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八百壮士什么时候上映先得了解深埋历史中的数字谜团!

  • A+
所属分类:特色商品

  ​​八百壮士实为400余壮士。这早不是什么秘密。数字上早已反复核实了。
  
  今天要说的,成功在于细节,魔鬼藏在细节中,在于数目字管理。
  
  算一下算术吧。看一下数字背后的真相。
  
  结论:
  
  400余名壮士中,有相当一部分官兵,成功地,在国际、国内的重重压力和围困下,用尽各种手段,“悍然”逃了出去,这一逃,逃出了死局,避免了最终落入日军手中的悲惨命运。
  
  他们,不愧是飞将军的部下,他们,胜利小逃亡。这一部分人的逃亡,避免了人生历史的一段耻辱。这些人的故事,是四行之战以后的宣传中,一直有意识回避的。
  
  正文:
  
  九个大数字:800,452,420,377,355,368,333,340,323。
  
  一个小数字:谢团共亡9人伤29人。
  
  搞清这几个数字的关系,八百壮士的一系列数字之谜就迎刃而解了。
  
  1、800人,是宣传之需。
  
  在四天四夜的战斗中,四行孤军究竟有多少人是个谜。据当时的报道及事后宣传,四行孤军多是以“八百壮士”的名号出现,孙元良回忆录的书名、抗战时期的《歌八百壮士》歌曲都是这么说的。那么,四行孤军究竟有多少人?八百壮士的说法从哪里来?
  
  10月25日起,I淞沪会战之国军在日军正面的反冲击下,从原来的主攻态势转入防守态势。自此日起至27日,国军全军逐渐撤到苏州河为界的35公里长的第二道防线上。日军从26日起搜索前进,逐渐进抵苏州河岸,与国军隔河对峙。日军在上海驻军从原来的3000人已增至12万人,但伤损已近1/4,接近战斗力衰竭的极限,尚不具备立即发动进攻的能力,正在保持防线,等待在日本本土的第10军组建赴华,要直到11月5日才从杭州湾登陆。上海的正面的日军要到10月30日以后,才在苏州河正面发动渡河攻势,以吸引国军战力,调出驻守杭州湾海边防地的国军,以减轻登陆日军的阻力。因此在在10月25日到30日之间,苏州河两岸双方有接触,但一方坚守不退,一方无力大举进攻。是淞沪战事中,相对缓和的一段时间。
  
  苏州河有一段位于公共租界内,由美军海军陆战队把守,美海军上将亨利欧文率主力巡洋舰为首的40余艘战舰组成的美国海军舰队,停在距离苏州河仅数公里的黄浦江上,严禁日军通过苏州河,严禁日军对苏州河畔的租界开炮开枪。英军以一名中将,率领英军和万国商团驻军,又从香港调来威尔士燧发团一个营,共同看守住了四行仓库的南侧、东侧、东北侧和北侧的半边,封锁了西藏东路的整条街道,禁止日军从此经过。而四行仓库的东半部分正好在租界之内。仅有西侧一堵坚厚无比的大墙面对日军,而日军无法炮轰和随意射击,因为四行的东南就是两个公共租界的巨大无比的煤气储藏库,一炮击中,将引发剧烈爆炸,引发严重的国际事件,置日军于不利。四行,就是在这种背景的庇护下,在美英两国军队的强力庇护下,成为苏州河北岸的一个安全岛。
  
  据南京统帅部即第三战区蒋长官本意,本想在四行仓库中留下一个师,把仗打给国际友人看。但四行仓库中摆不下一个师,也遭到了极擅审时度势的孙元良的强烈反对,经孙元良一再争取,留驻四行的从一个师,减至一个团,又减至一个由团附带领的营。由中校团附谢晋元(谢刚从外团调来,谢之上还有1名团长,1名副团长,1名原团附,此时分别带团而走或因伤离队)、一营长中校杨瑞符指挥88师262旅524团1营,进入四行。为了宣传,孙部在10月27日即对外对上宣称四行仓库内有800守军。一是为了制造人多的声势,演给国际友人观战;一是据说为了迷惑日军;另一说,孙元良,不留师不留团,留个团附带个营,人数报少了,对统帅部没法交待。因为孙元良承诺留下一个“团”,而一个团1000人左右,算上战斗牺牲的,剩余800人“合情合理”。因此,对外宣称800人,也是为了“配合”师长。如此,800人的人数,就制造出来了。顺便,战后,孙部诸旅长举报孙贪污军饷称,南京国防部一直按800人给孙部的谢团拨发军饷,这一部分军饷当然没有落到四行孤军手中,而是在孙的手中了。
  
