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宇太:胆大包天易中天

2015年09月22日 谈天说地 ⁄ 共 8501字 ⁄ 字号 评论 1 条 ⁄ 阅读 2,319 views 次
39.6K

  对于易中天撰写的《中华史》,百度里介绍说,“由著名学者易中天为您讲述三千七百年以来,我们的命运和选择。首部从全球视角为中华文明立传的经典巨著。”据说,此著将奠定易中天在史学界的至尊地位。
  
  我虽没有读过这部史著,却率先读到了作者有关这部史著的两篇文章:一篇是《从来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却永远出不了人权》,另一篇是《悄悄告诉你: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前者是他撰写中华史著作的某些要点或想法,重点是否定阶级斗争及人民创造历史的意义;后者是强调文革只是毛泽东的小错误,大错误则是文革以前,即建国后十七年,就已经给中国人造成了巨大祸害。
  
  读后,令我大为震撼。
  
  易中天认为中华五千年历史是“泡沫史”,并将其压缩为“三千七百年”的“文明史”。这对中国这个世界第一文化大国而言,何益之有?即便是所谓“文明史”之前,的确为他所定义的“洪荒史”,那也是中国独有的历史,也不是别国所能拥有的。任何“文明史”,都只能自“洪荒史”而来。这是源与流的必然性联系,怎能一刀切断?难道所谓“文明史”,可以是孤立存在的吗?况且,所有“洪荒史”史料,那都是考订功底十分扎实的历史考古学家们严格考证出来的。这种对中华民族历史的追根朔源工作,是有其积极的深远意义的。中天先生怎可忍心一笔勾销、一刀两断?难道中天先生不愿意看到中华民族历史源远流长且古韵浑厚吗?
  
  在易中天看来,“封建主义就是分封制,是被秦始皇推翻的;帝国主义就是帝王制,是被孙中山推翻的;官僚资本主义根本不存在。官僚主义=垄断主义;资本主义=竞争主义。竞争与垄断水火不容,史上何来既垄断又竞争的官僚资本主义?只有官僚权本主义”。
  
  试问:难道就因为自嬴政当了个始皇帝这么个标志性存在,封建社会就结束了?帝国主义就开始了?帝国主义是根据有没有皇帝决定的?这样定性,恐怕是有失武断。可以断定,任何一个社会形态被另一个社会形态所取代,都不可能仅由最高统治者位置上的变化而决定。如此说来,那日本这类仍存在皇帝的国家,就应该自打有天皇存在,就是帝国主义社会形态喽?任何社会形态,都有其特定的社会内涵,都必须从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以及相互关系及其性质入手,做出具有实证价值的全面综合性分析,才好做出令人信服的判断,并以此判断推出结论。再说,国体与政体也是不同的,不能仅由政体推出社会形态。分封制或者集权制,都不过是政权存在形式的不同。国王或者皇帝,不过是统治者称谓上的变化。不能由此简单决定:分封的就是封建主义,由皇帝集权的就是帝国主义。即使同类经济基础所决定出的上层建筑,也不可能完全一样,尤其是政权存在形式。比如同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就与日本不同。在日本,国家元首是天皇,政府首脑是首相;而在美国,国家元首是总统,政府首脑还是总统。
  
