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运动带来涣散与无序我们需要的就是消灭资本主义!

  • A+
所属分类:网事日志

12月10日《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看涣散的法国,中国人应思考什么》(以下简称《思考》)的时评,读了以后简直不敢相信竟然是《人民日报》主办的报刊发表的时评:通篇文章只讲表明现象,不提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不讲阶级斗争,哪里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纪念活动过去不久,作为《人民日报》系统的报刊,早把《共产党宣言》丢到九霄云外。

 

法国黄背心运动带来涣散与无序我们需要的就是消灭资本主义!

 

《思考》说:“……‘黄背心’运动……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说,……是一个无法统一一致向前进的国家危机。他其实切中了法国问题的要害。”“黄背心”运动本身就是法国社会分裂的表现,是资本主义社会分裂的表现,这还用“部长大人”说嘛?而且还“切中了法国问题的要害”?《思考》接着说:“抗议者们要求保留穷人的福利、减少贫富差距等,停滞的欧洲经济拿不出更多资源做出对问题的真正改善,只能拆东墙补西墙……”这才涉及到“黄背心”运动的一点表面现象。“贫富差距”、经济停滞等,是资本主义制度发展到今天的必然结果。“黄背心”运动的本质是反对资本主义制度,不过只是一种朦胧的表现,没有达到《共产党宣言》明确提出消灭私有制的高度。

 

《思考》说:“马克龙年轻气盛,雄心勃勃,别的领导人改而不成功的、半途而废的改革,他一咬牙一跺脚就改了,……结果增加燃油税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被骂成‘富人总统’……”。按照这种说法,当前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是马克龙“年轻气盛”造成的。还说什么:“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竞争形势捉摸不定的时代”等等。如果法国的“黄背心”运动是或者主要是因为“马克龙年轻气盛”的个人原因造成的,那还有什么社会科学?如果社会“充满不确定性”、是“捉摸不定的时代”,那社会学还能够成为科学?

 

早在150年前,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指出:

 

“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不能再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相反,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关系所不能适应的地步,它已经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而它一着手克服这种障碍,就使整个资产阶级社会陷入混乱”。(《马恩选集》第一卷第257页)

 

马克龙或者是特朗普作为资产阶级的总统,迟早总是会要“着手克服这种障碍”;“黄背心”运动“确定”会以这种或者那种形式爆发。这就是科学的社会学,这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性。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性就在于它的阶级分析。在阶级社会不讲阶级分析,不可能符合实际。不管你讲“马克龙年轻气盛”也罢,讲特朗普老奸巨猾也罢,有符合实际的一面,但是,不是本质。说马克龙是“富人总统”也只说到现象,没有说到本质。他们都是资产阶级的总统,而且是帝国主义时代的资产阶级总统,这才是本质。离开这个本质,讲什么“黄背心”运动之类的社会现象、问题,就根本就不会有科学的社会学。

 

《思考》一文的中心还在于“教育”中国人,在于告诫“中国人应思考什么”。文章说:“中西方目前谁的社会治理状态更具有稳定性,更有助于应对社会发展进程中绕不开的那些问题和挑战呢?”

 

中西方社会发展进程中有共同的“绕不开的那些问题和挑战”?中西方社会“谁的社会治理状态更具有稳定性”?

 

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没有共同的问题和挑战!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稳定性根本就不可比较!

 

毛泽东时期的社会主义社会,由于公有制生产关系适应和促进生产力发展,经济高速增长,人民生活蒸蒸日上,广大劳动群众没有失业的威胁、生老病死有依靠;没有老板和打工仔、没有阶级分化;人们的收入差距很小;国家既无内债,业务外债。资产阶级只能指责我国人民生活水平底下,人们的着装单一;社会上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人们不会“吃喝玩乐”,不会倒买倒卖股票、债券,说劳动群众努力干活、学习,像一群“工蚁”;国家“封闭”等等。

 

法国黄背心运动带来涣散与无序我们需要的就是消灭资本主义!

 

帝国主义还不断地“测试”我国的“稳定性”:新中国刚刚建立,百废待兴,美帝国主义就纠集十几个国家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入侵朝鲜,进逼鸭绿江,迫使我国不得不应战。人民群众踊跃捐献,支援前线,结果我们的志愿军用落后的装备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美帝;“三年困难时期”,蒋介石反革命集团跃跃欲试,要乘机反攻大陆,结果是失败而归;苏修集团曾要用“外科手术”“修理”我们,结果在珍宝岛也是丢盔卸甲。历史证明,新生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极强的稳定性和凝聚力,根本就不会出现“黄背心”之类的运动,也没有“占领华尔街”的示威,有的是毛泽东领导向共产主义前进的群众运动!

 

《思考》说:“世界上的实际情形是,凝聚力是当代更稀缺也更难打造的政治资源。”不!“凝聚力”不难打造!只要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就会有坚强的凝聚力;继续搞资本主义,即使把马克龙赶下台,换一个李克龙当总统仍旧不会有凝聚力。

 

《思考》还警告说:“但是如果社会真乱了,对老百姓的损害是一样的。”不对!社会乱了,看是向什么方向乱: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方向乱,损害的只是资产阶级,对广大劳动群众不仅没有损害,而是解放,从雇佣奴隶的地位中解放出来!丢掉的是枷锁,获得的是整个世界!

 

法国黄背心运动带来涣散与无序我们需要的就是消灭资本主义!

 

中国人应思考什么?

 

应该思考“黄背心”运动的根源是资本主义制度;应该思考只有把“黄背心”运动的目标,上升到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能够根本上消灭阶级对立,而不是像《思考》作者所想要达到的抹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界限、抹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让老百姓永远充当资本家的雇佣奴隶。我们千万不要相信作者为资产阶级所做的宣传,让我们背离《共产党宣言》所指引的康庄大道!(作者:迎春;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