方多少还管你口吃的啊?你以为你呆在首都看着国军连续二十二个会战“大捷”就不会当亡国奴是吧?你以为遇上了水旱黄汤大灾国民政府管你啊?都特马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一个个梦回民国的有几个能保证自己能在那活到30岁啊?有几个认为自己能长成才子佳人啊?你要是为这个粉民国,那我还粉大清呢,你民国哪个“大师”没受我大清皇恩浩荡?多少学子是我大清派出去了?张爱玲不也是我大清勋旧家人?黄金十年是尼玛国民政府管的好啊?上层社会好自由啊,上层社会自由繁荣跟你有毛关系啊?国民政府重视知识分子啊是吧。他除了知识分子他还有神马啊?要靠一堆洋博士部长出国讨饭是不是吧?他没了这些知识分子他有神马撑门面的啊?到那个年代你会不会是知识分子让国民政府供着你啊?你在民国能保证自己受到的教育可以教会你把数从0数到10吗?黄金十年是上层社会的黄金十年,是普通民众的黄土十年,你那一口一个民国叫的比亲爹还亲穿越回去你以为你能在哪个阶层啊?
  
  有国粉梗着脖子跟我说:“穿越到1948年,老子就是亿万富翁!”
  
  我竟无言以对。
  
  对于某些国粉和文史小清新来说,他们要的不是“粉民”而是“反共”,我来斗胆分析一下他们的心理:
  
  胡适这种人一定要当成典型,尤其是“民主在蒋先生这里是多和少,在毛先生那里是有和无”这句话一定要大书特书,什么?你说这是造谣?一派胡言,就算是造谣难道这句话不对么……吴宓也是极好的,活活被GCD迫害死了,什么,你问他研究的是什么?明史啊。啊,你说那是吴晗?管他呢,反正被G党迫害的都是大师……梁漱溟也是不错的,跟毛泽东在延安窑洞里据理力争,完全可以当做黑tg的炮弹,可恨他竟然在日记里骂蒋公不抗日,后来出的回忆录还指责蒋公是内战罪人,这种叛徒就算了……冯友兰本是不错的,可惜入了梁效……咦,洋大人伯希和说了,陈垣是三大世界级学者之一,这个可以用来装逼,一转身又发现陈垣竟然写过一篇文章:天下学问宗韶山,我乃主席学生。可恶,这种人竟然也投靠共匪了……鲁迅先生的文章用来抨击时局本是好的,只可惜他当年骂的是国民党……柳亚子也投共了……郭沫若这种人渣……闻一多李公朴……可恶!哪壶不开提哪壶!
  
  有句话我说了很多遍,现在还要再说一遍:
  
  粉民国不服粉你妹(作者:赵皓阳)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