  中天先生认为,“《马论》”单纯以经济贫富划分阶级,是错误的。应该以经济获得方式划分阶级才对。因此,他把靠官僚特权掠夺财富的,定义为“特权阶级”;把靠自由竞争获得财富的,定义为“资产阶级”;把既没有特权又没有竞争能力的,定义为“无产阶级”。这个创意我欣赏。但他又由此推论出,只有凭自由竞争获得财富的自由“资产阶级”,才能构建出自由竞争的美好社会。似乎只有这样的社会,才既不会搞特权垄断的权力私有,也不会出现人民的革命造反。因为,财富也好,权力也罢,都是通过自由竞争而来的。这似乎颇有几分道理,我也认为这里有他阶段性的进步。但资本主义阶段即便再规范,也不能使人民成为社会主人,也不能获得应有人权,只能扛活打工谋命,并理所当然地被沦为社会最底层的被压迫者。况且,从中国改革开放了的人权状态可以看出,所谓的市场自由竞争,无异于变相杀人害人的自由竞争。因为无毒、无害、无假的三无产品,已经极其少有,单靠丝毫不毁损受众、而只凭纯优产品获得资本积累的,几乎少之又少。如此,所谓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就有可能演变为变相杀人、文明杀人、体面杀人的杀人场。尽管如此,但对于他倾向“资产阶级”而厌恶“特权阶级”,本人仍愿意表示理解。因为,“资产阶级”只能搞资本主义,还不至于像“特权阶级”那样,搞主席所痛斥的“最坏的资本主义”。我还是那句老话,与其干由官僚特权掠夺的“最坏的资本主义”,还不如干仅凭能力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仅从这个点位上说,易中天的政治理念,仍拥有阶段性的进步性。假如真正社会主义确实回不去了,只能在“最坏的资本主义”和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两者中进行选择,那么我宁愿选择后者。至少,政治权力或经济财富,都可以基本通过“自由竞争”来获取,不必再是变相皇权的变相世袭品或恩赐品。
  
  本人,或许就属于既没有特权掠夺能力,又没有自由“竞争”能力的“无产阶级”人士。因此,我必须也只能代表本阶级利益来说话。尽管来自于“无产阶级”人民的粉丝,也都被你们这些大名人们勾引走了,我愿意表示理解或原谅。但属于我本人的阶级立场,不会因之而改变。
  
  易中天断定阶级斗争“就是仇富杀富”。是吗?
  
  阶级斗争,是对立的两个阶级双方的共同参与造就的存在,并不是单方的阶级行为可以构成并存在的。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既如此,阶级斗争就不可能只是一方在斗,而是双方互斗。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斗争。假如按中天先生所说,就算是阶级斗争“就是仇富杀富”,那么这种阶级斗争就仅只是由穷人仇富引起,而与富人为富不仁就毫无关系吗?没有官逼,何来民反?从历史规律看,激发并挑起阶级斗争的,逼迫穷人不得不反的,往往都是官方或曰富人一方。怎可把进行阶级斗争的责任乃至某种或许并不如意的结果,统统单纯推给穷人一方呢?熟悉历史的中天先生,不妨把眼睛再睁大一点儿,历史上哪一次农民起义、穷人造反,不是被逼无奈才发起的?鲁迅先生早就讲过,中国百姓的追求,无非是坐稳了的奴隶。中国百姓发起造反,那一定是连奴隶都坐不稳了的。仿佛自由资产阶级就都是平等自由竞争的,就不搞阶级斗争的。他们即使不必再“仇富”,就不会防止穷人造反吗?无数历史事实证明,资产阶级也并非只是用“仁爱”、“博爱”乃至“文明”手段进行自由竞争的,必要时也是要进行阶级斗争的,甚至是残酷的使用暴力。伟大的无产阶级新政权巴黎公社,是被谁绞杀的?难道这不是“阶级斗争”?不叫“暴力”?不是你死我活?如果以为穷人对富人的阶级斗争,就是“仇富杀富”,那么富人对穷人的阶级斗争,又该算是什么性质的呢?
  
  在易中天看来,似乎只有无产阶级政权才搞“专制”,而资产阶级政权只会“竞争”。而且,“专制”不会产生“人权”,“竞争”才会拥有“人权”。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巴黎公社的政权,有丝毫“专制”的味道吗?难道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竞选,就算是自由“竞争”了吗?既然是自由“竞争”,美国的无产阶级怎么从来也没有平等竞争的机会呀?你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竞选,无论谁上台,还不照例都是资产阶级专无产阶级的政?请问,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政权,无产阶级会没有人权吗?美国的资本主义社会已经由来已久,资产阶级会没有人权吗?显然,人权是有阶级性的。世界上没有绝对抽象的人权,只有在阶级对抗相对平静时的模糊性相对人权。
  
