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谈天说地 > 正文

12个情人节是哪几个之原来竟是资本家的遮丑烂脚布

2019年02月15日 谈天说地 ⁄ 共 364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64 views 次
39.6K

这个题目或许让很多“有情人”不适,且慢发怒,容我慢慢道来。

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90年代以来,这个节日在中国也逐渐流行起来了。携程酒店数据显示,2019年情人节酒店预定量同比增长30%,高星级酒店最受青睐;过往数据显示,中国情侣66%的钱都花在酒店订房上……网友用最近大火的《流浪地球》造句“计生委提醒您:过节千万条,安全第一条,睡觉瞎胡闹,孕棒杠两条”。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有人说,情人节就是开房;有人说,情人节就是买买买——或许有人要抗议了:怎么能把这个神圣而浪漫的爱情节日说的如此不堪呢?然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过“情人节”,资本却忙着数钱,“情人节”事实上也是一场商业的盛宴。

很多人都在追捧“情人节”,可你知道“情人节”是怎么来的吗?

来历可疑的“情人节”

情人节的英文名称是“Valentine's Day”,“Valentine”本来是男性的一个姓,在现在的英语是情人的意思。所以,情人节的来历,其实也就是“Valentine”这个姓成为“情人”的来历。具体的传说有两个,都是在公元三世纪,一个说是指一个名叫Sanctus Valentinus的神父,另一个说是指一个基督徒,总之都是与基督教有关。两位同姓的圣徒Valentine,事迹相仿,都是为传教、行神迹治病救人而惨遭杀害。后来教会封圣,2月14日便是他们的纪念日。

至于百度百科和各种网站上流传的诸如“瓦伦丁为恋人主持婚礼而死”,“瓦伦丁与盲女的生死爱恋”,“情人节来自罗马的情人节牧神节”都不过是后人的想象,无非是想为圣瓦伦丁的死加上点爱情因素。其实很长时间里基督徒都不觉得这位圣人和爱情有什么关系。

好端端的圣徒纪念日,又怎会被世俗爱情“篡夺”了呢?据一些专家权威考证,这一蜕变极可能滥觞于十四世纪的英国宫廷。具体而言,现代情人节的基本元素,可以追溯到“英诗之父”乔叟(约1342-1400)为祝贺理查二世(1377-1399在位)订婚而作的一首梦幻诗《鸟儿议会》(1380)。

诗人乔叟

乔叟在诗中写到:

正是在美好的圣瓦伦丁节,鸟儿们愉快地寻找自己的伴侣。

此后,先是宫廷再而民间,才有了2月14日的各种爱情仪式的记录。

老贵族需要它

不过,情人节的来历并不是最重要的。任何一个节日,当然首先都是从“文化”当中产生的,也就是从普通百姓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之中产生的,也就是要符合普通百姓的生活需要。但是,这个节日要被“发扬光大”,以至于成为整个社会的一种时尚和传统,那就不仅仅是满足符合普通百姓的需要,还必须成为居于统治地位的上流社会阶层的需要,获得他们的认可,这才可能被国家刻意地推动,成为社会的时尚和传统。

当时的西方,居于统治地位的上流社会阶层就是封建贵族阶层。西方封建贵族阶层的婚姻,基本上都是以家族利益为唯一标准的大家族之间的政治联姻,提倡的都是“门当户对”,是否有感情基础,那是不用考虑在内的。西方封建贵族阶层婚姻的上述特征,其实与中国封建社会的名门大户是完全一样的。可见,虽然西方的“封建”与中国的“大一统”不同,但贵族们的规矩其实是一样的。

西方贵族男的只能娶一个妻子,女的只能有一个丈夫,这就算是死规定了,如何破解呢?

于是“valentine(情人)”就应运而生了。既然一夫一妻制本来就是教会的要求,那么就用教会宣传的传说来破解吧。诗人乔叟很有名,一来他可能确实很有才,二来有名气的他的那首诗也被贵族借来当作淫乱合乎教规的依据。男贵族仍然只有一个wife,女贵族仍然只有一个husband,但是找“情人”就管不着了,男的找女情人,女的找男情人。于是,虽然valetine在两种传说里都是男性,但是女的也可以是valetine。既然管不着,当然多多益善,于是,所谓西方的上流社会,其实与中国封建社会的卫道士也差不多:满嘴“一夫一妻”,背后到处是“情人”。有了贵族们的需要,“情人节”成为一种时尚和传统,那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这种“变通”,估计在一开始还只是“Valentine's Day”那天偷偷摸摸地搞,当然就是一个晚上的事,于是就有了“one night sex”。西方人在这事上其实还是很直白的,“one night sex”直接翻译就是“一夜性”。不过,到了历来含蓄的中国现代卫道知识分子嘴里就变成“一夜情”,其实也很正常,完全符合正在复兴的中华优秀文化传统。当然,到了后来,那就完全不需要只在“情人节”这一天了,啥时候都能“one night sex”,反正不就是一个晚上么?

