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跪族

2015年12月03日 谈天说地 ⁄ 共 156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695 views 次
39.6K

  我对程朱理学深恶痛绝。范仲淹(989年9月5日-1052年6月19日,字希文,谥文正,亦称范履霜。)发起庆历新政,新政无疾而终。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号半山,谥文,汉族江右民系。封荆国公,因此后人称王荆公。)发起熙宁变法,变法彻底失败。岳飞(1103年3月24日-1142年1月27日,字鹏举,相州汤阴人,北宋末、南宋初将领,中国历史上的著名将领。官至少保、枢密副使,封武昌郡开国公,被宋高宗赐死,宋孝宗为之平反,追谥武穆、追赠太师、追封鄂王,改谥忠武。)发起建炎均田,父子惨遭杀戮。大宋精英的三次强国努力皆失败,大宋终于泄了我中华的元气。深究起来,泄我中华元气者,就是这个程朱理学。程朱理学,要害在于“灭人性”,其实就是要消灭国人的主体性。惠栋在评《毛诗注疏》时说:“宋儒之祸,甚于秦灰。”从此,中华再无贵族,中华遍地跪族。从跪皇上,到跪外夷,一路就跪到了民国。
  
  明朝出了一个觉悟者,他叫王阳明(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幼名云,字伯安,号阳明子,谥文成,人称王阳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人。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书法家兼军事家、教育家,官至南京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因平定宸濠之乱等军功而封爵新建伯,隆庆时追赠侯爵。)王阳明,发掘了心性,以心性重建人的主体性。可惜,大明不明,明儒奴性已成,终于不能完成思想解放。沉寂了将近四百年,心学的种子在湖湘默默传承,二十世纪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照耀,新一代鸿儒破土而出,毛泽东改天换地了。毛泽东生于忧患,一生主要精力都用于了扶危济困。虽然,也曾想打倒孔家店,也曾想清理程朱理学,为此毅然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但是,八百年的熏染,早已经透彻了骨髓,不是几卷文本和几场运动可以清除的。更为麻烦的是,程朱理学的种子也在默默传承,一遇到新自由主义(其实是新殖民主义),立刻就生发出来了。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就是经典的理学应用。未及毛泽东带出新时代的贵族,跪族们已经完成复辟大业了。
  
  一如宋明,中国的跪族,从来都是名门望族。我不喜欢苏东坡,煌煌一篇《贾谊论》,强调的是“有所待”、“有所忍”,什么“不善处穷”、“志大而量小”。在真理面前,在人民面前,在国家面前,毫无坚守和担当,却被树做文人的典范和楷模。苏轼书法,善用偏锋,貌似险峻,实则取巧。如此风气,竟然八百年不衰,甚至于今更加炽烈。大宋赵氏,为贵族推举而称帝,未曾经历汉唐的农民起义,赵氏不过是旧贵族的三个代表。赵氏有局限性,对外不能行霸道,对内不能行王道。于是,利用无耻宋儒,对黎民百姓实施精神麻醉,朱熹之流将三纲五常格式化为家法。宋儒之卑劣,不局限于精神麻醉。他们还戕害妇女,缠足陋习就是兴起于北宋,三从四德更是尽灭国人的阳刚之气。赵氏若想千秋万代,就必须使人民变成跪族。若想使汉唐子民成为跪族,就必须进行精神基因改造。程朱理学应运而生了,中华的勃勃生机就此慢慢地熄灭了。八百年前,我们退回了奴隶社会,而英格兰的贵族们却搞出了大宪章。那张薄薄的羊皮卷,肇始了新文明的勃勃生机。其后,整个欧洲大陆风起云涌,开启了一个文明西移的大时代。大时代的光芒终于洒向了东方,照在了湖湘的一个少年身上。
  
  明年,是文革开始五十周年,也是毛泽东逝世四十周年。朋友们问我,该如何纪念?我说,清算宋明理学,继续文化革命。朋友们惊诧:革谁的命?我说,革跪族的命!我说,毛泽东已经革过贵族的命了。可是,毛泽东未能革掉跪族的命。有跪族在,新生的资产阶级就会化生于无产阶级内部。新贵族就产生于旧跪族。解放,必须是发乎灵魂深处的。当然,革的不是人的生命,而是中华文化的劣质基因。朋友们问:我们也算是跪族吗?我一愣,一时语塞。起身道:那好吧,我们现在,全体起立。(作者:卢麒元;来源:微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