  10月26日,进驻仓库当夜,英军隔河询问驻兵有多少人,谢晋元回答称800人。这才有了“八百壮士”之说。27日时不断有英军来劝孤军放弃防守,尽早退入租界,但都遭到了谢晋元的婉言谢绝。
  
  10月28日,四行孤军的事迹在多份报纸上同时出现,《申报》、《新闻报》、《大公报》、《中央日报》都采用了中央社的报道:“闸北我军虽已于昨晨拂晓前大部安全撤退,但此非谓闸北已全无我军踪迹,盖我八十八师一营以上之忠勇将士八百余人,由团长谢晋元营长杨瑞符率领,尚在烈焰笼罩敌军四围中,以其最后一滴血,与最后一颗弹,向敌军索取应付之代价,正演出一幕惊天地泣鬼神可永垂青史而不朽之壮烈剧戏也。”
  
  稍后的《立报》、《民报》在孤军人数上也是上述说法。而在沪的外国报纸则提供了不一样的数据。《大美晚报》、《字林西报》、《上海泰晤士报》等先后有30人、150人、800人、200-250人的不同说法。
  
  中央社27日电文中首先使用了800人这个数字,有一种说法认为,是中央社记者冯有真在发稿时将人数改为八百人,所以报纸采用了八百壮士一说。并以此为通稿,要求国内报纸一律使用这一数字。而外文报纸中从最少的30人到150人到最多的500人,大多是各国报社记者现场根据枪声、战况而估算得出。对此,我们可以看到外国记者的专业能力,因为四行仓库的建筑防守结构、射击孔结构、内部顶天立地的麻包墙等等,使得守军最多只能有20余人开枪,其它的绝大多数战士,自始至终,没有机会对外开哪怕一枪。外国记者的专业水平,相当惊人。
  
  杨瑞符在《孤军奋斗四日记》中对28日晚运出伤员的情形有过这样的描述:10月28日,美军进入仓库,接走10名伤员,“我当嘱咐出外就医的士兵说:你们出去,有人问四行仓库究竟有多少人,你们就说有八百人,决不可说只有一营人,以免敌人知道我们的人数少而更加凶横,后来轰传世界的八百孤军的数目,就是这样来的。我团五二四的团长本来是韩宪元,而今天一般人误称为谢团长,也就是在折八百的数目字而推测出来的。”按照杨瑞符的说法,八百壮士的说法是在28日晚伤员送出后,外界才得知的。是由杨传出的,而当时谢晋元不在四行之中。但事实是,早在当晚伤员运出仓库前,报纸上就称四行孤军为八百壮士或八百孤军了。
  
  从四行官兵的回忆录中,我们看出,互相矛盾,互相攻击,争攻诿过,从一开始就存在。其中,最严重的矛盾是四行几乎全体官兵,不尿谢晋元。而杨所率的老兵群体与来自湖北通城的保安团之间,也存在严重的矛盾。战后,杨最早获晋升,全国巡讲事迹,又被赶出军界,但仍然早于谢晋元被晋升为少将的奇特经历,杨少将与88师参谋长张少将,同时在苏州河上指挥四行仓库坚守,但回忆录中种种互相拆台,互相指责,还有谢团中部分官兵在军界的沉浮,都与此有关。
  
