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国人在钓鱼岛问题上可能存在几个误解

2015年03月24日 哇然事件 ⁄ 共 103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138 views 次
39.6K

  作者:悟实蜃辉
  
  钓鱼岛问题已经闹得沸沸扬扬。2013年1月14日,《解放军报》在头版报道,解放军总参谋部颁发《2013年全军军事训练指示》,要求全军和武装部队2013年要强化打仗思想,做好打仗准备。媒体说,中国军方准备打仗了。随后相关机构表示,中国要出硬招测绘钓鱼岛。媒体说,中国这么做将挑战日方底线,激化两国矛盾。在民间,目前要求打仗的呼声也很高。
  
  笔者认为,目前这种反应背后,可能存在一些误解,今天的现实与这种反应背后的根据可能是迥异的。不仅如此,还有可能,背后的真实情况有可能是对我们非常不利的,处理不好或者不能早做预防,甚至有让中华民族重蹈印第安人或土著澳大利亚人命运的危险。“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谨慎小心无大差”。由于这件事情太重要,笔者不敢私揣愚陋,希望求教于大家。下面是笔者的简单剖析,如有不妥,欢迎批评指正。如觉得有价值有意义,欢迎复制转载。
  
  笔者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第一个误解,也是最大的一个误解是,“小日本给中国挑衅”,中国需要“修理”或“教训小日本”。
  
  近年来,日本给中国“挑衅”的事件很多,钓鱼岛事件只是更严重、范围更大、引起中国人反应更强烈而已,此外还有教科书事件、参拜靖国神社事件等等。但笔者认为,我们在宣传和对这些事件进行反应时,忽视了一个重要而且关键的因素:日本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日本1945年在二战中投降后,在美国人麦克阿瑟主持下制定了一部宪法,取名“和平宪法”。什么意思呢?其第9条说得明白:“永远放弃把利用国家权力发动战争、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此目的,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即后来形成的三大原则:放弃战争、不维持武力、不拥有宣战权。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这样一个国家,怎么可能对中国“挑衅”?但这还不是根本因素:日本目前驻有5.8万美军,存在88个美军基地,仅在日本首都东京周边就有横田、横须贺、座间、厚木等几个基地,“如此密集的规模全球再找不出一个可与之相比”——难道这几万美军在这里是吃白饭的吗?我们必须知道,它们叫“占领军”,是专门用来“修理”不听话的日本政客的。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009年9月24日有一篇文章名为《日本“狗”猛拉拴它的美国“项圈”》,对日美关系比喻得很形象,而这个“项圈”的有形部分就是驻日美军,也是近年来日本“十年九相”、年年换相的原因:“日本狗”想摆脱“主人”的管控。有了这个“项圈”,就保证了日本不敢擅自作主做些什么,即便想做也做不成,因为在做成之前其主导人物“首相”就被换掉了。
  
  “狗咬人”,也与“狗主人”的意图和安排有关。它敢违背主人的意旨、不听“主人”的话乱咬吗?!它不要命了吗?!在钓鱼岛问题上,也是一样:没有美国的主张,日本是不敢与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制造矛盾和摩擦的;美国既已主张,日本也是不敢不在这个问题上向中国“挑衅”的。那么,钓鱼岛事件还与日本有多大关系?
  
  实际上,钓鱼岛问题由来已久,它是中日关系和二战后美国霸权政策的后遗症。但为什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冲突而今天却激化了呢?这与美国的战略东移有关。2012年1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军事战略的重心转移到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目的是什么呢?“消灭中共和伊朗”(但中国媒体却宣传为:美国的目的是“维护亚洲的稳定与繁荣”——这说明,中国的媒体被美国控制了,我们难以得到真实的信息)。
  
  在这一点上,加拿大经济学家、全球化及核问题专家米歇尔·科塞多夫斯基曾经担心地提醒过我们。在2012年11月27日环球网记者就中美关系等问题进行独家专访时,科塞多夫斯基说:“令人担忧的是,中国人似乎中了美国的圈套。在钓鱼岛争端发生后,中国各地开始了反日游行,抵制日货,但没有人把矛头指向美国。事实上,美国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科塞多夫斯基认为,中国还未对美国的威胁提起足够的重视(《环球时报:中国似进美圈套或被拖入世界大战中消灭》)。但笔者要更进一步说明的是,美国只是邪恶的共济会的走卒,在执行共济会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计划,而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首要目标是对中华民族在地球上“种族清除”!这一点,笔者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战在即,中华民族危在旦夕》、《写给中国同胞的信》等文章中有论述,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看。
  
