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2019年乌克兰总统大选貌美如花的女政客强势崛起!

2019年03月27日 网事日志 ⁄ 共 419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46 views 次
39.6K

今年的大事连连。话说,2019年乌克兰总统大选开锣在即,时间定了,就在这几天。民调呀、大选的走向以及最新消息陆续爆出。这里有个分析,是关于2019乌克兰大选政坛美女的,有意思:

3月31日乌克兰将举行总统大选,目前候选人共有39人,可以看出乌克兰民主到了何种程度?39人背后至少有39个政党正在混战,而39个政党背后的操纵者却还是那几个寡头。

指望通过大选,指望波罗申科下台,指望一个新的总统就能让乌克兰人民和国家摆脱悲惨命运,那只是政客们在选前画下的一个个大饼,就像波罗申科在2014年基辅街头许下的种种美好承诺一样。

五年过去了,乌克兰民众沦落到连冬生活燃料都要靠联合国呼吁救援的地步,而波罗申科的巧克力帝国财富则连年翻番,他旗下的九十几家公司才是心血所在,国家?很重要吗?跟民主相比算得了什么?

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波罗申科毫无办法,干脆撒手不管,仿佛那是美国和欧洲的事,大选临近了,波罗申科突然想起要为克里米亚拼上老命。

昨天他在脸书上说:总统大选结束后,我们将采取所有手段收回克里米亚,乌克兰永远不会跟人做任何交易,不会做私下协商!

听上去强硬之极,暗示了两层意思:

一,选我才能夺回克里米亚。我才是最爱国的,不要管我之前为什么束手无策,接下来四年我会有办法的。

二,其它候选人跟俄罗斯这个魔鬼有交易,有私下协商,不要选他们。

乌克兰”民主“转型以来,每隔四年人民才会被想起,个个候选人声嘶力竭说要为他们服务。选完之后,哪一个还记得人民?从尤先科到波罗申科都犹如政治娼妓一般,为美国提供各种全方位服务。

目前,39位候选人中,最有希望赢得大选的有三位:

”祖国党“的老玉女季莫申科,喜剧天王泽连斯基,现任总统波罗申科。

3月5日民调显示,泽连斯基支持率达到25.1%,超过了之前领先的季莫申科,她和波罗申科都在16%左右。

这三个人,有两位自己就是寡头,季莫申科是天然气起家,波罗申科是食品业发迹。

泽连斯基作为一位家喻户晓的综艺节目红人,相对干净,因为他没有在乌克兰的政治泥潭里打过滚,肮脏事没那么多。

在乌克兰这种政治环境下,泽连斯基真的是政治素人吗?他仍然摆脱不了寡头的影响,否则,25.1%民调优势也不会出现。

”民主“选举打的就是舆论战,如果实力再强点还有”街头战“,而这一切如果没有强大的金主在背后支持,根本不可能实现。

民调仅供参考,真正决心要圆总统梦的是季莫申科,而且她一定要掀翻波罗申科。

尤利娅·季莫申科,被称为”天然气公主“的女寡头,是两次“橙色革命”中最耀眼的政治明星。

1960年出生在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乡间,自幼丧父(一说是她三岁父母离异),与母亲相依为命,身世至今众说纷纭。有人说她姓捷列金娜,有人说她姓格里吉扬,但这些都不是典型的乌克兰姓氏,她很可能是立陶宛人。

1979年她考进入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国立大学经济系,这一年,19岁的大一女生尤莉娅接到了一个打错的电话,改变了一生命运,打来电话的是当地市政局领导人根季纳.季莫申科的18岁儿子亚历山大.季莫申科,阴差阳错的约会让他们彼此喜欢,并在第二年结婚,生下了一个女儿。

1984年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列宁机械厂当一名普通的经济师,1988年,随着苏联经济改革浪潮推动,乌克兰出现了一些新行业,尤利娅和亚历山大两口子从事录像带租赁业务,主要是西方影片,当时还受到了一定的管制,而她的公公根纳季恰好是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区市政局文化部门领导,两口子得到了别人难以申请到的许可证,发了笔小财。