  2、452,是加强营的满编。453人是加了一个谢团附。
  
  一个加强营的编制由一个机枪连、三个步兵连和一个迫击炮排组成,“编制”算满也只有452人。加上谢晋元,共453人。这个数字,就是后来四行守军的最大基数。台湾民国方面,一直到现在,仍在以此为国史中的代表数字。
  
  3、插一个数字,9亡29伤。没地插。
  
  这是四行仓库守军一直吹嘘的以自己的9亡29伤,换取了击毙日军至少100人,击伤200人,顶住了日军15000人的进攻,拖住了30万日军。
  
  这一系列数字,被倒推。首先,参加淞沪会战的日军,海陆空三军一共13万人,部分未上陆。另有8万人在杭州湾包抄登陆。没地方凑30万;其次,日军在上海闸北转守为攻后,负责全闸北进攻的是一个大队1100人,但这一段苏州河是美英军队驻防,日军无法攻击,当然不会在这一地段投入兵力。最后10月30日总攻时攻击四行的是一个中队下的一个小队。一个中队,一共180人左右,而一个小队,仅仅54人,正好配备的2门步兵炮。注意,此时,日军全建制死伤已超过1/4,没有完整的编制,这个大队、中队、小队,都是残缺不全的编制,人数更少,只有原编制的2/3不到。这与四行几天中遭受的攻击的烈度,是非常符合的。日军在上海的兵力捉襟见肘,在日本国内,连小孩和老人、租界的商人、退役的老兵都临时征调起来远渡重洋,参加沪战,死一个少一个,哪里还有15000人在这块公共租界英美大军压境,禁止双方战斗的地方费这个劲,日军根本没闲功夫没有闲置的力量对付四行这块根本不重要的地方。而日军的伤亡,一是记载整个战争中的闸北之战,一共伤亡41-42人,一是记载四行附近的所有战斗一共亡1人,伤30余人,一是记载四行之战,伤4人其中1人亡于医院。后面的数字,已全部被证明是四行神吹。
  
  那么,剩下的这个自己的9亡29伤,对一对帐吧。插在哪一段里合适。
  
  4、420,422,423三个数字,是四行进库时的数字。
  
  这是多方数据,从当年到后世,各种信息数据回忆录,对应出来的,四行仓库开库时的官兵的数量。小变动是有原因。
  
  这个数字,与452,453相比,已差出了30名左右。
  
  这是因为,最早四行的守卫是在四行仓库之外,发生局部接触后,发生了国军伤亡,然后渐次全部退入四行。这个伤亡20左右,是被当年的现场报道证实的。其中谢班,全班阵亡于四行之外,杨瑞符回忆录称是打死日军多人后,被日军将手榴弹扔进工事炸死,又说谢班主动撤退,在工事里留炸药,将日军和工事也炸毁,从工事退往仓库的路上全班中弹牺牲。现场的中外记者报道和市民观战记说是谢班未炸毁工事,未打死几名日军,全班7--9人被日军生擒、捆绑,就地打死在街道上示众。总之,这时,已少了30人了。
  
  而28日在四行之内,还有10名伤员,包括一名受重伤的石某。在几天的战斗中,杨瑞符称,仓库内,亡2人,还有至少2人,身捆手榴弹跳下楼,当然是牺牲在楼外了,还有1人,绑手榴弹炸日军的坦克。如此,至少牺牲3--4人。期间,上官云标等3人,此前在上海的其它地方公干,未入四行,于此时,进入了四行。这样,这个420至423的数字变动就说清了。但四行坚守的四天四夜的前三天三夜的伤亡情况,就和9亡29伤,怎么也对不上了。
  
  注意,10月28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经日军同意,进入四行,拉走了10名伤员和数具尸体(2--3具?),这一点,被杨瑞符回忆录和谢晋元日记,分别证实。这是美军第一次进入四行。有意思的是,有记者和上海商团代表的回忆录称,此时杨瑞符已经负伤,进出四行仓库几次了。谢的大半时间,在英美租界青年会大楼的88师副师长和师参谋长组成的前线指挥部里,也是时进时出。四行仓库里的人数,从来是不固定的,到底有多少人?
  