  第二个误解,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老二”了,很“强大”。
  
  许多人可能接受不了上面的说法,因为,他们认为,中国“如此强大”,人口又如此众多,怎么可能被“清除”?笔者认为,这一是因为一些人缺乏历史知识造成的,二是许多人不知道“强大”的标志是什么。
  
  关于历史知识方面,笔者要说两点,一是印第安人和土著澳大利亚人的灭亡问题,二是鸦片战争以来至新中国建立期间100多年中中国也是人口最多的国家却在抵抗外侮的战争中战无不败的历史。
  
  据信,在500年前欧洲人侵入美洲时,印第安人的数量在8000万到1.2亿之间,可能比当时中国人多(8500万),整个欧洲的人口也没有印第安人多。当时英国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只有400万,只有印第安人的二十到三十分之一,而且去美洲的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就把印第安人灭亡了,其文明也中断了。在印第安人的尸骨上,美利坚合众国建立了。200年前欧洲人侵入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土著人被灭绝,其文明也中断了。笔者要说的是,那个时候的武器可远远没有今天先进。今天的核武器、纳米武器、基因武器,等等,每一种武器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消灭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一个美国人杰弗里·柏克写的书《西方之所以赢》,其中提到一个绝招是讲究对敌人斩尽杀绝。斩尽杀绝就没有了反叛报复的可能了嘛!真是绝招。只是目前有不少人没有认识到西方“优秀民族”的这一“优点”。
  
  按照2005年6月由伦敦高级共济会成员(SeniorMasons)秘密会议制定、2010年2月17日披露出来的《盎格鲁·撒克逊使命》的规划,第三次世界大战早已被计划好,它将是核武和生物武器的战争,将对世界进行“人种清洗”,即种族灭绝,针对的首要目标就是中国人,其他民族之后会被步步消灭,最后只留下雅利安人。按照这个规划,战争过程的所有细节都被精心设计好了。战争计划从以色列袭击伊朗开始。为了给他们的下一阶段行动寻找借口和理由,他们需要中国或伊朗成为首先使用核武器的罪人(由于伊朗目前没有核武器,只能让中国使用)。经过简短的核交火后,将会有一段停火。在核停火期间,开始进行有计划的生物基因武器的秘密投放,从中国的东南沿海到西部。这一时期,目标针对的是中国人,“中国将发生感冒”(Chinawillcatchacold)。在此之后,一个充分的核交火将被触发——这是“真正的”全面战争,将造成大面积破坏和众多生命死亡。这一战争计划的最终目标,是将地球总人口减少50%—90%,最后只留下5亿人。而日本,必将在这个过程中充当美国的马前卒,对中国的疯狂撕咬是它对主子表示效忠的机会,挑起对中国的矛盾和冲突也是美国对它的要求,我们必须小心对待。
  
  中国有句古话说:交人交心,浇树浇根,治病要找到病根。在对敌作战中,还有一句是“擒贼先擒王”。它们的意思都一样:要真正解决问题,必须从根本上下手,“釜底抽薪”。
  
  因此说,钓鱼岛问题,不是与日本“协商”或“教训日本”、“修理日本”能够解决的:既然是美国的主张,一定要把美国因素考虑进去,看看美国的意图是什么,否则你就可能上当,会吃大亏。——打狗要看主人,要狗不咬你,也必须制服狗的主人!否则,你打了这条狗而狗的主人很强大,难道狗的主人会放过你吗?
  
  关于鸦片战争以来至新中国建立期间100多年中中国也是人口最多的国家却在抵抗外侮的战争中战无不败的历史,笔者只需提示一下即可,没必要具体说明。
  
  关于中国现在如何“强大”方面,笔者要说的是,我们真的强大到“世界老二”了吗?
  