  在易中天看来,只有“经济民有化”才有可能走向“政治民主化”。
  
  那么,无论是西方的正牌儿资本主义,还是中国的特色牌儿资本主义,确乎都是“经济民有化”的吗?私有化不等于民有化,少数人的掠夺性民有化也不等于所有人的总体共享性民有化。由此产生的“政治民主化”,也就只能是少数人的“政治民主化”,又怎么可能是实现具有全民性的“政治民主化”呢?百姓人权,究竟是靠争取,还是靠恩赐?这是个根本问题。按中天先生观念,无产者只能接受“仁爱”与恩赐,不能揭竿而起或造反。因为阶级斗争是极其有害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却永远出不了人权”的。
  
  易中天大名鼎鼎,随处得宠,尽享荣华富贵,因而讨厌“折腾”,厌恶“造反”,否定阶级斗争,愤恨开国领袖,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同时,从这里也可以推断,易中天的个人财富来源,很可能主要来自于自由崛起的并受到“特权阶级”伤害的自由竞争“资产阶级”阶层。可以窥见,他的话语,明显倾向于这个阶层,充当的是这个阶层的政治利益推动者和思想文化代言人。假如这个阶层与中共争夺天下,他无疑会积极支持;假如人民起来造反革命争夺天下,他也注定会坚决反对并支持镇压。
  
  不忍批之,但又不得不批之。
  
  坦率地说,我欣赏易中天重视人性、人权、人本,并强烈反对以政权践踏人权、毁损人性的思想;也欣赏他实际上是想以人性史为主线重构历史的思路(我主观判断当是如此)。我也一直渴望能有这样一部以国人人性发展变化为轨迹的历史。按我的思路,应该称之为《中国人性发展史》。应该说,这些跟我的内心想法,当是有所相通之处的,也是我早就提倡过的。在我以往的尚未出版的文本里,都早已有相关阐述,在此不再赘言。
  
  易中天的最可恶之处在于,他把人类第一圣人毛泽东,看得太坏了。居然认为毛时代的极左制,把人都圈到生产队里劳动,丧失自由活动和自由迁徙权力,无异于大倒退,简直就是复辟“奴隶制”。这样看,显然也是形式化、表面化了的。
  
  哲学里面讲的“否定之否定”,实际上讲的是周期性循环原理。麦粒—麦穗—麦粒,麦粒经由下种后变成麦穗,最后又回归为麦粒,这不是“复辟”了,而是升华了,发生了质量上的升级与飞跃。任何事物的进步,都不可能脱离这样的周期性循环规律。因此,就算是毛时代复辟了“奴隶制”,请问,历史上的奴隶社会里的奴隶们,与毛时代的人民公社社员们,是一样的吗?就没有本质区别与差异了吗?请问非常重视人权的中天先生,那奴隶主死了是要有人陪葬的,毛时代的人民公社社员,有一个陪葬的吗?显然没有。只有无数“奴隶”自愿为他们的“奴隶主”焦裕禄送葬的,却没有一个陪葬的。按着毛泽东的思路,我们不仅要复辟到“奴隶社会”,还要倒退到“原始社会”。不过,那个“原始社会”,也是注定要发生了质量上的升级与飞跃的“原始社会”。那就是共产主义社会。此乃道法自然之理,也是地球人类大周期循环之理,皆在宇宙运行大法之中,不可违也。简单用一个毛时代复辟了“奴隶制”,就可以论证“他最大的错误并不是文革”了吗?就可以彻底否定他“人类第一人”的无可替代的永恒历史地位了吗?你易中天固然有两下子,但你想把毛泽东打入十八层地狱,想违逆天道法理,我看你还是嫩了点儿。
  
