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批评方方——懒得管你哪一派!

  • A+
所属分类:网事日志

​​        最近忙得要命,各种杂事,堆在眼前。感觉还是寒假,眼见得春天就要过去了。永远有人在找你扯事,现在又要把一个是非问题,扯成左呀右的。所以,写了点文字,发出来。

       李爷我原本以为,胡锡进俯下身段兼容并包,汪大娘抬起身子迎合一下,两人就可以密切交流,相互勉励,探讨日记,携手共进,本也是微博一段佳话。然而,方方的十年湖北省作协主席真没有白当,展现出霸道总裁范,一定要把老胡压在身下。于是乎,方方几篇微博,就将这一切的美好,撕得粉碎。

       凭胸而论,在方方把老胡钉在耻辱柱上以前,老胡从未公开点评批评过方方。不但如此,老胡还以他一贯的居中,呼吁包容方方,呼吁社会倾听方方的呻吟。然而,可能是在官场混久了,方方眼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体位。要么是居高临下目空一切恩赐式,要么是俯首称臣卑微到尘埃里,要么是举案齐眉两小无情谁怕谁。老胡和方方,就是典型的举案齐眉两小无情谁怕谁型。方方是正厅级单位编制的湖北省作协前主席,老胡是正厅级编制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老胡对方方兼容并包,方方当然不爽,谁稀罕你居高临下恩赐式的包容?搞的给皇上临幸似的。于是就有了那句著名的“你以为你是谁?”!上耻辱柱吧你!理中客第一名老胡,就这样上了方方的耻辱柱。老胡呢?莞尔一笑,哈哈,还好方方没有叫我“胡不群”。老胡回应的很好,很有风度。

        前文说过,方方霸道总裁上身,你老胡还敢还嘴?好嘛,汪大娘哪里肯依?上下其手连反挑逗,一不小心把胡锡进给弄硬了……

       江湖传说:李爷出手,不留活口。江湖还有传言:老胡一硬,江湖震动。

       众所周知,老胡经常洋洋洒洒下笔千言不知所云。但是,那是老装迷糊而已。方方错就错在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把老胡当病猫挑逗了。你们看老胡一怒,妙笔生花,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高潮迭起,好似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我们概括一下啊,老胡对方方主要有四点认识,就是四项基本原则。第一,老胡认为,方方不配官方打压,少卖惨装迫害。第二,老胡认为,方方文笔很烂,思想肤浅。第三:老胡认为,方方才是文革极左思维。第四,老胡认为,方方不配做人,离做人还有很大空间。

      李爷我必须给老胡赋诗一首,诗曰: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老胡文章出,方方变成猪。

      李爷我讲过一个政治笑话。

      问:李爷,方方口口声声打极左,到底什么是极左?

      答:以胡锡进为坐标,老胡右边都是卖国贼,老胡左边都是极左。

      很多网友看了会心一笑。方方把质疑批评她的北大教授张颐武打成极左小头目后,又把支持她的老胡钉在耻辱柱上,方方嘴里,理中客第一名老胡成了真正的投机者,极左小团伙,定论是一生的耻辱。可见,方方们的屁股歪到太平洋对岸去了。

       方方对胡锡进扣帽子打棍子,欲斗死批臭这样的事件,放在任何个人身上,都是极沉重的打击和极致命的伤害。当事人胡锡进自不例外。坦率地说,我挺为胡锡进感到悲伤。那现在,李爷就以尚且在位的历史第一博主身份,公开点名并严厉批评方方。

       我们想一想,方方赖以成名的所谓武汉封城日记,号称日记,揭露武汉抗疫期间的种种问题,有实据吗?没有。她在日记中多次声称中国政府隐瞒了疫情,要追责,攻击党和政府。但这种剔除背景,筛掉事件,只取片断的文字,是真实可取的证据吗?

       所有一切,源头都是听他人说。

       “听某人说”就是方方的证据。而这个“某人”并未现身。那么,到底是真听他人所说,还是方方自己凭空捏造,又或是方方在他人所说的皮毛事上,添油加醋,重新编写,编织成所谓日记呢?恐怕这也要存疑。

       网友们说她屡次造谣传谣。所涉及的当事人们,比如全力抢救援鄂梁护士的武汉协和医院医生们,亦说他是造谣传谣。这不是没有道理。据说在洗白采访中,她依然拿不出“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它们的主人已经化成灰烬”的任何实据,也没有任何一个证人。她只说她的医生朋友有四个。她在“日记”里,把梁护士写死了,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那还是道个歉吧”。想到这种场景,不由人心寒凉。

我一定要严厉批评方方:

       鉴于对中国抗疫、武汉抗疫乃至现在世界各国抗疫的多方了解,也鉴于方方在此一事件中的恶劣表现,这里,我必须要公开批评方方:

第一:方方在日记中把武汉抗疫期间描绘成了悲惨世界,几乎每篇日记都写的暗无天日,却几无证据。方方在“日记”中表明,她是听人所说。但对方并未给方方提供实据,疫情期间昼伏夜出足不出户家里老狗又脏又臭的方方也没有跟进调查而获得证据,却公然到网上以所谓“日记”方式揭露和指控中国政府隐瞒疫情。这种没有实据的记述,与造谣诽谤无异。这无疑会给西方国家抹黑中国向中国人民泼脏水提供子弹,无形中也会给海外华人造成莫大伤害,正如胡锡进指出,中国人民和海外华人,在某种程度上会为方方这种行为埋单。所以,方方这种做法,必须严厉批评。

