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拼音向文盲低头之“由于读错的人较多,现在这些字已更改拼音”乱套了吧?

2019年02月19日 网事日志 ⁄ 共 214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03 views 次
39.6K

说正事前,先给大家介绍一段传统相声《白字先生》:

甲: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乙:介绍介绍。

甲:这个不是普通的演员。

乙:啊?

甲:是我们相声界的一个新秀。

乙:嗯。

甲:赵保乐赵先生。

乙:不敢当。我是小学生,我还要好好努力。

甲:……呵,谦孙。〔停顿〕为什么相声说得这么好?

乙:为什么?

甲:你对艺术有追求。

乙:我喜欢这个行业。

甲:你对艺术的追求,可以说是一丝不句。

乙:嗯?

甲:哦,对不起,错了,错了。您是一丝不挂。

乙:不……我什么都不穿啦我?怎么说话的是?

甲:那是……

乙:到这儿你得说“苟”。

甲:……呵,我哪能这样称呼你?

乙:称呼我干嘛呀?就得说“苟”!

甲:那你爱听吗?

乙:当然爱听了。

甲:呵呵,狗先生。

乙:什么叫狗先生啊?

甲:那也不能叫你先生狗。您怎么说的……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那这句话怎么说合适?

乙:一丝不句,不对;一丝不挂,也不对。这个成语叫一丝不苟。

甲:反正,反正我要向您学习。

乙:别客气。

甲:学习您待人接吻。

乙:不敢!!我吻谁,谁揍我!

甲:就是你会说……

乙:待人接物!

甲:反正我要拜您为师。

乙:你太客气了。

甲:收我这么一个学生。

乙:不敢当。

甲:我有点儿毛遂自存啦!

乙:毛……毛遂自荐。

甲:那我要见一见啦!

乙:你现在就够贱的了!

甲:我要把您请到我的家里去。

乙:哦。

甲:我向您求教吗?

乙:别客气。

甲:我好好地招待招待你,我给你准备一点儿……加啡。

乙:加啡呀?

甲:啊,巴西加啡。

乙:咖啡!

甲:咱们吃点儿水果好不好?

乙:好,喜欢吃水果。

甲:吃一点沙田轴子。

乙:咬不动。

甲:来点儿糖炒票子。

乙:糖炒栗子!

甲:您要是不愿意到我家,我到您府上登门求教。

乙:欢迎您去!

甲:哈哈哈哈,不知道您住在哪个别野啊?

乙:别野啊?!

甲:中国有一位大作家。

乙:嗯。

甲:曹藕。〔停顿〕写得好。

乙:你……上菜市场找去。

甲:卖菜去啦?

乙:什么卖菜去了?那叫曹禺。

甲:哦,对对对。有这么一位大作家。

乙:有,有。

甲:咱们在一起研究研究我国的电影电视剧好不好?

乙:喜欢电视?

甲:哎呀,喜欢看。最近不行,最近电视剧不太喜欢,以前有几部反映我们知识青年的,印象特别深。

乙:哪部?

甲:就那个,差它岁月。

乙:胆儿真大,四个字儿能错俩。哎哟,您年轻的时候上过学吗?上学你都学什么了?您不努力学习,这么大了,站在这儿满嘴白字,大伙儿都笑话你。

甲:谁有白字儿啊?

乙:你啊!

甲:堂堂的师胜杰,我能说出白字儿来,真是莫名其抄!

乙:莫名其抄?那叫莫名其妙。

甲:你在故意找我的破腚!

乙:破啊……破绽!

甲:你不要把我看得很幼雅。

乙:那叫幼稚!

甲:我每句话都经过深思热虑。

乙:熟虑!

甲:不热能熟吗?

乙:这哪儿来的这个?

甲:您不要同吓(音:下)我。

乙:恫吓(音:洞褐)!

甲:你瞧你威风禀禀。

乙:这叫禀禀啊?

甲:手舞足踏。

乙:这这……

甲:真是吹毛求屁!

乙:像话吗?!

很多人估计都听过这段相声,大家都知道这段相声是用来讽刺白话先生的。以前,白话先生都是我们讽刺嘲笑的对象,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白话先生可以理直气壮的嘲笑讽刺我们了!因为现在的教材字典都向白话先生低头了,原本白话先生读错的字,现在都变成正确的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上学时,我们熟悉的很多诗词,比如“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衰在诗中,原本是读cuī,但是,由于读错的人比较多,为了这些读错的白字先生,现在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改成了衰(shuāi)。

比如“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斜在诗中,原本读xiá,但是,由于读错的人比较多,为了这些读错的白字先生,现在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改成了斜(xié)。

再比如“一骑(qí)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骑在诗中,原本读jì,但是,由于读错的人比较多,为了这些读错的白字先生,现在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改成了骑(qí)。

拼音这么一改,其实意思也跟着完全变了,比如原本“一骑(jì)”指的是唐代一位骑马的快递员,改成一骑(qí)红尘妃子笑后,我们不禁要问:一是谁?红尘又是谁?一为什么要骑红尘?妃子为什么看到一骑着红尘就笑?

除了诗词里修改拼音,网友查字典发现,还有很多字的拼音修改了:比如“说客”的“说”原来读“shuì”,但现在规定读“shuō”;“确凿”的“凿”原来读“zuò”,但现在规定读“záo”;“荨麻疹”的“荨”原来读“qián”,但现在规定读“xún”。还有很多字,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这些拼音为什么要修改呢?有些专家说,语言是社会交流的工具,为了适应大众的需要,读错的人多了,就把错的改成对的了。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于是便有了路。我想说:读音本是错的,读错的文盲多了,于是便成了对的。

这个逻辑,我实在不敢苟同!比如社会上嫖娼的色狼多了,为了适应大众的需要,难道要卖淫嫖娼合法化吗?比如说娱乐圈里吸毒的明星多了,为了适应大众的需要,难道要毒品合法化吗?社会上这么多诈骗犯,难道要诈骗合法化吗?难道再过几年,红色通缉犯施建祥,要荣归故里吗?读错字的文盲多了,错的字,就变成了对的字,这不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吗?如果大学里的公知教授多了,是不是还要把公知教授树立成大学里的正能量???

拼音修改,大学校长应该最高兴吧: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读错鸿鹄之志了,哪里读错就改哪里!!!(作者:熊老六;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