“新贵”更需要它

资产阶级革命以后,欧洲的封建老贵族逐渐没落了,可“情人节”却被新的资产阶级新贵拿去发扬光大,推向民间,并逐渐把成为商业营销的利器。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赞扬“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他写道: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需要注意的是:马克思的意思并不是说资产阶级消灭了这些情感的“神圣性”,而是说资产阶级揭开了笼罩在这些情感表面的“神圣”面纱而已。这些东西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圣性”,所谓的“神圣性”只不过是封建贵族阶层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用来进行掩盖的“面纱”而已。

资产阶级新贵不需要考虑太多教义的束缚,他们更为直接的做法是把“性”变成了一种商品。

不仅是“情人节”,几乎所有节日,都变成了资产阶级的商家们用来赚钱的工具了。它能够作为时尚和传统存在,仅仅在于它能够为资产阶级赚钱提供方便,让资产阶级的吃相不太过难看。

而所谓的传统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为了商业需要他可以被掌握宣传工具的资产阶级任意改造;如果这种传统阻碍了赚钱,甚至可以被消灭。可口可乐为了营销创造了红衣圣诞老人,于是诞生于17世纪初的绿衣圣诞老人就销声匿迹了。脑洞大开的中国人从罗马数字11·11想到了光棍节,阿里帝国推波助澜,就把双11变成了一场营销盛宴。如此看来,被资本炒作的“情人节”既不神秘也不神圣。

最早炒作“情人节”的其实是邮票和贺卡商人。精明的商人发现不少文艺青年会在情人节给自己的爱人写情诗,这可是个很好的商业机会,于是他们开始推广情人节贺卡和情人节邮票。后来又加入了玫瑰花、巧克力,以及各式各样的奢侈礼品。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后,西方资产阶级鼓励性滥交,酒店业也在这一天赚的盆满钵满。

然而,资本营销的成效与经济大形势却是息息相关。经济不景气时,遭遇消费降级是很正常的,“情人节”也不会例外。

图片来源:美国零售联合会

在美国,10年间,美国人过“情人节”的比重下降了12%,虽然人均消费在增加,但也不得不考虑几轮QE带来的通货膨胀因素。

泰国也面临类似的情况: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今年的情人节,日本商家推出了比以往更大力度的“情侣商品折扣”等刺激手段,但效果并不大。日本的情人节已经因为“恋爱无感”与“恋爱难”,走向边缘化。一些日本企业甚至下发通知:为了节省大家的精力与金钱,公司内严禁赠送情人节礼物。

在同样遭遇“消费降级”的中国,这一情况却并未在情人节这一天出现。开头我们提到携程的数据显示,酒店预订量同比增长30%。不得不感叹80年代以来的西化思潮对中国影响之深,鼓吹消费主义的资本媒体影响之巨,以至于“情人节”这样的西方舶来品仍然受到中国人的狂热追捧。

《维度》联合腾讯理财推出问卷《情人节or情人劫:花多少钱才能证明我爱你?》,根据调查,95后已成为情人节消费的主力军,买礼物是情人节消费的最大支出。

调查结果显示,83.42%受访情侣(夫妻)都需要为情人节花钱,其中花费500到1000元的最多,占比超两成。

从年龄段来看,新生代95后已成为情人节消费的主力军,仅4.48%没为过节花钱,其超千元的花销也位居前列。而95后当中不少还未走上社会,调查显示有38.1%的学生情侣,其节日花费主要来自父母,还有10.77%的95后依靠花呗、借呗、信用卡等消费贷款“借钱”过“情人劫”。

不算多余的话

有句话叫“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抛开社会道德沦丧引发的性滥交,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正当的,情人节也已经成为这些正当情侣甚至是夫妻传达爱意的日子。然而,要我说,真正的有情人,天天都是情人节,又何必来凑这个热闹,“打肿脸充胖子”,任由资本宰割呢?(作者:野叟;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