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3明亡英兴:晋商南下与英国纺织业崛起

  • A+
所属分类:特色商品

要创造盛世,光靠农业还远远不够。农业剩余始终有限,“无农不稳,无工不富”。古代没有大工业,但手工业及其衍生的商业的重要性也很高,既创造财富也解决就业。农业耕作创造的剩余所能养活的人口,如果不能转为手工业和商业人口,那就会变成吃闲饭的,国家经济发展也会掉入“低收入陷进”——人口数量很多,但活着也就是有一口饭吃,人民生活普遍陷于赤贫,谈不上吃的舒服,活的有滋味,更谈不上创新和进步。高效手工业,在今天看起来是很低端的,在古代社会则是对种植业的重大产业升级,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富有程度。

手工业的技术进步和繁荣,比农业增长难度大得多,也更脆弱。满清大屠城,把精华城市人口大规模的屠灭之后,要想像恢复农业耕作一样,恢复城市手工业的繁荣,那就是很难很难的。扬州城外若有一块土地被抛荒了,后来者很容易就可以复垦耕作;若扬州城内有一批最新改进的纺纱机,被一把火烧了,制造者和工匠们也在屠城中被杀了,后来再到扬州城居住的人们恐怕根本就不知道有过这样的纺纱机存在,也就更无法再制造出这样的纺纱机了。就好像《天工开物》失传一样,很多很多的先进手工业技术跟随着被屠杀的城市人口和被焚毁的城镇一起,永远的消失了。

在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二月,康熙第二次南巡经过苏州等地后,他有这么一番议论

“又夙闻东南巨商大贾、号称辐辏。今朕行历吴越州郡,察其市肆贸迁,多系晋省之人、而土著者盖寡。良由晋风多俭、积累易饶。南人习俗奢靡、家无储蓄。目前经营仅供朝夕。一遇水旱不登、则民生将至坐困。苟不变易陋俗、何以致家给人足之风。”[1]

这段话翻译成白话的意思是:

“我以前一直听说东南地区富商云集、经济发达。但是这次我亲自到苏州等地考察,发现市场上做生意的大多数都是山西人,本地人非常少。想来应该是山西民风淳朴,商民爱好节俭,所以容易积累财富。南方人喜欢奢侈享受,家中便没有储蓄,经营生活都只顾眼前,一旦遇到水灾旱灾等损失,立刻就破产而陷于贫困。我看这种陋俗必须改变,不然南方人民没法过上富足生活。”

康熙二十八年,距离江浙地区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十年,然而康熙皇帝亲自调研却发现,这些地方的商人富豪,竟然大部分都是从北方山西过来的,这是咋回事呢?

康熙皇帝对此的解释是南方人不注意积累财富——这当然是他臆想出来的,毫无道理。明末时期江南的繁荣持续了两百年,是全球手工业贸易中心,富甲天下,说明南方人完全有能力创造和积累巨大的财富。江浙本地人到了康熙年间却穷困潦倒,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那些比较富有的城镇人口,包括商人和手工业老板,在明清换代的大屠杀中被杀的差不多了,城市中的财富也被劫掠一空。康熙时代的南方城市本地人,大多是改朝换代以后从农村进入城市的“新市民”,没有经商和做手工业的传统,更没有积蓄可以投资。因此,当老板的几乎都是跟随清军南下的山西商人及其后代。

——晋商早在明末就跟满清有密切的商业合作关系,特别是满清征服蒙古以后,其领土直接与山西相连。满清通过他们获得了许多重要的军事物资,也获得了不少军事情报。入关以后,清政府将其中“功劳”最大的八人封为“皇商”。这八大皇商全是山西人。这些人实际上就是大汉奸。他们凭借政治特权,迅速填补了江南地区被屠杀以后的工商业空白,这才有了康熙皇帝所说的,江南地区的市场上做生意的尽是山西商人。

城镇先进手工业遭到毁灭性破坏的结果,造成了明末“嘉万盛世”和清朝“康乾盛世”同样是四亿人口,但一个富一个穷、一个先进一个落后、一个繁荣一个停滞。这种结构性的差距,可以从外贸结构上的巨大差距看出来。

明末对外贸易中,出口产品是以手工业制成品为主的,而且高端产品占了很大比例。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黄启臣在其论文《明代广东海上丝绸之路的高度发展》中对明朝中后期的进出口结果做了分析。在进口方面,“明中叶以后,由于西欧各国陷入战乱灾荒、瘟疫之中……这些国家根本没有什么民生产品可以打进中国市场……除了各国的土特产如胡椒、苏木、象牙、檀香、沉香、葡萄酒、橄欖油等货物外,主要的和大量的是银子作为流通手段输入广东和中国各地。也就是说,外国商人是携带大量银子来广东购买中国货物贩回国内去倾销的”,