  仅从我读到的中天先生有关这部史著的两篇文章来看,其观念就有诸多荒谬之处。但最要人民命的,是两点:一是彻底否定阶级斗争推动历史的根本动力;二是彻底否定毛泽东的存在价值与意义。这两点,都是不值一驳的谬论。因为对于这两点,我也已有过大量文字的阐述,在此也不想再耗费时间与精力了。但是,他企图彻底否定阶级斗争推动历史的根本动力,彻底否定毛泽东的存在价值与意义,肯定是我所难以容忍的。很简单,中天先生既然重视人权,却为何彻底否定阶级斗争?却为何彻底否定毛泽东?难道阶级斗争不正是被压迫阶级因为无奈,无活路可走,才不得不争取最起码的人权吗?难道毛泽东所做的一切,不正是要让被压迫阶级,最底层人民,拥有最根本性的永久性人权,并设法巩固这种人权吗?中天先生认为,造反只能滋生政权,而不会产生人权。难道底层人民不论怎么受压迫,都不要造反,都要忍气吞声,都要接受任意妄为的统治,就可以产生人权了吗?我以为,中国人,不是造反太多了,而是造反太少了。中国人性不到位,人权不达标,绝不是因为造反太多造成的,恰恰是因为造反不够造成的。唯利是图,能忍则忍,为苟活于世,宁愿丧失人性,低就为狗性。如此狗权,取之何益?光靠中天先生提倡的所谓“博爱、仁爱”或者“文明”一类虚伪言辞,而彻底放弃人民起来奋争与反抗,底层百姓的人权,能实现么?博爱,仁爱,说起来好听,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既然博爱,你怎么回家跟父母过年?不跟那些无家可归的人过年?这说明,爱是有先后的,是有重点的,是有侧重的,更是潜含积极性的。偏爱是本质,博爱是要求。所谓仁爱,谁对谁都是仁爱吗?人类社会在没彻底消灭阶级差别以前,仁爱只能是虚伪的,不可能是实在的。阶级的对立,从来就没有体现“仁爱”的道理。因为,争夺的是生存权利。很多时候,体现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不死,我就活不了。如此,还怎么体现“仁爱”?在阶级社会里,鼓吹博爱,仁爱,都不过是抹杀阶级矛盾而已。
  
  易中天,非同小可。他既非王立群、阎崇年那种虽饱学专业却因循传统之流,也非袁腾飞、于丹那种虽聪明伶俐却学识单薄之辈,而是两者兼而有之。观其讲学,听其言论,至少文学、史学、哲学、美学已经达到融会贯通之境界。且思路清晰,逻辑缜密,潜藏思想锋芒,暗含政见杀机,极有突破并生发新质之趋势与可能。他既有厚实的人文文化底蕴,又有凶顽的独立思想,还有气冲霄汉的中天气魄。更可怕的是,他有不计其数的粉丝,而且粉丝里不乏有权的、有势的、有钱的。他无疑是中国人文学者中的重量级人物。在被某种势力故意打造出的“名流学者”中,更有浑厚而深沉的内在杀伤力。所谓左翼学者,能与之匹敌者,恐寥寥无几也。我倒想就“毛泽东,到底是圣人,还是罪人”这个必须弄清楚的问题,与之公开一战。力求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遗憾,注定没有机会。因为,无论官方媒体,还是在野媒体,我都没有被打造过。致使他像华雄一样赫赫有名,而我,则只是名不见经传的马弓手关羽。犹如当年不被看好的伽利略,对抗德高望重的亚里士多德。说实在的,不必要求央视“百家讲坛”给我提供宣讲毛泽东的平台,单是所谓左翼多给我提供几次讲毛泽东的机会,或者在《乌有文摘》、《旗帜文萃》适当略选登一些宇太文章,哪怕“红歌会”把宇太文章稍微重点推荐几次,恐怕也不至于在知名度上差距如此悬殊。当然,与我只顾潜心思考、丝毫不与媒体挂靠,也有关系。本以为左派人人都会从大局战略出发,从真正统一战线发展高度,重视任何相关人文学者。看来是不可能的。我又把人性实际,估计高了。左派里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很值得怀疑。有的人,不识好歹,瞎支持、乱叫唤。简直就是偏执狂、粉丝奴、抑郁症、精神病。不要说及其缺乏思辨性,便是真要革命,也很难取得应有效果。主席看得没错,没有文化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当年的中共军队,如果没有毛泽东军事文化思想的武装或启蒙与熏陶乃至亲自运筹帷幄,而是靠周总政委、刘政委、邓政委这些人去指导,中共军队只能被蒋总统全歼,不会赢得我们所见到的结果。
  