  一般认为,我们“世界老二”的说法是从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2010年达到世界第二来说的。但GDP与国家的强大没有任何关系,甚至与国家的经济规模也没有直接关系。国家强大的标志是,在对外关系上能够全面维护和扩大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不论在战争中、贸易中或其它合作或相互交往方面。从历史上看,只有强大的军队和充分的准备才能止战或者赢得和平,而不是GDP占世界的比例高低代表国家的强大程度的。
  
  在这方面,空军上校戴旭曾说:“1840年中国的GDP(也是GNP,即国民生产总值)是世界的三分之一,英国日不落帝国的GDP才占二十分之一,全欧洲加起来也比不上中国多……就是衰落到1894年的时候,中国GDP还是日本的9倍多,为什么中国不打败日本,收回琉球,反而被日本打败,丢了台湾?历史上GDP数量并不等于大国地位,为什么到了现在,反而成了大国的标志?”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抗美援朝战争。当时中国的GDP(也是GNP)只占世界0.5%,联合国16国联军中仅美国的GDP就占世界55%,是中国的110倍,加上其他国家,估计其GDP要占世界80%以上。为什么80%的GDP没有打败0.5%的GDP?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时,中国经济规模(GDP也是GNP)占世界的比重是0.5%,到1978年达到6%,增加11倍。由于当时中国国内物价较低,按购买力平价计算,这6%的GNP可能是实际占世界GNP比重的几倍。而2008年中国GDP占世界经济总量还是6%,却包含大量外国的GNP。
  
  北京大军智库经济咨询公司主任仲大军说,从一个国家的国民真实所得而言,GNP显然是比GDP更为恰当的衡量指标。对中国而言,这一点尤其重要。我国2009年的GNP大约只有GDP的60%~70%。也就是说,2009年GDP33.5万亿元,GNP则大约只有20多万亿元。仲大军在《经济总量不等于财富总量》中说,我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里,已形成这样一种格局:大GDP、小GNP,即国内生产总值很大,国民生产总值较小。在发达国家,一般是GDP小,GNP大。
  
  仲大军说,中国的经济增长虽然高于西方发达国家,但不是增长最快的国家。1978年到2006年的28年里,我国的GDP增长了12倍,而韩国增长了17.7倍,比我国高得多。1992年和2003年,中国的人均GDP分别为2287元与9014元,11年间增长了2.9倍;而俄罗斯分别为576美元与2975美元,增长了4.2倍;阿塞拜疆增长了4.4倍,哈萨克斯坦增长了11倍……以上国家的人均GDP增长速度都超出中国。
  
  上面还是说国民财富的生产的,如果从国民财富的积累上计算,中国可就更差了。
  
  联合国委托科学家们提交的一份报告《包容性财富报告2012》显示,中国距离日美差距很大。该报告不以GDP也不以GNP计算国家财富而是用一个独特的指数来衡量一个国家的财富。它计算财富时考虑三个因素:劳动力质量(人力资本)、基础设施和生产设备(实物或生产资本)以及包括矿产、土地和渔场在内的自然资源(自然资本)。通过计算,美国总资本达118万亿美元,是日本的两倍,中国的近6倍,中国只有区区20万亿美元。但是,笔者认为,即便如此,中国这个数据也是有问题的。1、由于中国的“一胎”生育政策,中国现有的人力资本在迅速枯竭;由于腐败和引进世界下游商品生产线,同时停止科技研发工作,基础设施都是劣质、过时和老旧的;由于失去矿产资源的主权,矿产被过度开发,环境污染无法规避,土地、空气和渔场被严重污染;等等,还有其他一些情况没有考虑进去。如果将这些因素考虑进去,中国的财富将大大缩水到这个数据的几分之一。2、这个数据没有考虑中国财富正在高速向外转移。改革开放以来每年外逃的贪官污吏、留学人员和富人移民带走了多少中国财富?而目前中国的财富基本上都被贪官污吏和富人新资本家控制,他们的出逃和向外移民将导致中国重新变成“一穷二白”的国家。如果把这些情况考虑进去,你会发现,中国可能已经濒临破产了。
  
  中国变得多么“强大”了?这个结果可能让你难以接受,但是客观事实。
  
  第三个误解,美国不敢打也打不过我们。我们也有核武器,可以与美国同归于尽。
  
  美国真的不敢打我们吗?
  
