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借鉴美国陷阱电子书全文以重构“中国叙事学”

  • A+
所属分类:网事日志

突击借鉴美国陷阱电子书全文以重构“中国叙事学”

当特朗普和拜登接连将中国定义为美国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之后,中美博弈已经成为中国崛起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我个人理解,中美博弈至少包含以下几个层面:
——中美博弈的本质是,以科技和经济实力为基础的综合国力的较量;
——中美博弈的胜负手在于,两国内部治理体系的科学性和有效性,以及相应的治理效果;
——中美博弈的具体表现是,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舆论战、外交战等;
——中美博弈在国际上的胜负手是,谁可以为世界各国提供更多的公共品,包括和平、安全、稳定、发展、繁荣等;
——中美博弈的结果,最终将决定世界各国现代化的道路和模式,以及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国际体系的本质特征。
在中美博弈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核心的竞争,就是“叙事之争”。
从中美博弈的角度来看,所谓叙事之争,争的就是“定义自我、论述自我的权利”、“定义他人、论述他人的权利”。
对于中国来说,就是要突破美国等西方国家制造的话语陷阱、思维陷阱、逻辑陷阱,对内、对外讲清楚:
——中国是什么,中国不是什么,中国为什么是对的,中国为什么是好的;
——美国是什么,美国不是什么,美国为什么是不对的,美国为什么是不好的。
举例来说,在疫情之下,美国从维护自身狭隘的利益出发,搞“疫苗民族主义”,大量囤积疫苗,却对其他国家的疫苗需求置若罔闻,这种自私自利的做法,本应该受到全世界的唾弃。
与之相反的是,中国在控制住国内疫情的同时,积极与世界各国分享疫苗,帮助各个国家抗疫,这本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赞赏和认同,但美国却将中国这一具有国际主义精神的做法定义为所谓的“疫苗外交”,指责中国用疫苗谋取私利。
换句话说,疫情之下,不帮人的反而有理,帮人的反而成了“坏人”。
真是岂有此理?
但从这个例子,我们也可以发现,“叙事之争”到底有多么关键。
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其国际形象和影响力,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不取决于中国实际上做了什么,而在于世界接受了关于中国的何种叙事。
美国的叙事能力是如此之强,现在甚至我们自己都觉得搞“疫苗外交”不是一件好事情,从而要反反复复去论证中国不是在搞“疫苗外交”。
这就是所谓的话语陷阱、思维陷阱和逻辑陷阱。
简单来说,就是你被别人带偏了。
我此前曾经写过,我们就是要理直气壮地跟美国人说,我们就是在搞“疫苗外交”,又怎么了?中国拿出最宝贵的疫苗,帮助各国抗击疫情、拯救生命,跟各国携手抗击疫情,这充分体现了我们的大国责任和大国担当,我们非常欢迎美国也来搞“疫苗外交”啊,我们一起比赛,看谁能给其他国家提供更多的疫苗,谁能更好地帮助其他国家抗疫。
其实,这种美国给我们制造的话语陷阱、思维陷阱、逻辑陷阱,可谓比比皆是:
——中国当年跟非洲搞合作,美国和西方一些人说,这是“新殖民主义”;
——中国搞“一带一路”,美国和西方一些人说,中国在制造“债务陷阱”;
——中国发展高科技,美国人说中国威胁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中国在贸易、投资领域具有无比的竞争力,美国人说这是不公平竞争;
——中国在香港恢复宪政秩序,为香港长期的稳定与繁荣打下基础,美国人说这是在压制民主。
……
以上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其实伴随着新中国每一步发展,美国及其盟友都在试图用他们的那一套话语体系和思维方式“定义中国、论述中国”,而从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角度来看,就是美国和西方人不断地在“污蔑中国、抹黑中国”。
接下来,中美博弈将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中美之间的“叙事之争”,将会越来越突出,中国亟需打破美国和西方制造的话语陷阱、思维陷阱、逻辑陷阱,构建有力、有效、有说服力的“中国叙事”。
中国人自古都讲,“师出有名”,其实就是构建一个对自己有利、能压制对手、能争取更多支持的“叙事”。
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关键也在于构建一个能说服最多数人的“叙事”。
对于中美博弈中的“叙事之争”,中国应时刻保持警惕,避免陷入美国和西方制造的各种陷阱,要真正讲好“中国故事”。
在这里,我特别想说的是,“中国故事”,并不是一般意义上、浅层次的“中国好人好事”,其本质上就是构建一套关于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叙事体系”,讲清楚“中国是什么,中国不是什么,中国做了什么,中国为什么这样做,中国为什么这样做了效果很好”。
构建“中国叙事”,是一项宏大的任务,需要中国政府、媒体、专家、学者等一起努力,我先简单讲述10个方面,就当是“抛砖引玉”:
第一,我们要认识到,中美博弈的本质,从来不是什么“自由民主与专制”的斗争,而是美国作为全球唯一的霸权国家,在自身衰落之时,不敢正面与中国竞争,企图用各种抹黑、造谣、封杀、围堵、遏制等方式,扼杀14亿中国人民追求“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正当权利而产生的矛盾和斗争。简单来说,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就是霸权与反霸权之争,就是扼杀与反扼杀之争,就是打压与追求独立发展之争。
第二,美国从来不是全世界自由、民主的“灯塔”,更不是所谓的“山巅之国”,美国是一个自私自利、虚伪、双标的帝国主义国家。当今世界,美国穷兵黩武,是全世界和平与安全面临的最大的不稳定因素;美国金融业无序扩张,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周期性爆发,是全世界经济稳定与繁荣面临的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第三,今天的美国,早已经背离其国父建国时的初衷,从一个所谓的自由、民主国家,异化为一个“寡头当道”的国家。在政治上,由于民主原教旨主义盛行,最终导致利益集团横行,绑架了美国的政治决策和政治进程,美国政治制度的道德感和优越性正在不断丧失;在经济上,由于市场原教旨主义盛行,导致赢者通吃,美国阶级矛盾、种族矛盾不断激化,美国经济的公平性、普惠性不断丧失。
