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再给自己一个不否定自己的理由

2015年02月12日 网事日志 ⁄ 共 132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30 views 次
39.6K

  昨晚加班鏖战后,今天上午又是如常的平静。同事不经意地看着衡水日报,念到关于我们这里的一则新闻,让我神经一震。这不就是我的那篇稿子么?我拿过来仔细一看,标题内容,完全一样。署名当然不是我,因为我不知道这事。
  
  生气?还真说不上生气,如果是我自己写的杂文、散文之类的文章被人剽窃,我还真要去找他说道说道。可是这种官样文章,我不仅不生气,而且还有些高兴,因为这样的文章上报纸着实不易。为啥?还不是因为名气和地位!细细道来吧。
  
  这个关于“对标”的稿子,是某天晚上加班的产物,到11点吧,写的很顺利,2小时完成,之前还跟两个哥们出去喝了顿酒,完全没有影响稿子质量,写完后交到主任手里,然后被告知这个任务由别的科室的同事去做,让我搞好配合,然后他们就把稿子拷贝了去,然后时隔多日,这篇稿子出现在了报纸上。
  
  事情的大概经过就是这样。
  
  我做两个假设:
  
  第一,这个稿子如果始终是由我来负责,那么交到领导那里以后肯定会提出各种修改意见,经过N天艰苦卓绝的挣扎以后,最终以稿子被改的体无完肤收工,然后上报,或者登报,一切貌似都与我无关了,因为里面几乎找不到我的文字和想法,我只是这个过程中一个做无用功的无名小卒。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自己的文字被大段大段、毫无修改的刊印到衡水这一级党报的头版……
  
  第二,如果这个稿子由我直接给报纸上署名的那个通讯员,他肯定也不会用,用的话也会给我改的体无完肤,不为别的,就因为我人微言轻、无官无职,小兵一个,感觉我这个人写的东西就不配上报纸。然而,这篇稿子倒了一次手,那个发稿的通讯员是从某主任领导的手中接过去的,而主任领导感觉因为是倒手的稿子,也没有给我修改,报上去以后也没人关心到底是谁写的。所以,就像我之前在上篇感慨中说的一样,稿子还是那篇稿子,只不过由“科员”级标榜到了“主任”级,待遇和受到的目光也就不同了,所以,就发表了。上篇感慨中的小故事其实不是发生在我身上,可没想到,类似的事情,这么快就来了。
  
  好了,假设毕竟是假设,还是面对现实吧:
  
  现实就是,我确实有些生气,毕竟自己的心血被别人剽窃,那是相当的不爽。但是,我更高兴,因为凭我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做到在党报发表官样文章,根本不可能,因为前面挡着好多领导,轮都轮不到我。也许别人会说我的水平低,达不到那个水平,看过我这两篇感慨,你难道还认为这样的官样文章的好与坏,真跟水平有关系么?同样一篇稿子,只要不是写的很不入流,好坏只在于它贴的标签,标签上的“官”贴的越大,稿子的水平就越高,就越有可能出现在更加高级的报刊上。这就是官场,这就是政治,这就是御用文人悲哀的根源!写自己的文字,署别人的名字,也可以让自己的文字见到天日,是的,但是御用文人如此之多,等级如此森严,我们连给别人署名,替别人作文章的资格都没有,岂不悲哉?所以,鉴于这种情况,我的文字竟能上头版,我不但不生气,反而十分高兴。至少,这证明了我的“标签”理论是对的,证明了我的水平不比那些堂而皇之的领导们差,证明了我所欠缺的只是一个平台。这又一次坚定了我不否定自己的理由和不崇拜别人的理由。还是自创的那句名言——“我真真的相信,是金子,总有一天闪瞎你们的狗眼!”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