  这期间,发生过一次谢晋元在楼上观察到马路上有日军走动,用狙击步枪打倒一名日军。被杨瑞符也写进回忆录。
  
  另杨写说,四行前后数日,共发生6次战斗。这与新闻记者报道的战火连天,枪炮隆隆,每秒一发炮弹,完全不合。而这6次战斗至少2次在撤入四行之前,1次在四行撤军之时,也就是四行仓库时期的攻守战,只有3次。每次日军的攻击人员,最多时40人,一般是14人。这都被多名官兵的回忆录互相印证,大多时是冷枪冷炮。最有意思的是,其中一次,是双方完全是隔空射击,射击的结果,竟然仓库里居高临下的国军,竟然出现伤亡。库内的牺牲伤亡,又多了数人。
  
  5、377人。撤军前的人数。
  
  这是四行撤出前,四行中的比较确切的人员。这个名单,是提供给租界的。11月2日,谢晋元在孤军营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回忆四行时称“四行堆栈内,除有若干沙袋外,并无尸体,我在内士军,共为四百二十名,撤退时为三百七十七人,其中除有十余名已殉难外,余者受伤入医院治疗中”。这与420,422,423名的入库人员,差出了43--46人之多。谢此时已说有10余名殉难了。这样一来,孤军的所谓9亡29伤,伤亡30余人的神话,至此已经对不上号了。
  
  而在少了的40多人之中,有哪些人失踪了呢?留到以后猜吧。因为,人数,还在少。
  
  6、354,355人。进孤军营的无伤无病的人数。
  
  比上一数字,少了,22人,出现了22名亡、伤和走。
  
  注意,无论如何,总数亡9人,伤29人这个数字,至此,已不攻自破了。再怎么拆对,也对不上了。四行军的减员,远远不止9死29伤。因为数字对不上。如果硬说要对上,那么,就是有N个人,在这几天里,没死没伤,但不在名册中了,他们消失了。
  
  根据杨瑞符回忆录,撤军当天,美军已提前将营中伤员全部拉走,美军前后可能进入库区至少1次可能2次。所以仓库内剩下的全是健全的兵。撤军分三个连,由杨指挥,谢在一连位置领军先走,杨瑞符的位置是在后面的2连和3连的中间,正好是指挥全营的中心位置。这时,出现了莫名其妙的伤亡。日军远远打来机枪,竟然有的射击方向是英军的二层楼的桥头军事建筑,而后面就是那两个巨大的重要无比的煤气储藏库。这还了得。据说,一连的新兵被打死2人,伤9人。这时,谢在哪里,从谢晋元回忆录中看不出他的指挥,也看不出他在教育新兵躲日军的换弹夹。其实,谢在一连的位置吗?他在租界里等着呢?而后,杨瑞符回忆,英军进行还击,用小铜炮压制日军火力,掩护国军从中间撤离。老兵们告诉新兵,在日军机枪换弹夹时,可以从街道上跑到对面的安全区里。所以新兵们就跑过去了。这里,出现了几个重大矛盾处。一是国军所说的日军的所谓重机枪阵地,画在了根本不可能出现日军的英军的宵禁的工事上;二是日军的射击方向竟然是英军和美军,正打在英军的明堡上,而后面竟然是那两个巨大的煤气库;日军疯了,要挑起国际事端了,在大家都已知道四行守军要缴枪之前,日军竟然要挑起国际事端,把屎盆子抢走了;三是日军的二轻机枪二重机枪配置的阵地,正好是一个日军小队的火力配置,把此前15000日军围攻四行的牛,就此吹破了;四是日军的四挺机枪,竟然要同时换弹夹,留出充分的时间,让国军几百人跑过街道。竟然从四挺机枪下,只伤亡了22人就跑过火线了。各种回忆录,到了这里,完全对不上了。
  