第四,从全世界范围看,美国是一个邪恶的帝国。从建国之初,美国屠杀印第安人和奴役黑人,再到历史上各种排华、排外运动,再到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发动无数的战争、挑起无数的冲突、发动政变、搞和平演变、搞颜色革命,是全世界的动乱之源。仅在中东地区,美国长期偏袒以色列,打压阿拉伯国家,并在部分阿拉伯国家扶植反动势力压迫阿拉伯国家的人民,给中东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几十年来,由于美国的战争、侵略和国家恐怖行为,导致数十万阿拉伯民众丧生,上千万阿拉伯民众流离失所,美国对中东阿拉伯国家、对穆斯林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第五,中国是一个拥有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近代中国遭受了西方列强的疯狂掠夺和残忍迫害,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正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今天的中国,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正无比接近实现“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伟大目标。
第六,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核心,本质上与意识形态无关,而是一个伟大的文明古国,如何从近现代落后挨打的局面中再次实现崛起和腾飞的过程,也是坚持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不断追求“民族独立、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不断实现现代化的过程。
第七,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打破了美国和西方国家对于现代化道路和模式的垄断,提供了一个更适合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选择。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在经济理论和实践上,打破了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迷思,证明市场和计划都只是一种资源配置手段和方式,关键是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与此同时,中国在政治理论和实践上,打破了民主原教主义的迷思,证明西方式自由民主和中国的治理体系,都只是一种治理方式和治理手段,关键是要让发展的过程和结果体现公平、包容、普惠,也就是要实现全民族、全社会的共同富裕。
第八,美国和西方国家是当今世界的“少数派”。中国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矛盾,并非中国与全世界的矛盾,美国和西方国家无论是从国家数量和人口规模上来说,都是这个世界的少数派,未来它们甚至还会在经济规模上成为少数派。美国和西方国家代表不了国际社会,更代表不了全世界。中国与美国和西方这些国际社会“少数派”的矛盾,是中国维护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不得不与美国和西方进行的长期斗争。
第九,中国和美国在国际上的较量,不是意识形态的较量,也不是传统上大国之间势力范围的较量,而是现代化模式和道路有效性、科学性的较量。长期以来,美国不断输出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违背了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权利。更重要的是,从全世界范围看,美国强推的民主原教旨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效果很不好,大量发展中国家盲目西化、盲目美国化,最终导致国家内耗不止,贪污腐败盛行,国家现代化过程举步维艰,长期成为美国军事霸权和金融霸权体系下的附庸物。
第十,中国和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最终不仅将决定全世界现代化的道路和模式选择,也将决定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国际体系的本质特征。从现代化模式之争看,美国要的就是全世界其他国家不管、不顾本国的国情,盲目照抄照搬美国式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丝毫不顾及“美国模式”给其他国家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而中国并不谋求输出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中国强调的是一套发展哲学和发展理念,其核心就是每个国家都有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权利,任何一种政治和经济制度,都需要坚持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每个国家的人民对于本国的制度和模式到底好不好,最有发言权。
从国际体系来看,中国强调各国一律平等,共同发展,本质就是在国内构建“本国、本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基础上,在全世界范围内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美国要的则是继续维护其自身的霸权,对其他国家进行操纵、控制、奴役和剥削。
中美之间的“叙事之争”,涉及到方方面面,既有道路与模式的宏大争论,也有在一时一地、具体问题上的争论,这也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
由于美国和西方至今仍掌控着国际话语权,中国要突破美国和西方制造的各种话语陷阱、思维陷阱和逻辑陷阱,是非常不容易的,但至少我们要从此时此刻开始,拥有一个宏观、系统的思维,要真正做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能够时刻对美国和西方的“叙事”保持警惕,进行批判性思考,而不是被他们带了节奏。
当然,我们在看清美国作为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本质的同时,也不能陷入到逢美必反、逢西方必反的陷阱中去。我们要实事求是地看待美国和西方在世界进入现代社会的过程中,积累的有益理论、思想、经验和实践,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们一方面要强调自主探索,为中国、为世界找到一条科学的现代化道路,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坚持“摸着美国过河”、“摸着西方过河”,继续从美国和西方的成败得失中汲取中国发展的灵感。
改革开放42年,我们有意淡化了意识形态之争,有意淡化了有关阶级斗争和阶级矛盾的表述,这对于国内不争论、一心一意谋发展,非常重要。但随着中国崛起与美国和西方形成对撞和冲突,中国革命和建设过程中创建和积累的一些经典的认识论和方法论,有必要再认识、再思考。这对于我们打破美国的话语陷阱、思维陷阱、逻辑陷阱,对我们谋求构建“中国叙事”,都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