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商品 > 正文

不分田的云南第一村:大营街

2015年12月09日 特色商品 ⁄ 共 184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155 views 次
39.6K

  树立在宽阔的进村马路上的一座巨大牌坊昭示了大营街的与众不同。“云南第一村”是玉溪市红塔区大营街街道办事处大营街社区居委会获得的众多荣誉中最为醒目的一个。大营街人自豪于其经济的高速增长,更自豪于他们一直坚持的集体发展、共同富裕的道路。
  
  大营街是一个有六百多年历史的村子,明代属云南左卫管辖,为屯垦中心大营;清代咸同年间,四方农民于此集中贸易,成为集市——“街子”,故名大营街。尽管大营街在1999年成立了居民委员会,2011年改为社区居民委员会,但直到目前,在5502人的总人口中,5358人依然属于农业人口。
  
  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大营街是一个“吃粮难、喝水难、住房难、行路难、娶媳妇难”的“五难村”.改革开放之后,随着集体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大营街彻底改变了这一状况。到1992年,大营街的农村经济总收入超过1亿元,到1995年,大营街成为云南省首个突破10亿元农村经济总收入大关的村委会,因而被誉为“云南第一村”.2012年,农村经济总收入达到了128.44亿元,上缴国家税金1.3362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2万余元。
  
  “人多地少”是大营街面对的一个根本性的发展难题。1980年,大营街人均拥有水田约0.48亩,拥有旱地0.068亩。为了突破这一制约经济发展的困境,大营街人一直都在农业生产之外去探寻其他的发展之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1964年成立的大营街生产大队基建队为大营街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80年代初,创建大营街红砖厂及玉溪市芝麻片厂的资金以及带领大营街实现社会转轨、经济起飞的骨干力量都来自这个基建队。
  yuyinjie
  说到大营街的发展,党总支前任书记代保周和现任书记任新明都曾感叹过,“如果在‘大包干’的时候把集体的东西都分了的话,大营街就不会有今天。”
  
  大营街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间是很短的。1983年6月,大营街大队9个生产队基本完成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改革工作。土地分了,但集体企业没有分。回首往事,大营街人十分庆幸,当全国很多地方都开始瓜分集体企业的时候,他们没有分。因为正是这些集体企业为大营街后来的迅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单干之后不到三年,大营街开始逐步把土地重新收归集体来办工厂。大营街人将土地收归集体使用经历了一个从收回山地、收回旱地再到收回水田的过程。随着转变土地使用方式所获得的利益逐步加大,更多的土地被收回就是顺理成章的。2000年,大营街收回了所有的土地。通过改变土地的使用方式,使相对廉价的土地大为增值,是大营街等许多地方在乡镇企业发展中迅速崛起的重要因素。
  
  80年代后期,大营街基建队是为玉溪卷烟厂建盖住房、厂房的众多建筑队之一,他们的诚实守信体现在了承包的工程质量上。当卷烟厂要合作建一些配套工厂的时候,大营街人因诚信而得到了机会。贷款400万元建起的云南玉溪水松纸厂和云南玉溪卷烟厂滤嘴棒分厂两个卷烟配套企业成为这一时期的两个龙头企业。很快,铝型材厂、铝箔纸厂、油墨厂、铜材厂、太阳能厂等三十余家企业相继建成。到2007年,汇溪金属铸造制品有限公司等7家企业年度营业收入就已经过亿元。随着大营街集体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旅游生态经济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汇龙农业生态观光示范园、映月潭修闲文化中心都通过了国家4A级旅游景区验收,这两个景区和汇溪公园、玉泉湖、玉泉寺等一起形成了以旅游休闲为主的生态休闲娱乐区。2012年,接待游客数达105万人次,旅游收入达1.7亿元。
  
  乡镇企业的发展不仅解决了过去小农经济的“内卷化”问题,使大营街农村剩余劳动力得到了有效的转移,而且还为周边农村地区提供了近四千个工作岗位。
  
  问大营街人怎么看自己这个村子,他们会说,大营街人的粮食是村里发的,菜钱也由村里发。他们还有一个村办的从1996年就开播的汇溪电视台,有一支负责绿化及卫生的环卫队,有一所一流的村级卫生院,一个老年活动文体中心,四支文艺宣传队,一所对大营街户籍人口全免费的一流的幼儿园。上学或当兵都有补贴,回来也保证有工作。这些都是其他村没有的。年满94周岁的老人能够获得5万元长寿奖,年满99周岁能够获得10万元奖励。“虽说只有很少的人能拿得到这个奖,但这表明了村委会提倡孝敬老人的态度!”老人们对这个养老奖励政策很是肯定。
  
  大营街人常说,现在要在农村里找一些老板不难,大大小小的企业也不少,比大营街富裕的地方也有一些,但是像大营街这样,尽管也有贫富差别,但所有老百姓的日子都好过的村子并不多。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