  总之,易中天的本质思想,就是仇恨共产党、仇恨社会主义,仇恨人民革命,仇恨人民造反。因而也就必然最仇恨毛泽东。也正因为毛泽东是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实际奠基人,是把人民革命、人民造反提升到最高境界的人,而且是为保人民根本利益永恒,主张不断革命、继续革命的人,因此,易中天也就必然要彻底否定毛泽东的全部存在价值与意义。力求使毛泽东成为千古罪人,并使之彻底消失,直至让其影响力消踪灭迹。惟其如此,方可称心如意。也只有如此,才能踢开他们构建自由资本主义社会的最大思想精神障碍。拥有他这样思想的人,实际上是一大批有分量的专家学者。有的专家学者,很容易就成为所谓左翼攻击的明靶;但易中天,却躲过了被攻击的利剑。这就已经体现了他的城府,具有很大的酝酿过程与潜伏过程。实际上,他们统统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那就是,他们没有把孙中山同国民党反动派绑架在一起,却一定要把毛泽东同共产党反动派绑架在一起。岂不知,今天的共产党反动派,正是毛泽东也要打倒的对象。他们之所以反动,恰恰是因为背离了毛泽东思想。很显然,易中天们的目的,不是想让共产党变好,而是要彻底根除共产党的存在。因此,也就必然要彻底摧毁毛泽东。说实话,自改开以来,中共所掌控的任何伪国营单位,都未曾给我过任何美好感觉与印象,都已潜藏了体面的腐败与无聊。他们早已不能体现毛泽东思想及其所代表的党,而是以世袭者自居,以执政党天经地义自居,以贵族统治阶级调戏愚弄百姓为业,已经堕落为坐享其成的红二代寄生虫。早已经从根本性质上异化了毛泽东及其共产党。如果说干掉中共还可以勉强接受,那么彻底摧毁毛泽东则是我坚决不能接受的。因为,中共领袖里,只有他的思想,才是底层人民最需要的思想。纯粹人民领袖,不容践踏。好人,必须要有好报。毛泽东,不仅是好人,而且是好领袖,举世罕见的最纯粹人民领袖。即便中国立马公开建立了资本主义制度,毛泽东也仍有不可替代的最高存在价值与意义。因为,这个公开建立的资本主义制度,一旦压迫人民过分,人民仍可以继续举起毛泽东的旗帜进行革命,推翻他们的统治,再次建立社会主义制度。
  
  坦率说,学者名流里,我对中天先生,向来怀有敬意。觉得他有超越之处,其思想文化理念,也似乎潜含诸多相通之处。他既潜含李敖的文胆,又比李敖儒雅;他虽然儒雅,却又不像秋雨先生文化包装明显;他虽像王蒙那样深邃,却又比王蒙暗藏杀机。仅就对毛泽东的理解而言,王蒙是与我最接近的,只是他的表述与我不同,但我能善意理解。因为,我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要求他必须对毛泽东怀有崇拜意识并将其当做“人类第一人”来看待。单从人文文化角度看,他对毛泽东的评价,是客观的,也是深刻的。较之李敖的单纯外在影响评价,更为贴近毛泽东的人性本真。而易中天则全然不同,既不同于王蒙,也不同于李敖。他是要设法将毛泽东论证为千古罪人,并企图予以全面干净彻底毁灭之。
  
  我一直以为,如何对待中华人民共和国之父毛泽东,体现的已经是国人的政治伦理道德底线或民族伦理道德底线。希望易中天不要肆意跨越底线,自绝于中国人民与中华民族。连乱天下的邓总,尚且不敢在明面儿上公然跨越底线,况你一介书生,区区当代酸儒乎?胆大包天者,必为苍天所噬也,并为天下人所唾也。
  