1989年,夫妇二人创建了Terminal青年中心,季莫申科担任经理,该青年中心由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共青团委员会领导,团委第一书记季吉普科与她相识,两人合作分享舞厅,游乐场的经济利益。

1990年,她的公公根纳季升为区长,一边管理党政事务,一边经营自家影视业,生意更上一层楼,季莫申科由于做事干练,又是经济专业出身,成了公公的主要助手,很快,根纳季业务扩张到了能源领域。

1991年,季莫申科执掌家族生意,独挡一面,成立了”乌克兰汽油公司”,任总经理,1995年公司改组为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垄断了乌克兰各地天然气供应,财富滚滚而来,”天然气公主”就是这时开始叫响的,丈夫亚历山大退居幕后,全力辅佐妻子。

媒体总是将她形容成商业天才,人中龙凤,但天然气是个特殊的暴利行业,凭什么由她来做?因为她有个贵人叫拉扎连科。

1992年,拉扎连科被克拉夫丘克总统任命为驻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州总统代表,结识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季莫申科,两人一拍即合,相当投缘,很快结成了利益共同体。

1995年,季莫申科之所以将公司改组为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就是因为拉扎连科当上了乌克兰能源部长,并且在他的授意下成立了这家特权公司,拉扎连科将大型天然气进口合同都交给了她,然后她将钱以回扣形式汇入拉扎连科的瑞士帐户。

1996年拉扎连科当上总理,直接提拔季莫申科担任副总理,两人从商业搭档变成了政治搭档,这样季莫申科既是高官,又是老板,成了不折不扣的典型乌克兰寡头。

拉扎连科与季莫申科的绯闻四起,但这并不重要,关键他们所赚取的每一分钱都是从乌克兰人民的口袋中顺走的。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低价进,高价卖,赚得钵满盆满,而国家得不到什么钱。

好景不长,以最难看吃相偷窃国家财产的拉扎连科引起了其它寡头们的共愤,连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声称不再与他打交道。

1997年6月拉扎连科被解职,拉扎连科转战议会,专门反对总统库奇马,季莫申科担任拉扎连科党派的第一副主席。

1998年,乌检察机关以滥用职权、非法开设海外账户和贪污等罪名对拉扎连科提出诉讼,拉扎连科逃往美国粑粑怀中,结果粑粑将他所有非法所入,豪宅没收,还判他坐牢9年。

1999年9月,季莫申科成立了祖国党,12月,季莫申科重新选择了一位政治盟友尤先科,尤先科担任总理后,季莫申科又成为了主管燃料和能源的副总理。金童女玉联手迎敌,被称为”政治情侣“。

2001年1月,季莫申科因涉嫌腐败被总统库奇马解除职务,2月13日,总检察长指控季莫申科非法走私俄罗斯天然气和偷逃税款,季莫申科全家被送进了监狱,关了42天。

3月27日,在政治盟友运作(撒钱)下,基辅佩切尔斯基地方法院撤销了逮捕令,无罪释放。

4月26日,最高拉达通过对尤先科内阁不信任案,尤先科辞职,季莫申科与尤先科从此双剑合璧,猛攻库奇马。共同发起反对库奇马和他的寡头女婿平丘克的“起来,乌克兰!”运动。

2004“橙色革命”期间,这对政坛神雕侠侣在美国人帮助下,瘫痪了乌克兰街头,成功赶下已当选总统的亚努科维奇。

尤先科当上总统后,根据事前协议,提名季莫申科担任总理,第二年,季莫申科与尤先科的嫡系寡头波罗申科闹翻,双双被解职。

2007年季莫申科重回总理宝座。2010年2月,季莫申科孤注一掷,参加总统选举,输给了获得东部寡头力挺的亚努科维奇,季莫申科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当年舞厅小伙伴,上文提到的团委书记季吉普科也参加了选举,第一轮失利后,将票投给亚努科维奇以确保个人利益。

