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关于慰安妇的不实报道新京报记者李一凡拒绝道歉死磕汹涌民意!

2019年03月27日 网事日志 ⁄ 共 198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35 views 次
39.6K

目前,新京报记者李一凡人肉搜索被网友噌上了,什么微博、筒历、微信、邮箱统统无一幸免。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原因是他报道捏造的慰安妇新闻造了假。即便这样,又如何,那可是职业操守问题呀。请看这一篇文章,入木三分的分析透了李一凡为什么拒绝道歉:3月18日,网友湖南-清泉质疑新京报记者李一凡采访慰安妇老人答应不会泄露名字,然后却在报道里把照片和真实名字都泄露了,更让人气愤的是在新闻报道里编造老人的谣言!新京报,拖着迟迟不肯回应!一直到3月19日下午,新京报才出来回应。给大家划一下新京报回应的重点:

1.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表明了身份,并获得当事人及其家属的同意,可以对其本人录音录像拍照。经核查,记者的采访内容有录音、影像存证,部分内容依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内容,不存在“@湖南-清泉”微博中所称的“违背新闻报道真实性第一的原则”问题。

熊评:大家应该都记得,每次涉及警察的热点事件时,总会有公知或者公知粉跳出来要求警察亮明警察证、执法证。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新京报说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表面了身份,那就麻烦新京报亮一下记者李一凡的记者证吧!很多网友在记者网上为什么查询不到李一凡的记者证?难道新京报是无证记者在采访?

还有一个问题:每次社会热点问题,公知和公知粉都跳出来要求必须要公布完整视频,甚者还有公知要求公布带声音的完整监控视频。既然这次新京报说自己有录音和影像存证,那就公布完整录音和视频吧!

2.针对“@湖南-清泉”微博中反映的对“慰安妇”幸存者实名曝光的问题,新京报记者再次对四名幸存者家属进行回访。对方均表示:报道中可使用幸存者真实姓名。

3.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媒体,我们愿意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批评与指正。但是,对于现实中针对新京报社的不实指控甚至是造谣,新京报社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熊评:新京报的回应,可见十分傲慢,不但拒不道歉,而且,尤其是第三条的回应,具有非常强烈的威胁意味!!!

昨天晚上,当事人的家属之一,对于新京报的回应,进行了正面回应!网友贺公子05回应称:

我叫贺x保 是受害者凌x贞的孙子 2019年3月19日上午十一点多有一位关于自称 @新京报 记者来电询问(186****8263 )关于我奶奶凌x贞的事情 问及在他离开我家后,陈栋梁先生 @湖南-清泉 是否来过我家,还有问及我奶奶姓名是否公开,当时陈栋梁带领新京报记者李一凡来我家之前就电话和我姑妈贺x华沟通 说明来意,新京报记者要对我奶奶进行一个报道,表示关心,要呼吁社会各界来关心我奶奶,并且说新京报承诺,不对会我奶奶的姓名和地址进行公开,如果有人要关心我奶奶就会通过他们新京报来联络。陈栋梁先生已经李一凡记者沟通口头保证不公开我奶奶的姓名和地址。 我当时一头雾水,他问及是否愿意公开我奶奶的姓名,我当时因为在做饭给奶奶吃,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随口应付了几句,好像记得问名字什么公不公开的事情,还问起我姨奶奶凌x英的事情,说实话我都没跟我姨奶奶见过面,没多少来往,只有我姑妈贺x华经常和她有来往,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午饭后我给姑妈贺x华打电话询问,姑妈贺x华说昨天她已经书面委托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  @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 和陈栋梁先生  @湖南-清泉 代替我奶奶和我们家属对新京报捏造事实的报道 进行交涉和抗议的一切事宜。

今天下午看到新京报说我同意奶奶把真实姓名公开,这是不符合我本人意愿,也不符合我奶奶以及我家所有长辈意愿的。我是受了新京报这位打电话人的误导,突然之间接到这个电话,根本就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对此,我本人和我家长辈,表示对@新京报 这样做法最强烈的抗议!

熊评:当事人家属的回应说的很清楚,新京报记者李一凡承诺,不对会慰安妇受害老人的姓名和地址进行公开,如果有人要关心老人可以通过他们新京报来联络。但是,没有记者证的新京报记者李一凡,一回头就把自己的承诺当屁放了,在微博、微信、头条多个新京报的媒体平台上,公布了慰安妇受害老人的姓名和地址。

除了老人家属回应之外,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和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湖南平江汨罗调研小组,也发表声援称:

网友大家的螺丝钉,自称是李一凡的朋友,出来洗地说:大家好,我是李一凡的朋友,在他遭受网络暴力的时候,身边人更应该为他说点什么。记者去辩污,本身就是一种耻辱。二十二的纪录片里,每个人都是实名出镜,各位骂李一凡的网友还掏了钱去看。新京报没让你们掏一分钱,为什么就双标了?

李一凡转发大家的螺丝钉微博称:录音等材料,是自我保护最后一道防线。 被单方说法指控后,遭遇网络暴力。 感谢 @大家的螺丝钉 给我勇气。 事发后,首次发声, 嗯,我是李一凡。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觉得:一边是慰安妇受害老人等弱势群体,一边是高高在上掌握话语权的新京报以及背后的公知群体,看来,一场恶战不可避免!!!(作者:熊老六;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