  英人日后回忆录称,枪声一起,守在英军堡垒里看热闹的英军一枪未发,因为只要还击,就要打到对面的英军自己,打到街道中间正在撤退的国军,而日军的阵地在哪里?所以英军一枪未发,更哪里找得到什么小铜炮?中间多日,英军就没打过炮,因为严禁各方一炮一弹引发国际战事。英军将军斯马赖特听到枪声后大怒,立即要求日军停火。立即,就停了,然后,后面的国军几百人,就过来了,但是,杨瑞符,这位身经百战的德训德械师的老兵,和后面的多名老兵,竟然受伤了。到达公共租界,清点没有负伤的人数时,一共354名。23人不在此数,其中9人亡,14人伤。而不少回忆录称,是2人亡,9人伤,其它的凑不上,那么,就按2人亡,21人伤好了。这部分伤员,住进了租界医院。他们中的一部分,以后要回来的。
  
  (这段只能用括号。因为无法回溯了。就是,谁在国军撤退时,向英军暗堡和同一方向极易爆炸的煤气库开的枪?绝不可能是已早已追求由租界将国军缴械并且知道已经即将成功的日军。那么,是谁?是谁在撤退之际,仍然想着把这场战事,扩大到国际上去?这就打住吧,顺便,四行仓库在东侧的工事的值班机枪的射击孔,正面对英军小楼,也正可打到后面的煤气库。而且,也正面对一连正在撤走的街道,也能打到极左侧的可能存在的日军机枪阵地,但那里,实是英军的宵禁阵地,没有什么日军敢在公共租界的英军阵地前,构筑起什么重机枪阵地。打住吧。杨瑞符,很会打仗的人,后面他的精彩演出,还多着呢)
  
  354人,这就是四行仓库安全抵达交给英军看管的官兵的数字。再加上谢晋元,一共355人。注意,确实原来的354人的名单上,谢在单独在外的。可见,谢是以一种什么姿态,带他的这些兵的。当时,在租界的青年会的楼上,88师的前敌指挥部,副师长冯少将,参谋长张少将,谢团附,一直在商量着什么。
  
  355人中,没有杨瑞符。
  
  7、368,369人,定格。孤军营之人。
  
  日后的档案显示,1937年10月31日,租界的管理者,即租界工部局《新加坡路中国士兵拘禁营拘禁兵力实况清单》档案显示,进入拘禁营的中国官兵为355人。1938年1月11日,该拘禁营中的中国官兵为368人。后,最高时为369人。有官兵分类名录。也就是说,377人中,有369人,最终进入了拘禁营。另8人,或死亡,或逃亡。多名士兵回忆录称,撤退过程中,最多牺牲2人,即有6人最终未入拘禁营。另也是根据士兵的回忆录,观战记,层层对照,或称,四行仓库保卫战打响后,国军一共亡2人,其它的伤亡均为伤员。而伤员的绝大多数,都经由租界医院,未回孤军营,他们伤后,即辗转离开上海,回到南京,参加南京会战、武汉会战,其中还有多人,成为宣讲四行事迹的演讲团,在外接受朝贺,其中,就有杨瑞符。杨瑞符迅速成为实职的上校团长,在外面位压谢晋元,在各地宣讲,风光无两。但2年后,杨被强制从军中退职,到重庆合川休养,又不让进医院,只能住道观,又被当地政府欺凌,最后竟然因枪伤复发而死于重庆医院中。1940年,杨被晋升为国军少将。杨瑞符,四行开战时,与谢同时获得青天白日勋章,是国军当时唯二获奖者,同时与谢晋升为上校。处处是实战指挥者的身份,风光了2年后,突然陷入谷底,1年后死亡。死前,其回忆录被当时的四行官兵多处攻击,被88师的在外的军官的回忆录也多有攻击,杨实际被解除了军职,赶出了光荣团,而死后,又立即给了少将,在谢晋元之上之前。这一段经历,当年说不出的诡异,然而,当对照其后多人多篇的回忆录看,杨瑞符,或是牛皮吹大了,干扰了主旋律被处理了,或是带着秘密而走。这个秘密包括了四行的真相,可能也包括了杨是怎么脱队的。根据各种计算,四行撤军时,有1--6人失踪,但不是负伤。杨是其中一人。如果杨是唯一的1人,那么,杨就是那个唯一的逃出四行之兵。杨是主官。主官脱离部队,逃出四行,这是什么罪?军法如何处置?另外,四行撤军时,谁打的枪?始终是个疑问。杨也是宣传的牺牲品。
  