大多数寡头都希望这位企图全面控制能源行业的女寡头受到重击。2011年6月24日,季莫申科又被检察院指控滥用职权,给乌克兰经济和国家安全造成了重大损失,8月5日被逮捕。

亚努科维奇终于报了一箭之仇,能源寡头们也是暗中欢喜,但美国、欧盟国家领导人声称审判是出于政治动机,对被视为亲俄势力代表的亚努科维奇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释放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称乌克兰司法独立,拒绝干涉法院释放季莫申科。

2014年,颜色革命再次爆发,季莫申科才被乌克兰临时政府释放出狱,并接受德国总理默克尔邀请前往柏林治病,虽然有西方支持,但在接下来的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中,季莫申科及祖国党表现令人失望,左右逢源的波罗申科赢得了一切。

季莫申科从来没放弃对总统宝座觊觎之心,波罗申科执政期间,她继续发起挑战,要求得到总理职务,回到乌克兰政治最高层,被波罗申科拒绝。

对于普京来说,季莫申科是一位非常微妙的女人,无论是她的官方职务,还是私人企业,都离不开天然气进口业务。

她在担任总理期间与普京的关系并不差,但她又经常咒骂普京,视俄罗斯为敌人。正是她与普京签署了那份成为她被捕主要罪名的出卖国家利益的“不公平”天然气合同,才导致乌克兰拒绝向俄罗斯支付能源款项,大毛二毛矛盾爆发。

波罗申科在美国授意下,同意让白宫代理人亚采纽克出任总理。同时,亚采纽克也是季莫申科祖国党的成员,在季莫申科坐牢期间,是她的代言人,波罗申科想以此得到某种平衡。既满足美国指令,又避免过度激怒季莫申科。

但亚采纽克作为美国代理人,一出任总理,推行的政策与波罗申科便发生了冲突,美国为了避免乌克兰出现令它不利的政治危机,站在波罗申科一边,放弃了这枚棋子。

亚采纽克在2014后退出了祖国党,脱离季莫申科,自立门户组织了“人民阵线”。2016年2月,季莫申科率祖国党在内的多个政党发起针对亚采纽克的不信任投票,迫使亚采纽克在4月10日辞去总理职务。

波罗申科还是没有满足季莫申科接任总理的愿意,而是选择了年轻的副总理格罗伊斯曼。

季莫申科对波罗申科可谓恨到牙痒,她决不会甘心退出乌克兰政治舞台,2014年出狱不久,就曾扬言要再次发动“橙色革命”,报复波罗申科,由于得不到美国的支持,她想让乌克兰再次瘫痪的计划最终没能实施。

2017年10月24日,她发誓要剁掉波罗申科腐败的双手。

2018年8月14日她爆料,波罗申科团伙为了钱,把火箭发动机卖给了朝鲜制造洲际导弹。

上个月26日季莫申科宣布启动对总统波罗申科的弹劾程序,指控总统犯有叛国罪,她手里握有的材料可以证明: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第一副秘书格拉德科夫斯基之子伊戈尔和他商业伙伴茹科夫及罗戈扎2016年起从俄罗斯走私军火,甚至把乌克兰军队仓库里的军火运出,再加价达300%,再卖给国防单位,至少获利900万美元以上,而波罗申科是幕后主使人。

波罗申科辩称这是政治诬陷,他是两袖清风,一心为国的好总统,而季莫申科是克里姆林宫的代理人。

本月大选,已经不再年轻的季莫申科势必卷土重来,她只要上台,保证让波罗申科把牢底坐穿,两位寡头势必有一场火并。

这样一个工业基础雄厚,农业发达的国家,被寡头们折腾到今天的地步,吃了美国推销的”民主“良药到底效果如何?两场”颜色革命“和一个四分五裂民生困顿的国家。

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作者:后沙;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