  尽管我对中天先生的个别观点强烈反对,尤其对毛泽东的评价水火不容,但仍不会影响我对中天先生属于学者的比较独立人格的尊重。因为,在社会裂变的前夜,这种具有独立思考与建树的学者,有着不容否定或难以替代的存在价值和意义。由于我尚有诸多存储著作需要整理出版,所以暂时还拿不出精力细心研读他的著作。待方便时,我会选读易中天的,因为他已经拥有了被选读的价值。他的人文意识与文化个性决定,他的书只能好看,而不可能难看。他不可能全是那些似乎永远正确而又尽人皆知的常规之论,必然会有属于自己的思想锋芒夺路而出。切记,他不是技术性人材,而是思想性人才。他的思想文化具有非常广泛的扩张力与影响力,极具思想启蒙意义。更为不可忽略的是:他的思想启蒙潜藏着明确的政治目的与社会走向追求,是定向前行的。他不是那种花里胡哨能达到沽名钓誉目的就可以满足的泛泛名流。他不是那种裸露性的而是具有含蓄性的。他是在求取持久而永恒的存在意义。而且,无论做什么,都是有预谋的,有板有眼的,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细心人不难发现,他从来就不干也不屑于干那些没屁眼子的事。治学也是尽力严谨,力求做到无懈可击。
  
  其实,袁腾飞口若悬河、肆无忌惮地大骂毛泽东是垃圾,并不可怕。而易中天要尽可能系统严谨地论证毛泽东是垃圾,则非同小可。因为,易中天不是袁腾飞那样的机关枪,而是重型炸弹,是具有坍塌性的、毁灭性的。他的量级要大得多。我料,他早晚要对已经伤痕累累的毛泽东,给以致命的最后一击。并为最后的改旗易帜,奠定理论性的基础和强大的社会舆论基础。他现在已经出版的中华史,就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威力。这部史著能在大陆公开出版,表明中央至少并不表示反对。由此看来,改旗易帜,很有可能水到渠成。若然,易中天对于推动历史前进,必将功不可没。或许,他的“中华史”,以及电影《归来》,或者电视剧《老农民》,都是暗合了当朝的政治需求的。否则,就不可能如此流畅。联想到我的《人类第一人毛泽东》、《穿透中国》等著作均难以在大陆出版发行,甚至连某些红色网站也遮遮掩掩,不是可以发人深省了吗?
  
  因此,所有真正马列毛主义者、社会主义者,都须提早引起高度注意与警惕。假如某些涂抹了红色的所谓左翼网站,也在不顾人民追求,却一味暗合当朝需要,事情就很不好办了。
  
  或许,中国百姓该遭此劫。试问,让偷偷享受了几十年官僚特权的中共干部们再次以毛泽东为导师,并回归货真价实的社会主义制度,还有可能吗?让自由散漫可以任意自由流浪了几十年的民工们再次回归毛泽东时代,还能接受吗?
  
  实际上,中国政治的核心矛盾,已经集中体现为中共官僚特权资本家与市场自由竞争资本家的矛盾。争夺的,不过是抹上红色的资本主义或抹上白色的资本主义而已。所谓左右派,不过是参与或配合了这两者的斗争而已。大量网友所参与或支持的,也不过是在为这两者的斗争敲锣打鼓而已。我自开始以来就反对挂靠并主张的人民独立运动,恰恰就是被这两者斗争的浮浪冲击而消解并暂时成为泡沫的。被挤压在中国底层的无产阶级,只有无视这种狗咬狗的争斗或巧妙利用这种争斗,并逐渐积蓄属于自己的独立力量,才有可能赢得属于自己的前途。这是我一直都在坚持并贯彻的历来观点。(宇太)

目前有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2015年10月12日 下午 12:46  @回复  Δ-49楼 回复

    易中天乃书呆一个,好出风之人,从电视中出现之日始,我易姓人就不喜欢此人。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