  其实,幸亏杨,未入孤军营。他逃得好。还留下了英名。否则,不堪设想。
  
  8、333--340人。发生了升旗案和集体兵变后的孤军营。
  
  四行在拘禁营,最后被日军整体接受为战俘时的数字是333人。
  
  比369人,又少了36人。这36人,又藏了多个故事。
  
  1938年8月的升旗案,谢营执意滋事,被看管拘禁营的万商民团(实为白俄雇佣兵),白俄早已无国,只能在公共租界给英美法军当雇佣兵,打死谢营士兵4人,伤111人。此案后,减员4人。111人伤员,全部返回营地。
  
  1939年8月,租界档案记载,已有10人死亡,5名逃走。比升旗案时,又死6人,逃走5人。死亡原因据说是肺结核。后人有人说,孤军营生活苦,生病难免。但这是大错特错了。事实上,租界内的孤军营,在4年之中,健康活泼、紧张有序、花天酒地、莺歌燕舞,每天上海市民赴营看望者平均约3700人,没有空手的。孤军营开办了识字班、英语班、汽车班、篮球队、排球队、足球队、网球队,购置了多辆汽车、开办了肥皂厂、织袜厂,一年盈利即达7000余元,而蒋之国防部,对400孤军继续支出军饷,上海商会再给一份,包揽其日常用度,孤军营仅体育比赛就与外界进行了60余场,皆有所得。上海各界捐金巨万,连上海难民都省吃俭用,给孤军营捐钱。孤军营则在外面有记帐点,处理捐赠物品,因为实在捐赠太多。几年里,孤军营中的300余名官兵,过得是当时中国战火纷飞年代平民求之不得的明星级的生活。某些军官酗酒成性,某些高级军官流恋花丛,某些高级军官生活日趋腐化,却另一面暴虐士兵,禁止士兵设法逃离,年长日久之下,终于,这个群体中,少数职业老兵,与其它几百名湖北通城新兵,老兵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爆发出来。
  
  1941年4月14日,10名士兵主要是老兵为首的士兵,注意,不是4名,而是10名,集体哗变,用镐把和尖刺,打伤了谢晋元和另一名军官,谢送医后不治而死。10名士兵被送入租界监狱。此后,4人被判死刑,4人被判有罪,其中2人终身监禁,2人九年监禁,2人无罪。而10人对法庭供述的谋刺哗变的原因是:谢贪污军饷、孤军营收入巨大但帐目不清、谢生活腐化不思抗日一再阻止多名有家仇血债的士兵出营抗日报仇、谢侮辱淞沪会战中第一个为国牺牲的该88师的旅长黄梅兴少将(牺牲后被晋升为中将)、毁损黄的遗物、欺凌黄的亲兵、谢在孤军营中用各种方式对士兵发泄怒气、治军暴虐、升旗案纯属一时兴起、用士兵生命送死,最终,激起兵变,刺死谢的,是满腔热血要出营抗日的爱国官兵。从这些罪名看,无风不起浪。而领导哗变的,都是身经百战受过德式训练的该团骨干即职业兵。这些职业兵,是眼睁睁看着四行从452人、422人、377人、355人一天天人在少,杨营长是怎么带着亲信们离开该营的。他们身在孤军营中,却个个不缺钱,是当年中国人里的中富之人,他们早就不想困死在孤军营里了。所以,他们直接哗变了。此后,有媒体指责其中前4人是汉奸,被汪和陈公博等人收买,可是,孤军营中,只有谢等高级军官可以自由进出孤军营,在外风光外交,其它的士兵,哪有机会接触到汪伪汉奸?怎么收买?而且,一买就是10人。
  
