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揭穿中国融入世界的神话

  • A+
所属分类:谈天说地

  长期以来,有关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一直流传这样一个神话,说什么世界正在走向“一体化”,而中国正在“融入世界”。这一有关“世界一体化”,“中国融入世界”的说教在中国已经盛行了相当一个时期,成为中美“夫妻关系论”的重要理论支撑,也是“和谐世界”理论的思想基础。正是在这一理论的支持下,相当一些人在评估中国崛起的时候基本上放弃了斗争的思维,在处理当代中国的对外关系的过程中缺少基本的斗争意识,特别是在同美国的打交道的时候,绥靖思想大行其道,还美其名曰“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地以为与美国已经血肉相连、彼此再也难难舍难分,腻味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要说什么战略崛起,连长大了有点出息的摸样都看不出来,简直就是政治与战略上的侏儒。
  
  如果说,当代中国有许多悲哀的话,那么,一些中国人在美国面前始终直不起腰类来,就是其中最悲哀的一个。因此,破除所谓“世界一体化”,“中国融入世界”的迷信就显得十分必要。
  
  第一,世界不可能“一体化”,而只能多极化、多样化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然界是这样,人类社会也是这样,这是尽人皆知的常识;人群是这样,国家也是这样,这也是人类世界的真实存在。现在,世界上大大小小有二百多个国家,它们分门别类地组成了不同的政治与战略集团,如同宇宙中的星系一样,各有自己的引力中心、运行范围与体系边界,彼此之间既联系,又隔离;既相互作用,又对立对抗,根本不发生什么“一体化”,也没有任何“一体化”的发展可能。
  
  但是,按照这个“一体化”理论的描述,人类社会首先在经济上走上“一体化”,在此基础上形成“人类利益共同体”,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地球村”,最后都生活在一个政治实体之下,如同“人人成佛、万佛归一”般,把“一体化”抬举到“人类大同”最高理想的道德高地上。
  
  这一神话之所以能被说得神灵活现、煞有介事,首先是基于一种经济理论的支撑,这种脱胎于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理论认为,全球经济正在朝着“一体化”方向发展,“一体化”是人类经济发展的大方向,是人类社会的根本姓趋势。建立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上,政治、社会乃至文化的“一体化”也就理所当然、水到渠成了;其次,有欧洲所谓“一体化”的样板作用。他们认为,欧洲的“一体化”进程为人类社会提供了一个典范,这一经典的案例摆在那里,使得有关“一体化”的鼓噪显得愈发言之凿凿。
  
  我们说,这完全是骗人的鬼话。
  
  首先,这在战略逻辑上是荒谬的
  
  众所周知,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正朝着多极化方向的发展,这是正确的也是完全应该的。一个多极化的世界,也同时就是一个多样化的世界和多中心的世界,这完全与“一体化”背道而驰。所谓的“一体化”其实就是“一元化”,就是统统向西方看齐的趋同、归一,等于是把整个人类社会与人类文明置于西方的羽翼之下,从而抹杀各民族的文化个性和历史多样性,这完全是不可接受的,也不是人类社会应有的规律。譬如飞翔在天空中的飞鸟,其中既有一飞冲天的鸿鹄,也有腾窜于蓬蒿间的燕雀,不能因为鸿鹄可以冲天就否定燕雀只会腾窜的价值,也不能因为燕雀之多就否定鸿鹄之寡,大自然给所有生物都提供了自有的空间,生物界是这样,人类社会也是这样。
  
  其次,这在国际关系的实践上是荒唐的
  
  国家之间的政治、文化以及历史界限无法消除,不管经济联系多么密切,也不管相关国家在经济上如何共依共存,但都不能因此抹杀国家界限而实现“一体化”。比如说,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关系极端密切,两国不但经济上一体,在民族文化和军事政治也高度一体,但美加之间并没有出现什么“一体化”,美国还是美国,加拿大还是加拿大。类似的例子还有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相反,有些民族和有些政治实体之间,本来已经高度“一体化”了,但终究没能避免分道扬镳的厄运,比如南北苏丹,比如捷克与斯洛伐克,本来就是一个蕞尔小邦,分裂之后更显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这样与“一体化”背道而驰的案例,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
  
  最后,人类世界只能是多样化、多极化的发展
  
  正如同样的物种在不同环境条件下有不同的发展一样,人类社会在不同的自然与社会历史条件下发展的模式与道路也各不相同,因而其所展现出的面貌也千奇百怪,多样化是世界的本来面目,也是人类社会的天然属性。
  
  世界各国的多样化发展,表现在战略必然是多极化的格局。即使在世界的两极格局时代,除了两极之外也存在另外的“极”,不过因为这些另外的“极”相对比较弱小而已,比如当时的中国,隐然就是两极之外的第三极,再比如当时的不结盟运动,非洲统一运动等等,都在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上成为两极格局之外的政治与战略力量。现在,很多当年的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成为地区的力量核心,世界多极化发展的势头方兴未艾,多个力量与战略中心正在形成,这一点,就连主张普世化、“一体化”的西方政客与战略家们也不得不承认。
  
  第二,中国只能是多样化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所谓“融入世界”是根本不能成立的伪命题。
  
  其实,最早梦想融入世界的不是中国而是俄罗斯。曾几何时,融入西方是冷战后俄罗斯国家与民族的最高梦想,应该说,在这方面,俄罗斯有许多的得天独厚的条件。
  
  首先,俄罗斯与西方在地理和民族关系上更加接近。在地理上,虽然俄罗斯拥有广袤的亚洲领土,但俄罗斯却彻头彻尾是一个欧洲国家,与欧洲各国山水相连。在民族关系上,俄罗斯民族与欧洲美洲各国同属西方民族,把一个俄罗斯人与一个英国人放在一起,如果不说话是难以分别彼此的。
  