而出口的产品结构,“明中叶以后,市舶贸易的出口商品……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236种之多,包括手工业品、农副产品、矿产品、动物和肉製品、干鲜果品、中草药品和文化用品等八大类,其中手工业品共127种,占总数一半以上。这就说明,明代中国的手工业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具有很强的竞争能力,并受到世界各国的称赞和欢迎。”

樊树志在《晚明史》中举了几个比较生动的例子:“1591年菲律宾总督发现,菲律宾群岛上土著居民因为服用中国衣料,不再种棉织布……1592年这个总督报告西班牙国王说,中国商人收购菲律宾的棉花,转眼就从中国运来棉布。棉布已成为中国货在菲律宾销路最大的商品。”

——这个例子说明明朝的贸易形式还很高级:从国外进口原材料,经过加工再出口制成品,占据了产业链的高端环节。

《晚明史》中的另一个例子表明,第一代殖民帝国西班牙的衰落可能也与明朝的手工业竞争力太强有关:“中国对西班牙殖民帝国的贸易关系,就是中国丝绸流向菲律宾和美洲,白银流向中国的关系。至迟到1580年代初,中国的丝绸就已经威胁到西班牙产品在美洲的销路了……墨西哥本土蚕丝业实际上被消灭了。邻近墨西哥的秘鲁也是中国丝绸的巨大市场,中国丝绸到秘鲁的价格只抵得上西班牙制品得三分之一。从智利到巴拿马,到处出售和穿着中国绸缎。中国丝绸不仅泛滥美洲市场,夺取了西班牙丝绸在美洲的销路,甚至绕过大半个地球,远销到西班牙本土,在那里直接破坏西班牙的丝绸生产。”

——很可能正是由于明末纺织品的竞争力,西班牙才始终没有利用全球市场发展起来发达的纺织业,其产业结构长期停留在依靠倒卖美洲白银和中国商品赚钱的“空心化”状态。这才为后来英国依靠纺织业崛起留出了空间。

但是,到了同样是四亿人口的康乾盛世,中国的对外贸易结构就发生了巨大的逆转:从以出口高端手工业制成品为主,变成了出口农副产品为主。康熙乾隆年间,中国对外贸易的最大宗不再是纺织品,而是茶叶和生丝(未经纺织的蚕丝)。

厦门大学历史学教授庄国土在《茶叶、白银和鸦片:1750—1840年中西贸易结构》一文中讲到:“1716年(康熙五十五年,明朝灭亡后七十年),茶叶开始成为中英贸易的重要商品。两艘英船从广州携回3000担茶叶,价值 35085镑,占总货值的80%。18世纪20年代后,北欧的茶叶消费迅速增长,茶叶贸易成为所有欧洲东方贸易公司最重要的、盈利最大的贸易,当时活跃在广州的法国商人罗伯特·康斯坦特说:‘茶叶是驱使他们前往中国的主要动力,其他的商品只是为了点缀商品种类。’”

根据中华书局《中国近代对外贸易史资料(1840-1895)》第一册提供的数据,从1760年到1799年(乾隆去世的这一年),也是“康乾盛世”最鼎盛的年份,东印度公司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中,茶叶和生丝合计的货物价值一直占了92%以上,最高的年份达到了95.6%(见下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鸦片战争前夕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表:东印度公司自中国输出的主要商品(货值单位:两·白银)

年度 出口商品总货值 茶叶 生丝 茶叶和生丝占总货值 土布 其它
货值 占总值 货值 占总值 货值 占总值 货值 占总值
1760-64 876846 806242 91.9% 3749 0.4% 92.3% 204 0.1% 66651 7.6%
1765-69 1601299 1179854 73.7% 334542 20.9% 94.6% 5024 0.3% 81879 5%
1770-74 1415428 963287 68.1% 358242 25.3% 93.4% 950 0.1% 92949 6.5%
1775-79 1208312 666039 55.1% 455376 37.7% 92.8% 6618 0.5% 80279 6.7%
1780-84 1632720 1130059 69.2% 376964 23.1% 92.3% 8533 0.5% 117164 7.2%
1785-89 4437123 3659266 82.5% 519587 11.7% 94.2% 19533 0.4% 238737 5.4%
1790-94 4025092 3575409 88.8% 275460 6.8% 95.6% 34580 0.9% 140643 3.5%
1795-99 4277416 3868126 90.4% 162739 3.8% 94.2% 79979 1.9% 166572 3.9%

