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事日志 > 正文

张扣扣案二审宣判什么时候被执行死刑之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悲剧!

2019年04月14日 网事日志 ⁄ 共 204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47 views 次
39.6K

  官方最新消息:张扣扣案二审宣判,结果出乎意料。网友进而关心会改判吗?估计有点悬,即便要求庭审直播或判决书有317处笔误等都成为过去。那么,张扣扣什么时候被执行死刑,目前仍没有说法。而重温案件的始终、社会原因背景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悲剧,很有必要再看看师伟写的下面这个文章:张扣扣二审维持原判。发个旧文——可以一字不改重发!

张扣扣的一审判决出来了——

虽然张扣扣要上诉,但改判的机会微乎其微,因为他的行为过于恶劣,只是在恶媒讼棍鼓噪下才成为问题,否则哪里会花了这么久才一审判决。

对这个结果最满意的大概是于欢,就是山东聊城案导致一死三伤的凶手——

于欢案子的起因是其家族和当地放高利贷的黑吃黑(把这个案子叫什么辱母案的统统没文化、不解释),于家赖账不还导致对方雇人来纠缠收账,于欢趁警察到来后对方疏于防范、暴起捅人杀伤四人、其中一人伤重死在医院。一审判决无期已经是偏轻了,二审在恶媒讼棍的煽动下改判五年简直是胡来!于欢案被轻判和聂树斌案翻案一样,都是这几年法律党的胜利、法律被玩弄侮辱。令人叹息!

对于欢案不了解的读者可以看这篇文章http://t.cn/EAFaafT——这是微博版本的,微信的因为公众号被删而消失了。

显然于欢有一个顾虑,他出狱之时被他杀伤的四人的家属可能前来报复,类似张扣扣杀人,如果张扣扣免死,那他于欢也危险喽!现在张扣扣判了死刑,于欢当然会欣慰一些!

法律啊,你有时是个橡皮泥!

张扣扣的案子其实也不复杂,又是被恶媒讼棍乱带节奏才复杂的。

事情是这样的:2018215号,张扣扣杀死同村三人并烧毁受害者的汽车。两天后张扣扣落网。与此有关的是1996年张扣扣母亲因邻里纠纷被打伤至死,事件导火线是张扣扣母亲先骂人、先打人,法院已经做出相应的判决。

为此我写过三篇文章,对此事前因后果不了解的朋友不妨一读(百度一下会有)——

1、师伟:一论张某某杀人事件

2、师伟:二论张某某杀人事件

3、师伟:三论张某某杀人事件

站在张扣扣的角度,他是很不幸的——由于他母亲当年的跋扈、由于他将自己的生活失意迁怒于被害者一家,他自己做出了错误的行动,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当然基于某种原因,你可以对张扣扣表示同情。然而法不容情,否则张扣扣就会面临于欢一样的窘迫:出狱之日就是被杀者一家寻仇之日,然后张家再杀回去、对方再杀回来……无穷无尽。

这种模式会导致社会大乱,大家都受害、包括你和我。

所以不管我们对张扣扣有什么看法、不管他再怎么上诉,这个事情也就这样了。同时我们自己也要提高安全意识,毕竟市场经济下人的焦虑程度普遍高于计划经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比如今天(201918日),北京一所小学发生了一起以锤击方式打伤20个孩子的案件,原因仅仅是凶徒工作合同到期、不再续签而已——

显然,只要新京报、澎湃、网易这些媒体愿意,一定可以找到这个凶徒的悲惨的往事、老实的性格、邻居的夸奖、生活的压力!正如恶媒讼棍拿张扣扣家1996年的案件说事一样。

有意思的是,不但恶媒讼棍熟悉这个套路、某些所谓的左派也喜欢这个套路——去年我写文章分析张扣扣一案时,一些平时左派面目的朋友跳出来劈头盖脸地批评我,说我是旧体制的维护者、说我冷血、说我丧失立场,然后拉黑我拂袖而去。

我不知道他们心目中的新体制是个什么东西。

类似的场景在我批评崔脊梁时再次出现,一些所谓的左派翻脸不认人、根本不听解释,早上还在微博私信央求转发他的微博、下午就污言秽语地开骂,或者在朋友圈留下一坨脏话然后拉黑你,至于踢你出群那都是非常文明客气的了。

现在崔脊梁近乎裸奔,还看不清其本质的我只能说是蠢坏之徒了,绝大部分追捧崔脊梁的所谓左派应该反思自己的眼光、汲取一点教训了,可惜的是那些因我批崔脊梁而曾经骂过我的人一个都没有来给我道歉的、哪怕是说一句“不好意思”的都没有。

是的,你没看错——确实是一个都没有!

没有一个!

哪怕他们看到崔脊梁反复自认公知——

但凡对网络有所认知的人都该知道公知是个什么玩意——这个被南方系炒作起来的概念其实就是现代汉奸的代名词!

公知曾经嚣张、如今早已臭了大街,现在自称公知的相当于清末民初的孙耀庭。此人谋得了一个入宫当太监的名额,以为一辈子衣食无忧了,结果一刀下去苏醒之后,听到的却是皇帝退位的消息,大清亡了!

如今一句“你才是公知、你们全家都是公知”是一句结结实实骂人的话,哪里还会有正常人自称是公知!

然而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中国人口基数大、不正常人类的数量也相当惊人。而且有人想坐轿子、就会有人抬轿子,所以我猜会有人跳出来解释崔脊梁所说的公知是“好公知”。

果不其然——

看来不但有孙耀庭,还有崔耀庭、张耀庭,而且是自己大庭广众之下得意洋洋地动手来切!

耀庭、耀庭,其实是药不能停!

张扣扣的悲剧,有他们搞乱社会的“功劳”!

当年毛主席接见尼克松时曾经说了一句“我喜欢右派”。我一直不大明白,甚至以为主席是随口说说,如今越想越是深刻。

是的,哪个白骨精会说自己是白骨精呢。

失去伪装的白骨精打起来方便多了。我也喜欢!(作者:师伟;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