严厉批评方方——懒得管你哪一派!我有一个朋友……

第二:微博ID卖大叔的白菜提到的疫情期间徐奶奶一家的事情,方方在日记中谈及时,直接点名,全部用真名真姓,没有做任何避讳。方方应该知道,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家庭,有老人有孩子,有千丝万缕的人际关系网,都是完整的小世界。他们都将面对社会流言。而这种流言,涉及之人,何止成百上千。方方这种全然不考虑他人名声的行为,必须严厉批评。

第三:事发之后,@卖白菜的大叔,曾发文艾特方方,请其注意不要暴露徐奶奶等人隐私。但方方置之不理,自顾自地发布到网上。方方从未向其所伤害到的这些人有过只字道歉。这种无视他人、极端自私的做法,必须严厉批评。

关于批评的权利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名誉权竟成为一个社会对不合理不正确事件公开批评的一大阻碍。即令有人违规违法造谣传谣做下坏事,你不能批评;即令造谣传谣者是著名人士、公众人物,你也不能批评。一但批评了,你就可能被以侵犯名誉权而告上法庭,甚至败诉官司。似乎那些人的名誉不是他们自己违规违法造谣传谣损坏的,而是被批评者所损坏。当官方不作为时,当司法运用不恰当时、当社会面临大是大非而无人愿意站出来作评判时,当人们包括社会的管理者自己都放弃对造谣传谣的批评和狙击时,我们的社会怎能不文明滑坡、道德沦丧?

       方方事件以来,我一直在争取批评的权利。现在,方方又对胡锡进气势汹汹而来。

在此,我要坚持的是:方方的行为必须公开批评;而我,你,他,也完全应该拥有公开批评方方的权利:

一、方方身为著名作家,湖北省作协前主席,拥有文科专业的顶级职称(正高一级),是为湖北文坛领军人物之一,地位显著,不仅文联大院有建筑面积137平米(九十年代前的137平米建筑面积,相当于现在的180平米)的小宿舍,还有汤逊湖大别墅。正如老胡所说,方方可以说是中国各个时期的幸运儿。但是,她却做出对中国抗疫造谣诽谤之事。她的所谓“日记”,本就是她自己公开推发到网上。二月底三月初,武汉人民何其难也!而二月底,方方已经同白睿文沟通翻译出版所谓日记事宜,三月初,方方已经把她的充斥着各种谣言的所谓日记全球版权悄悄卖给了代理人。丝毫不顾及中国人民的感情,丝毫不顾及武汉人民的感情。只想着尽快出版,卖惨。如果对她的这种行为不进行公开的严厉批评,一味采取姑息和沉默,而让人们只能单方面听取到方方的陈述,以及公知文人吹捧抬轿子,却无法看到任何对方方行为的驳斥,这样的结果,最终则只会对社会价值取向和道德建设造成误导。那么,只有公开批评房费,才可校正和肃清他所造成的恶劣影响。

二、方方因自己身份所致,她的行为举止,无论在现实社会别墅界,还是在虚拟世界微博上,都对普通民众以及青少年兼有示范效应和引领作用, 作为这样一个共众人物,她本应以更优秀的社会形象示人,也本应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接受社会更宽泛的监督。她的任何不良行为,都会导致部分人的认识错位,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当方方做出极其不当的事情时,不能仅以对待普通人的尺度来对待之。而应用更为严格的方式,要求她加强自律,约束自己,帮助她认错改错。同时,也更要以公开的批评,告诫人们她的错误何在,以避免粉丝盲目效仿。如此,方能树社会正气,让正能量壮大,并以正压邪。

三、方方公开指控兼容并包她的胡锡进,条条罪状欲置胡锡进于死地。而所凭大棒,却只是摘:转!其做法,令人不耻。网络发达时代,这种行为如果漫延扩散,足令人人自危,也令日常的人际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和阴暗。我作为微博第一历史博主,对方方的这一系列错误行为,完全有必要主动站出,对其进行监督和批评。这也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与侵犯个人名誉权无关

多余的话

       方方批斗胡锡进这一起事件,让人有毛骨耸然感。李爷我相信,胡锡进曾经在黑暗中度过一段极其无助的时间。

      坦率地讲,胡锡进不是完人,李爷我也不是,大家都不是。方方更不是。如同老胡所说,方方离学习做人还有很大空间。当同事同行朋友网友之间相处时,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缺陷,都能听到关于对方的闲话,甚至了解对方的隐私。八卦和段子,从来都是生活中的佐料,打发时间,开心一乐,如此而已,岂可当真?这种闲聊方式,是国人习惯,也是世道常态,千百年如此。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怎么能够把这些听来的闲话、不确定的事件,无凭据的流言,在没有确认、也无实据的情况下,点名道姓地公之于众,无所顾忌的写在所谓日记里,并火急火燎的在海外出版呢?做这样的事情,有背道义,这早已是社会的基本共识,也是史学界的常识,作为职业作家的方方又岂能不知?

        如今,网络发达,一些对网络熟悉的人,轻松就能做到对某一人某一事的造谣诽谤共计。如果没有底线,再多一些人效仿方方攻击胡锡进的做法,我们的社会将会形成多么紧张的人际关系,结成多么恶劣的社会生态。又有多少人会无端受到伤害?这一次是胡锡进忍无可忍痛下决心回击了方方,如果缺乏胡锡进的能力,受害人写不出那么好的文章呢?他一生又将如何?让家人和自己都一辈子生活在耻辱柱上?  这也是我认为方方的行为必须公开批评以及谴责的原因。非但方方,任何人这么做,都应同样对之。

         而批评的目的更是要警示后人:如果你胆敢做方方这样的事情,你必将付出沉重代价。

参考文献:《健康社会需要有公开批评的声音》,作者方方,2018年2月6日,原标题《严厉批评刘继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