  有些人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不是打败了美国吗?当年在越南战场美国不也失败了吗?苏联和印度不也败在中国手下吗?所以认为中国还会“打遍天下无敌手”,美国也就不敢打我们了。但我们忘记了,战争的胜负是与是否有伟人相关联的。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解放前100多年里中国虽然人口世界第一但“战无不败”,是因为缺乏伟人——解放后几十年里中国却在反侵略战争中“以弱胜强”,“天下无敌”,也是因为有一个伟人。改革开放后大使馆被炸和飞机被撞、领土领海被瓜分,国人在海外被大肆杀戮和抢劫,则是因为伟人下世了。今天,中国存在一个“天下无敌”的伟人么?既然没有,怎么保证还“战无不胜”?没有伟人和虎将,人多有多大用?因此,说“美国不敢打也打不过我们”是有点盲目乐观的。
  
  关于核武器问题,笔者在《写给中国左派朋友的信》中是这样说的:
  
  2010年3月,美媒报道:“美国拥有2000枚已经部署的远程核弹头和估计数目在5000枚左右的可用核弹头。”其投射系统极其精准,“全部都能飞抵中国”。美国智库忧思科学家联盟2011年5月16日发表题为《中国核武库:现状与发展》的报告,称中国目前仅拥有一个小规模的核武库,估计155枚核弹头其中大约有50枚能够打到美国大陆。而相比之下,美国当前已部署且能够打到中国的核弹头超过了1700枚。报告还指出,与美国不同,中国并未将其核弹头安装到导弹上,而是将核弹头与导弹分别进行存储,直到准备发射时再将两者组合到一起。因此,按照美俄最近批准的《新战略武器裁减条约》中所规定的计算标准,中国核武器的总数将被看作是零。俄媒说:“据我们的最乐观估计,中国现在仅有200枚导弹,在数量上世界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但)与俄罗斯的导弹不同,中国的导弹和弹头在许多重要参数上不符合现代要求。”“中国新导弹的弹头在飞行轨道的最后一段不能迂回前进,也就是说,它们很有可能被反导系统摧毁。”《莫斯科防务简报》杂志专家米哈伊尔·巴拉巴诺夫说:“中国的核力量既不能用来进行有效的第一次打击,也不能用来反击敌人,因为它未必能够挺过对它的第一次打击”。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状况呢?官方200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说,政府缺乏有效维护全国核安全所需的资金、设备和技术——尽管中国现在比建国初期富有多了,已经是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但是没有维护国家安全的钱!
  
  知道中国的核武器怎么样了吗?
  
  美国还有专门对付我们的基因武器和纳米武器等等。其它的不讲,这里只讲一下基因武器。在《写给中国左派朋友的信》中有这样的内容:
  
  有专门对付中国人的生物武器吗?媒体报道,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已经计划为21世纪打基因战争做了积极准备。从1992年开始,美国通过民间渠道在中国20多个省市,采集了中国人大量的血样,提取中国人的DNA。提取中国人的DNA干什么?对中国人进行基因研究,制造针对中国人基因的病毒,针对性地消灭中国人。网友说,以美国在流行病学、遗传基因学、分子遗传学、生物统计学、科学技术水平、生化武器和基因武器制造等方面的领先地位,分工很细的众多大型实验室在获得垂涎已久的中国人的基因后,中国人几千年的生命信息在美国的各大实验室里暴露无遗。这些信息非典时就用上了。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计确诊病人为8437人,而非典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非典确诊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全球非典累积死亡人数为813人,华人死亡人数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有人认为,“非典”肺炎疫病的发生并非偶然,是美国一次对华生物战的测试。
  