数据来源:中华书局《中国近代对外贸易史资料(1840-1895)》第一册,275页,1962年版。

纺织品等手工业制成品出口的背后,是高度发达的手工业体系;而茶叶和生丝出口的背后,是种茶和养蚕这种传统的农业体系。不同的出口结构反映了中国经济结构发生的重大变化。明末的欧洲人到中国贸易是冲着纺织品等手工业品来的,“康乾盛世”时期的欧洲人到中国贸易则是冲着茶叶和生丝等原材料来的。

明朝灭亡的时候,英国的纺织业在全世界的地位微不足道。1640年,明朝灭亡前四年,威尼斯大使称,“在世界各国的眼中,英国只不过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民族,因而无足轻重。”[2]英国崛起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纺织品大国的时间,就是从明朝灭亡到“康乾盛世”结束的这个时间段——工业革命正好爆发于“康乾盛世”后期。

英国纺织业的崛起当然主要是依靠他们自己的努力——通过建立中央集权,集全国之力与西班牙、法国在海上和各个大陆进行了一场又一场战争,通过巨大的战争牺牲夺取他们的殖民地和市场,同时以战争和市场开拓推动技术革命,这是英国近代崛起的根本。但外部的机遇也不可忽视。在产业上,整个欧洲的纺织业其实一直都有两大竞争对手,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印度。印度的纺织品当时在全世界也很畅销,但产品质量不如中国,价格也便宜一些,走的是低端路线,中高端市场则基本被中国占领。

对印度,英国人搞了个又能经商又能打仗的东印度公司[3],直接用殖民征服的方式把它变成自己控制的地盘,从而干掉了这个竞争对手。中国的纺织业竞争力则是满清“帮忙”摧毁的。北方蛮族的大屠杀将中国从手工业产品出口大国杀成了农产品出口大国,为英国纺织品占据全球市场和工业革命在英国爆发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经此一役,东方文明的大衰落和西方文明的大崛起才变得完全不可逆转。


[1]《清实录康熙朝实录》康熙二十八年二月乙卯

[2]约翰·吉林厄姆:《克伦威尔》,李陈河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2年,第163页。

[3]英国东印度公司成立于1600年。1670年,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发布了五条法律,授予东印度公司自主占领地盘、铸造钱币、指令要塞和军队、结盟和宣战、签订和平条约和在被占据地区就民事和刑事诉讼进行审判的权利。

第三卷全集(连载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6-5)海权帝国:观察西方文明特质的一个重要视角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4合纵连横:英国崛起背后的地缘政治与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3航海时代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2十字东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6-1千年黑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0盛世饥馁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9闭关锁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8带头贪腐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7忠君理学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6消灭记忆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5“文治”风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4佛教长城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3平定西北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2铁腕治吏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5-1乾隆十三年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5联合专政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4大义觉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3整治朋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2任人唯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1模范督抚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0皇权之巅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9雍正革新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8择贤而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7九龙夺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6南山文祸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5博学鸿儒:笼络汉族士大夫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4御驾亲征:反击准格尔叛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3明亡英兴:晋商南下与英国纺织业崛起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2筚路蓝缕:中华民族开发江南的千年历程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2-1李约瑟难题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5禁海之祸:从厦门登陆战到台湾陷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4孙李内讧:抗清运动最后希望的破灭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3两厥名王:战略性的胜利曙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2桂林大捷:李定国西征与孔友德败亡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1假封秦王:大西军联合南明抗清的曲折传奇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0忠贞余响:堵胤锡之死与忠贞营的败落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9五省督师:李成栋反正与湖南的再丧失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8隆武皇帝:郑芝龙海商集团的政治投机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7“联虏平寇”战略下的两败俱伤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6剥茧抽丝:多维度视角下的明清换代史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5文明三问:对清军开国大屠杀的辨析与反思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4四川惨屠:谁才是四川人口灭绝的主凶?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3修罗杀场-清军征明中的屠杀记录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2底线战争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1-1亿万生灵
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三卷《中华民族的苦难沉沦》-引子-赵烈文的预言!

=================

作者简介:李晓鹏博士,主要著作有《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第一卷、第二卷、《重现伟大中华史》、《中国崛起的经济学分析》、《中国的产业政策》、《中国的产业规划》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