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之爱告洋状的她其实一点都不安生!

  • A+
所属分类:哇然事件

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此个话题复杂,请看此文:陈方安生这个名字,现在可能有不少同学不知道了。她曾是香港政坛的一个风云人物。

那都是过去了。对陈方安生来说,安生下来并不容易。这两天一张在港媒头条区的照片,让刀妹刷新了对她的认知。

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之爱告洋状的她其实一点都不安生!

这是陈方安生去白宫,获得那位著名白发美国副总统极为短暂的接见。但这足够让陈方安生受宠若惊了。陈老太太,充分利用了这极为短暂的时间,告了一个洋状,获得美国副总统“非常关注香港的人权及自由状况”的回应。

 

她又跑到一个美国智库演讲,特别像一个回娘家诉说在婆家受了欺负的小媳妇。


对老香港人来说,陈方安生的这般形象让人大跌眼镜。她曾被西方媒体称为香港的“铁娘子”,其作风之强悍可见一斑。为何到了美国,就变了一副样子呢?

 

彭定康提拔

 

陈方安生原名方安生,陈是冠夫姓。陈方安生1940年生于上海,1948年来到香港。她的祖父方振武是国民党抗日名将,母亲方召麐则是国画大师,曾拜师赵少昂和张大千。

 

陈方安生的形象和气质都不错,眉眼弯弯的她有个绰号叫“陈四万”,因为粤语中以“四万咁口”形容人笑容满面。

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之爱告洋状的她其实一点都不安生!

 

陈四万笑起来温柔,但做事风格可是硬朗果断,这份刚柔并济,让她当年在香港政坛顺风顺水。陈方安生1962年大学毕业后加入香港政府,1970年升任助理财政司,1979年升任社会福利署副署长,1984年获升为社会福利署署长,成为香港开埠以来首位女性署长。在这个署长的任期内,她还代表了香港政府前往北京,列席《中英联合声明》的签署仪式。

 

1987年初,陈方安生被政府送到英国皇家国防研究院深造。镀了一层英国金的陈方安生迅速获得提拔,同年3月,她就改任经济司,成为首位女性华人司级官员。

 

六年后,陈方安生迎来了人生巅峰。1993年11月,她获时任港督彭定康委任,接替霍德爵士为布政司,成为了香港开埠以来首位华人布政司,也是唯一一位女性布政司。

 

布政司代表什么呢?布政司是英联邦国家和大英帝国殖民地内政府的一个重要官职,仅次于总督。

 

在香港主权移交前后,除了陈方安生还有一批女高官在港府活跃。她们以陈方安生为首,搞了个组织叫“手袋党”。手袋党的成员出席公众场合会打扮一番,提着手袋,“手袋虽小但勇气大官位高”。

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之爱告洋状的她其实一点都不安生!

 

据说,“手袋党”的称呼,源于1982年前港督麦理浩任满返英的送别晚宴上,一众女高官齐齐提着小手袋登台献唱,从此被传媒冠以“手袋党”的美名。

 

总督离任,女高官献唱,这波操作刀妹觉得有点迷。但陈方安生好像对这个组织十分看重,甚至“眼里容不得沙子”。因为有人说香港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当年也是手袋党成员,陈方安生还专门澄清,说林郑从不是她的下属,亦非“手袋党”成员。她还说林郑月娥是非群队的人,个性较为独特。

 

刀妹觉得,爱拎小手袋,估计是跟英国女王学的。说林郑的那些,话里话外可都是在划清界限了。这一学一划,谁亲谁疏,似乎有点明显。

C位野心

 

香港主权移交之后,陈方安生女士的职业生涯并没有结束,1997年,她被任命为首届特区政府的政务司司长,甚至还跟董建华一起在北京会见中央领导。

 

那时候的陈方安生已经熟稔“抢C位”之道。她一身红衣出席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站在中间,现在回忆起来还得意洋洋。

 

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之爱告洋状的她其实一点都不安生!