  禽流感、非典和甲流感的特效药都是一个药物——达菲,达菲的专利掌握在拉姆斯菲尔德为最大股东的美国罗氏制药集团手中。一贯的规律都是:先有病毒,后有相应的疫苗。而这次顺序颠倒了:疫苗(达菲1999年在瑞士上市)先于病毒研制出来了。除非病毒事先在试验室里被秘密制造出来,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一名叫迈格尔的美国特工,因认识到美国虚伪和欺诈面目后一定要寻求“真相”而于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前一天脱离了美国中情局(CIA)。他在2009年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证明2003年的非典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中国施放的萨斯病毒造成的,因为迈格尔本人是病毒施放者,而这封邮件发给了当年接待他的中国工作人员、历史学家俞飞龙(俞飞龙:一封来自海外的神秘电邮)。迈格尔为什么要把这个过程告诉中国人?因为他脱离CIA后成为CIA“定点清除”的对象,而与他一样脱离CIA的两个朋友中已经有一个被“突然清除”了(威廉·班尼特,退役陆军中校,在作战地图上往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上画圈的情报专家。认识到美国的虚伪和欺诈面目后决意金盆洗手,远走他乡,不再听命于组织。另一个朋友是迈格尔的同事兼好友,也是迈格尔在“9·11”事件中遇难的姐姐的生前恋人小史迪威。他从阿富汗完成任务回来,带给迈格尔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说他在阿富汗一个偏僻的、专门供美国驻外高级军官疗养的地方,看到了他们的共同仇人——本·拉登!在那里,本·拉登不是价值5000万美金的通缉犯,竟是一个可以在病后享受到高级待遇的客人),他担心自己突发意外的可能性大增,促使他迅速“记录下以前发生的一切”,并“把它交给一个妥当的人”,以对自己“犯下了致命的错误”进行“忏悔”,并恳求已经被他当作朋友的俞飞龙尽快向外公布。这样,“非典”病毒的来源就真相大白了。
  
  媒体2010年4月报道说,一种致命真菌正在美国西北部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人和动物间扩散,这种真菌的致命性很强,死亡率高。一份研究报告说:“从1999年到2003年,这种病例还主要限于温哥华岛。”“但从2003年到2006年,这一菌群的暴发扩展到邻近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然后从2005年到2009年是华盛顿和俄勒冈。”不过这种真菌对人的袭击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只针对外来移民和艾滋病患者,也就是对本地人无害,或者说对欧美裔人无害。因为近年来的移民多为中国人,所以说是针对华人的基因病毒。应该认为,这也是针对中国人进行的生物基因战“试验”。
  
  美国拥有世界上装备最先进、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是世界上唯一具有全球大规模军事力量投送能力和全球作战能力的国家,领导着世界上唯一的全球性军事集团北约,与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建立有军事合作关系,与40多个国家签有军事联盟条约,在全世界设有1000多个军事基地,军事实力无与伦比。9.11以来,美国军费增势凶猛。美国军费支出维持每年都在7000亿美元的高位,相当于世界上其他国家军费支出的总和,全球军费开支的一半。在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美军就有三个基地群:一是在日本的东北亚基地群,二是东南亚基地群,三是关岛群岛基地群。还在新加坡设有樟宜海军基地。随着2012年初美国战略重心转移到太平洋地区,越南的金兰湾海军基地、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都被重新启用,泰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其他国家的一些港口和机场也被美军要求使用。
  
  中国军费开支占GDP的1.4%,军力与美国占GDP5.9%相比悬殊甚远,无法相提并论。中国军队装备落后,军队不出国门,更没有国外投送能力。中国国防工业落后,国防开支低,仅相当于美国十几分之一。中国采取不结盟政策,不与外国签订军事协定,没有盟友。《华盛顿邮报》2012年8月24日署名文章《“空海一体战”如何纳入美国的规划》说,美国的现代军事装备价值3万亿美元,中国装备的价值可能只有美国的10%。中国军人也不具备现代作战行动方面的经验。
  
  虽然现代战争已经投入大量无人战机和战舰(美国在2012年初拥有7494架无人机,同时准备再扩大30%。这样,美国就有将近10000架无人机服役,而中国只有几种模型),人员使用已经大量缩减,但3亿人口的美国军队人数却还在扩大。根据2006年的数据,美国现役部队有140多万人、后备役部队有120多万人、文职人员80多万人组成,总数超过340万。其中陆军正规部队有48.5万名,海军40万,空军36.7万。虽然美军正在压缩陆军规模而扩大海军和空军规模,但在2012年初将战略重心调整到亚洲时,美国陆军正规部队已达57万人,海军和空军数量这里不详细,但也应该有不小的扩大。除陆、海、空三个军种外,另外还有4个独立兵种:联合战略司令部、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和海岸警卫队。海军陆战队2006年有17.1万人,海岸警卫队有4.6万名人员。特种作战司令部2012年已有6万多人,部署在超过71个国家。
  
