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作品《再别康桥》诗歌评论读后感

  • A+
所属分类:特色商品

  今天是笔会的最后一天。
  
  上午九时,《小说选刊》主编、副主编以及编辑们同作者在酒店二楼多功能厅交流、讨论。主编杜卫东先生介绍并解释了《选刊》的办刊宗旨和精神,概括起来就是:现实观照,人文情怀,独特视角,中国气派。我对杜老师的阐释还是十分认同的。
  
  我至今还记得刚看到2006年第1期《小说选刊》以组图的形式重磅推出的“生存状态系列”摄影作品时的那种强烈的震撼,特别是登在封面的那幅摄影:一位衣上沾满白色涂料的青年农民工,右手捏着五个包子,嘴里还满满的塞着一个面对着镜头憨笑。
  
  就像多年前第一次读四川美院罗中立的油画《父亲》一样,读着这样具有冲击力的作品,我心底不停涌动的有感动更有疼痛。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午饭后,大家纷纷就此别过。毕竟在一起朝夕相处了五六天,又是为了同一个梦想走到一起来的。分手时,都有一丝依依不舍,甚至有些比较脆弱的女同胞们,还彼此执手相看泪眼起来。是啊,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但聚散皆有缘。有多少人能够像志摩先生一样,轻轻地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再别康桥》这首诗我教了不下十遍,教到后来我才读懂了先生心中的那份酸楚和苦痛,那是一种泪水和血吞时故作潇洒的无奈,是一种已知心中的最爱花落谁家后的失落和感伤!
  
  下午,一位在北京工作的老兄接我们安徽老乡去吃晚饭。这位仁兄是部队的首长,很豪爽,酒风酒品酒量都属一流。席间仁兄频频举杯,三杯两盏以后,我便觉得头晕眼花,看坐在对面的美女也是一个变一双。看看手机,时间也差不多了,因晚上要坐九点多的火车去合肥。便告辞而出。
  
  送我去北京站的是位姓刘的朋友,他见时间还较充裕,便载我从长安街转了一圈,夜晚的长安街华灯齐放,流光溢彩。车经天安门广场时,刘兄放慢了车速,打开了车窗。路边温暖的灯光和北国寒冷的夜风一起流进车内,带走了我胸中的酒气和浊气,人也好像清醒了一点。
  
  上车后,在下铺上躺下不久,火车便开了。离北京、离这次聚会越来越远了,心中不免有些惆怅。于是,一连发了好几个信息,不仅仅是为风找一个方向,也是为心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最怕在这种钢铁的坚硬碰撞声失眠,所以,今夜只愿能枕一个温暖的思念入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