 

陈方安生接受采访 “回忆英殖最后48小时”称,“左右都是我的团队成员,我自然在中间”。她期待英国人的势力可以继续管理香港,称“应该一切都没变,除了换个国旗,有个行政长官取替港督,其他样样都照常运作”。陈方安生还曾为“港独”进行辩护,称“佩服年轻人有勇气站出来,这要好大勇气同好大牺牲”。

 

反正每一句话都能气得刀妹牙痒痒。

 

由于无法掩饰的C位野心,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在陈方安生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企图把特区行政长官当成“礼节性质的虚位领导”,政务司司长则统领所有的公务员,才是香港真正的管治者。

 

的确,陈方安生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没少给董建华添堵,有些事情做起来真是不地道。

 

比方说,广东省当时提出在经济上和香港融合,兴建跨境大桥,落实二十四小时通关,但陈方安生就是不同意。

 

2000年4月,三件圆明园国宝在香港拍卖,中方强烈不满,但陈方安生认为这在香港是合法的商业活动,没有阻挠。

 

陈方安生还坚持反对董建华的国语教学计划,她的政绩里有一项是让“100所中学获准维持英文中学的资格”。

 

因此种种,除了“陈四万”的美名,陈方安生又得了个绰号,“港英余孽”。

 

抱洋大腿

 

2001年,陈方安生辞职。

 

当时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她被西方称为“香港铁娘子”“香港良心”。《纽约时报》形容其辞职“令香港失去了在政府内最有权力维护公民自由和法治的人,是香港自治再无保障之讯号”。英国外交大臣赞扬陈方安生是一位出色的公务员,多年来忠心服务香港市民。

 

2002年,陈方安生获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颁授荣誉圣米迦勒及圣乔治爵级大十字勋章,以答谢她在殖民地时期的贡献,而该勋衔以往通常都是授予香港总督。

 

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之爱告洋状的她其实一点都不安生!

有了这些西方给的荣誉傍身,陈方安生退休后抱洋大腿的热情,似乎比在岗时还要高涨。

 

退休初期,陈太笔耕不辍,在西方各大媒体发文,批评中央和特区政府。她多次参加七一游行,高姿态支持香港普选。2006年,成立一个“政制改革核心小组”,研究香港的政制改革。

 

2007年,陈方安生宣布竞逐立法会议席,并当选议员。她表示参选目的是要促进民主,利用机会为市民争取普选。

 

“民主”真是个香饽饽,谁都要抢一抢。

 

今天的新议员是昔日的旧高官,陈方安生政治上“忽然民主”,在当时的香港惨遭批评。港英政府时期陈太针对电力市场的错误决策导致香港空气污染加剧,订定不利于基层工人的采购协议等旧账又被翻出来,又被质疑“忽然民生”。

 

祸不单行,她在1993年获银行“十成按揭”购买玫瑰新邨房产的事情也被翻出,被质疑违规操作。

 

也就这个时候她想起打“中央牌”了。陈方安生为自己辩解时声称,如果中央对她的品格有怀疑,回归时就不会委任她为政务司司长。

 

当然她最热衷的,还是抱洋大腿,多次跑到英美去告洋状。2014年,陈方安生还曾见到了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

为什么陈方安生生走向港独之爱告洋状的她其实一点都不安生!

 

后记

 

香港过气政客博出位,大家心里知道就好。

陈方安生在一场西洋梦中不愿醒来。她虽不讲“港独”,但嘴里讲的都是西方政治价值。

 

这种人的影响力显而易见已经很小了,“左”的得罪光了,“右”的也不见得多待见她。也就是香港部分的政治精英,甚至不是大部分政治精英,还吃她的老一套。

 

西方的大腿,抱起来还是毛多扎人的,且不说广大华人对挟洋自重有历史原因的反胃,美国对世界各国各地区的政治态度也一向鲜明,并且永远服从自己的利益得失评定。对于陈太这些人,也就把他们当卫生纸,需要的时候用用,说一点老生常谈的话,扔出来恶心恶心别人,对政府决策不会产生什么真实影响力。

 

这类人,最适合补壹刀。(作者:补刀客;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