  而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呢?目前的军队数量已经大大少于美军。这里需要说一下中国军队的裁减过程。朝鲜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人数达到顶峰600多万的规模。战争结束后,裁减200万,之后一直保持400多万的规模。1985年6月4日,邓小平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宣布裁军100万,裁减后人民解放军总兵力约为330万,包括为了维稳从中挑选的特种兵80万。1997年9月12日,江泽民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宣布,再裁军50万。2003年开始第三轮大裁军,至2005年底,解放军只剩下230万人。凤凰卫视2010年3月3日报道,中国裁减军队员额20万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美国环球战略网2010年12月19日撰文《中国(军队)精而强》表示,未来两年解放军陆海空三军将再裁员60万人,总数将裁至150万。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余下150万人中除去80万(实际已变成91万)维稳部队,只剩下70万(实际59万)军队保卫国家安全了。需要说明的是,仅仅越南一小国2012年就有48.2万主力部队、4万人伞兵边防军和500万后备役兵力,而越南人口只有8000多万。
  
  还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美军作战从来都不是一国军队单独作战,而是带领许多国家的军队一起行动。也就是说,要打中国的军队可能是中国军队的许多倍。
  
  关于中国军队的质量,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迈克尔·奥斯林在2012年7月2日撰文指出:“中国军队的训练时间不及西方军队;飞行员飞行时间很少,而大型潜艇部队极少远离海岸附近的基地;中国也没有大规模的专业士官部队,而专业士官部队是现代部队的中坚力量。”他接着说,“不知道中国武器库的保管状况如何”,但他的结论是“解放军可能在战斗早期就耗尽武器弹药”。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中国军队没有足够的武器弹药储备。他还说“无法确定中国的指挥和控制系统如何”,但结论是“僵化和教条主义使其战地指挥官没有任何主动性。缺乏灵活性和创新可能是中国军队最大的弱点。”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解放后中国虽然“非常弱小”却能够在抵御外侮的战争中战无不胜,也与新中国的外交战略有关。由于新中国奉行独立自主和国际主义原则,“我们的朋友遍天下”;今天,由于各种原因,综观全世界,已经没有了朋友,而是“我们的敌人遍天下”——甚至连朝鲜这个我们用鲜血和生命赢得的朋友都可能马上离开我们了!笔者认为,只有一部分国家与中国为敌,那可能是这些国家不好;但如果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团结起来要消灭你,就可能是你的对外政策出了问题。韩国《朝鲜日报》网站报道说,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中心代理主任乔纳森·波拉克在2013年1月24日表示,朝鲜已经准备好与中国发生摩擦。这样,中国就彻底被这个世界孤立,成为丛林时代全世界的大餐。在这个大环境下还要对外开战,说“修理”谁,岂不是自己送死?
  
  关于这一点,伟人说过,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就是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第四个误解,我们是老百姓,“谁统治我们都一样”,今天的中国太腐败,老百姓已经受不了,不经过一场战争是无法消除腐败的,外国把我们的政府消灭了来统治我们,人民趁机“改朝换代”,说不定还会得到更好的未来。
  
  这里要说的是,历史上,主导中国发展的是儒家文化,其特点是与人为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害人之心不可有”;今天,另一种文化已经主导了历史,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文化,侵略、掠夺和杀戮者“防人之心天天有,害人之心永不丢”。不仅如此,他们还宣传能够进行殖民、侵略和掠夺是优秀民族的标志——而印第安人和土著澳大利亚人已经被作为“劣等民族”消灭!今天,由于我们对这个问题缺乏足够的重视,中华民族已经被列为下一个被“种族清洗”的民族。而且,在“优秀民族”的宣传下我们许多人已经承认自己是“劣等民族”,而且自愿甚至等待被人消灭。这多么可怕!目前,世界上和中国国内的一切行动都在为达到这个目标迈进,而中国的持续腐败也是这个战略的一部分(关于这一点,笔者在《治理腐败,应以全面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宗旨》中“腐败的根源部分”有论述)。因此,我们目前期望“改朝换代”的想法可能被敌人策划利用,成为趁机消灭中华民族的契机。
  
  在全球文化和文明相互交融的时代,我希望中国人一定要关注国家民族的命运及你自己的命运,综观全局,排除误解,改变传统的儒家文化。(来源:微信群)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