  不管如何,刺杀案,死1人,伤3人,关押8--10人,其中死刑4人,四行之兵,孤军营中,不足369人了。
  
  孤军营终于没能象欧美电影的战俘营那样,上演胜利大逃亡,虽然,他们的足球队,篮球队,有大量的这种集体逃亡的机会,但他们走不动的。他们4年后被完整地移交给日军,成为战俘了。
  
  1941年12月28日,移交给日军的孤军营的名单是333人(307名士兵,26名军官,全有名册)。此时,还有3名伤兵在医院,8人在服刑。后据说死刑犯4人是抗日死硬分子,日军根本不管他们是不是被指责为汉奸,执行死刑了。不知被追认为烈士没有。另外3名伤兵,按规定是要出院后移送日军的,另4人服刑犯也是苦役,也是活着的。这样,孤军营里,还活着的,共340人。
  
  9、分六批,有的逃,有的死,有的一直在服役,有的当汉奸。
  
  340人,被分成6批处置,因为这是有国际关注的名单的,所以,日军不敢直接弄死,只能让他们服役。分别士兵50人押去光华门,60人押去孝陵卫,100人押去杭州,另押解裕溪口和南阳岛各50人,其余仍关押在原处,强迫他们做不堪忍受无休止的苦工。再其后一部分50人送到南洋作苦工,生还36人。
  
  曾有四行老兵自称,四行之兵,没有一个当汉奸,没有一个打内战。但同样根据四行老兵的回忆录,这六批人,有不少人立即成为汉奸,充当日军翻译,进入汪伪军队,帮助日伪作事。此后,其军官,大多也参加了内战。
  
  抗战胜利后,国府对100余名找得到的,给予了重奖。但对另一部分,不给奖,不允许他们归建,不允许再录用他们重返军队。注意,300多名,他们可是日军不敢轻易弄死的有名有姓的。他们也在抗战后期没参加过什么大减员的战斗,因为各地军队,都不愿接收。而100多名四行老兵,后来绝大多数都回到上海租界,聚集在谢团长家属的身边,在上海租界警察局等地任职,或当力工。在中国最繁华的地方生活和传宗接代。在此后,他们受到了陈毅市长的特别照顾,生活非常幸福,远远强于绝大多数国人。还有一部分,一生隐性埋名,不敢去上海,不敢漏历史。其中的原因,大家自己猜吧。
  
  10、近300人是湖北通城人。
  
  据通城县志办所供资料,在《湖北方志通讯》第二期登发《八百壮士里的湖北人》一文,把这一不为人知晓的史实公诸于世,引发了鄂南地方史研究专家丁一教授的关注。上世纪90年代初,丁一教授来到通城走访调查。最终发现,“八百壮士”中绝大多数为鄂南子弟兵。其中,通城县200余人、蒲圻县(即今天的“赤壁市”)40余人、通山县20余人、崇阳县10余人。
  
  之所以“八百壮士”中多为鄂南子弟兵,主要是因为淞沪会战爆发后,部队基本上20天左右就要补一次兵。守卫四行仓库前夕,部队刚好进行了第五次补充,来源正是湖北保安团。由于建制对口的关系,补进了524团一营的士兵不少正来自通城保安大队。
  
  11、323人:目前“有名可查”的人数
  
  根据丁一教授提供的名单,闸北区革命史料陈列馆又反复比对了谢晋元之子谢继民《我的父亲谢晋元将军》一书中的名单,以及《谢晋元日记抄》、老兵们写的回忆录、当时媒体的报道等其他资料。最终,闸北区革命史料陈列馆确定了一份323人的“上墙名单”。这其中,近100人的名字可以说完全正确;其余的,可能会存在个别字眼上的偏差。
  
  12、仍有约100人的名字至今仍无从考据。其实,如果有人翻译上海租界工部局档案,是可以找到的。
  
  13、最后一个问,谢团,到底亡多少?伤多少?做减法,做出来了么?
  
  历史,必须还原真相。
  
  偷天换日,不是历史。
  
  为中华民族独立而奋斗牺牲的人,永垂不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