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喊“言论自由”的人其实并不真想言论自由

  • A+
所属分类:特色商品

@方方 及其队友们,这回算是让人瞅明白了,他们高举着“言论自由” 旗帜当护身符,其实并不真想要言论自由——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作好在言论自由环境中生存和生活的准备,他们要的只不过是他们自己言论的自由,而不是别人地批评他们言论的自由。一旦出现了自己的言论被他人自由地批评的时候,“言论自由”这面旗帜就随时可以被他们扔在地上踩在脚下,马上就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祭起某权威某大佬的语言,或某个权威文件啥的语句来当护身符了,还一波一波的帽子——说到底,还是要拿身份或权势地位立威立言,而不是神马言论自由!

这不就是叶公好龙么?

言论自由的原则从来就是双向乃至多向的,对等的——只要是在法律界限之内,可以批评,也可以反批评;可以表扬,也可以反表扬;可以置疑,也可以反置疑!你有批评或置疑他人的权利,也必须尊重他人对你的批评的批评,对你的置疑的辩驳等等权利。你可以发声,你就必须能够面对别人的发声,有义务举证回答别人的合理合法的置疑,而没得任何理由用你自设或捡来的帽子把别人打入没有发声权利的另册。

方方及其队友们,恰恰是在这个问题犯了大忌,得罪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大群人!

最为悲慛且搞笑的是,方方及其队友们,竟然扯出了鲁迅先生当旗帜,俨然他们自己就是当代鲁迅的身段!殊不知,鲁迅先生恰恰是最反对最鄙视“文化人特权”的先贤!他老明明白白地说过:“劳动阶级决无特别例外地优待诗人或文学家的义务”。而且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的议题下明明白白地指出:“自信力的有无,状元宰相的文章是不足为据的,要自己去看地底下”!

这就是鲁迅先生与那些扯出“文化人特权”来当护身符的大V们最本质的区别:他的眼光是向下的——地底下的下里巴人,而历史上和现实中拿着“文化人特权”来炫耀来自庇的大V们则是眼光向上——阳春白雪的强势者,沙龙中的大小布尔乔亚。两者之间的距离,岂是能以道里能计滴?

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看到了鲁迅先生当年言及过的一大批“中国的脊梁”: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于全体,那简直是诬蔑。

 

或许方方们要拿着先生“有为民请命的人”去对号入座,可惜这还是个笑话!这次抗疫,真还没得哪个命是方方们请来的!而是无数没得文化人话语特权的人们去担当担待去拼命挣来的!上下同欲,万众一心的抗疫局面,没得方方们的任何贡献——她们的贡献就是“站着说话腰不痛蛋心不痛”的指手划脚,恰恰干的是摧残乃至摧毁“中国的脊梁”身体力行在煅造的“中国自信力”!当然,这基本上也是声嘶力竭且徒劳无益的螳臂挡车!

最后还得说到这当间政府的作用:从这个时期中国和世界抗疫形势来纵横比较,这个政府真还值得大大的点一个赞!他们在抗疫中“提口袋”的中坚和领导作用,用“英明果断”这个词儿来表扬一哈,没得任何问题!既或地方武府在前期对新病毒缺乏认知的时候的一些失误,也仍然在我朝政府这个大系统的可控范围之内!当间或有过失,但也没得“原罪”啊!——任何一个系统,都会有出现BUG的可能,都会有面对容错纠错的机制设计是否具有效率的问题,出现问题是正常的,不出问题才是不正常的……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是否可控?——HOLD得住不?

事实证明:我朝政府,我朝人民,上下同欲,万众一心,千真万确,HOLD住了!

——我朝政府这个大系统的容错纠错机制,还是有效有力滴!

所以啊,双爷等P民,真还得对这个政府,继续保持监督之下的,这个这个……信任。

至于仍然在声嘶力竭的方大妈及其队友,只能是继续保持:不信任。

——中国的脊梁,没她们的份儿!(来源:双石茶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