  其次,俄罗斯与西方在文化宗教上同根同源,他们之间具有相同的心理素质与行为习惯,对于这一点,完全不需要更多的议论。
  
  最后,俄罗斯与西方之间没有政治制度上的障碍。今日俄罗斯的政治架构基本上就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俄式翻版,如果说在这一制度下出现了像普京这样的强人寡头的话,那也是历史的回归,也属于俄罗斯历史文化的必然产物,已经不属于西方政治价值观中共产主义恶魔的范畴。说到底,如果不是普京,如果不是俄罗斯对西方的强烈抵抗,这样的一个俄罗斯是完全可以被西方所容纳所接受的。
  
  上述所有条件都是中国所不具备也根本无法具备的,至于说到甚嚣尘上的经济联系,俄罗斯与西方的能源关系比之于中国与西方的经贸联系毫不逊色。
  
  但是,这样的一个俄罗斯最后还是与西方闹翻了,为了融入西方的梦想,俄罗斯付出了近二十年相思、二十年退步、二十年摇摆动荡的巨大代价,最后以乌克兰危机为分水岭终于彻底划上了一个句号。
  
  这足以说明,融入西方是多么一件不现实的事情。历史经验表明,西方国家具有强烈的排他性,他们历来以英美为核心组成几个层次的圈圈:第一个最紧密的圈圈是所谓的“五只眼”集团;第二个圈圈是外围的法国西班牙等,第三圈是德国及东欧诸国,第四圈才是日本菲律宾等这些帮凶。以美英集团为核心的西方集团尽管可以把日本菲律宾等这些国家当走狗、当战略工具使用,但也仅此而已,并不会在心里、在情感上真正接纳他们,至于俄罗斯,更是连门都没有,实在是俄罗斯离英美的战略利益诉求差得太远太远了,一个如此国土区域,一个如此特立独行的俄罗斯,永远都是与西方既密切联系又互相搏斗的对手。
  
  俄罗斯都不能融入西方,中国可以吗?
  
  坦率地说,当今中国也有相当一些人对西方有着同样的梦想,他们所谓的一体化,既不是与非洲一体化,也不是也拉美一体化,实质是要与西方一体化;所谓“融入世界”,既不是融入阿拉伯世界,更不是融入斯拉夫世界,而是要融入西方世界,他们一直都在做融入西方的美梦,这是公开的秘密。他们在思想理论上的武器就是普世价值论,道路实践上的依据就是东西方社会趋同论、一体化论以及殊途同归论,在上述这些时髦理论的支撑下,他们坚信中国的出路只能如此而别无其它,为此在中国不断掀起各种形式的西化政治运动。
  
  事实将无情的证明,一些中国人融入西方的梦想注定将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美梦。这样的美梦过去无数中国人曾经有过,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这是历史的必然。对比中国、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中国除了拥有众多仰视西方鼻息、甘为西方执鞭的洋奴这一优势外,再没有任何别的优势了,就凭这点东西,梦想融入西方,不是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荒唐吗?所以笔者愿意在此奉劝一句,还是趁早远离这份颠倒梦想为好。
  
  第三,所谓的“一体化”、融入化理论不过是西方驯服异己的手段,说到底就是公开的战略欺骗。
  
  坦率地说,“一体化”理论其实经不起任何认真的推敲,这层花哨虚假的窗户纸一捅就破,它之所以能在当今中国和西方世界一些专家学者中流行,完全在于其功利价值,或者换句话说,它符合西方社会控制世界的需要。从理论逻辑来说,“一体化”理论与“普世价值”是一对孪生兄弟,因为如果“一体化”是虚妄的,“普世价值”也就失去了根基,而“普世价值”之所以可以推行,不能缺少“一体化”这一载体躯壳,二者互相支撑、互相依赖,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从国际战略实践来看,也只有把人类世界描述成“一体化”,霸权才有到处干涉侵略的依据,全世界每一处都关乎美国的切身利益才说得通,“人权高于主权”才貌似有理,世界警察才有了法理根据。说白了,这个“一体化”理论在骨子里就是在为世界霸权的新干涉主义张目。
  
  正因为如此,所以,所谓的世界“一体化”理论就不只是梦话废话谎话那么简单,其中包藏巨大的祸心,我们必须将其斥之为“鬼话”才较为恰当。这一“鬼话”完全是为了骗人的,其中最主要的欺骗对象就是今日之中国。
  
  现在,这一骗人的鬼话已经岌岌可危、即将破产了:西方世界明目张胆的新贸易保护主义将让“一体化”从根上完蛋,使其在经济领域都站不住脚,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正在拼凑的TPP和TTIP。美国所拼凑的这些新的经济贸易组织目标就是中国等崛起大国,要把中国、俄罗斯的等关在大门之外。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没有经济一体化为支撑,政治一体化更是子虚乌有;而欧洲国家的政治与分争纷争则将把“一体化”拥趸们所珍爱的典范样板打个稀巴烂——英国与西班牙之间关于直布罗陀的主权之争、希腊的债务危机等都是重要的动向,总有一天,欧洲各国将因为剧烈的冲突而分崩离析,届时,“一体化”鼓噪就将如泄了气的皮球,被踢进历史大道边的垃圾堆中。
  
  中国将永远都是中国。古往今来,中华民族从不拒绝、从不排除任何先进的文明文化,但古往今来的中国始终都是有别于其它文明与文化的中国,不管同世界其它部分的联系与交往多么密切,但中国就是中国,为着这一点,当代一切热爱祖国的中国人都应该直起腰版,挺身做人,让中国在世界上顶天立地,自成体系,借用一句老说就是“独立自主”,政治上是这样,战略上更是这样。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核心的政治内涵。(作者:张志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