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瓦台魔咒事件历年来韩国总统的下场如此悲催!

  • A+
所属分类:哇然事件

韩国总统下场不太好,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截止到现在,无一例外全部倒了霉。有人说青瓦台风水不行,其实还真不是,青瓦台最早是日本人修的,那时候叫景武台,历任日本朝鲜总督都住那里,一直也没问题,直到韩国总统入住,全部不得house,要我说,现在的这个倒霉局面,全是开国的那两位大佬造的孽。一个李承晚,一个朴正熙,我们今天就说说他俩。

韩国的整个近代史,是以朴正熙为界的,在那之前,一直被各方拉扯,一直都是棋子,稍有冲突,就被大佬们当筹码给卖了。

朝鲜第一个麻烦始自甲午海战,在那之前一直是大清的藩属,有啥事都需要大清罩着,但是甲午海战之后,大清被打残了,朝鲜自然没法幸免,我们前文说了嘛,“举国沦亡缘汉城”,甲午海战之后的汉城战役中,大清打不过日本跑路了,把朝鲜丢给日本了。

随后又被沙俄盯上,沙俄表示非常喜欢朝鲜,在朝鲜北方又是挖煤又是砍树,忙的跟亲兄弟似的。我们前文也讲过,日俄战争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沙俄一直想要一块朝鲜的地盘,和日本发生冲突,日本人拼了,跟沙俄打了起来。

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彻底控制了朝鲜。需要提的一件事是,当时朝鲜人觉得美国最讲道理,向美国求救过,希望美国出面干预下,美国当时还不是霸主,但美英是日本背后的金主,不过还是派了个调查团深入调查了朝鲜,调查结果认为朝鲜人脑子有问题,适合被殖民,所以同意日本吞并朝鲜。。。。

事实上后来美国在处理朝鲜或者韩国的问题上,一贯表现出一种随意性,那种感觉就是“凑合着过得了,要啥自行车?”,或者“又不是不能过”,美国一直的真爱是俄国,中国,穆斯林世界,我们后文要反复看到美国在朝鲜问题上是多么的随意。

美国以前是那种典型的“社会人”,没有巨大的收益一般不会损人利己,毕竟将来还要做买卖。也不会损己利人,比如饱受中国人赞美的美国用庚子赔款搞清华大学的事,其实美国人对那件事的定位是一次文化输出,类似我国现在大量培养非洲留学生,等到民国建立,民国上层已经一堆美国留学生。中国人都懂“国际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但是一碰上美国和俄国这两个就糊涂。

美国对于不是自己的事又无利可图的事,一般凭着心情做,而韩国,在美国人眼里一直跟非洲的某个部落没啥差别,管韩国的唯一原因就是韩国北边就是美国的真爱中国和俄国。

日本是在1910年彻底吞并朝鲜的,朝鲜成了日本的殖民地,随后在日本修建工厂,学校,韩国2000年之前的所有领导人都在日本的学校抓过学习。

对于日本的统治,朝鲜人民自然是不舒服的,毕竟第一代被殖民者还没太适应,所以在1919年3月1日,朝鲜搞了一次非暴力的游行示威活动,要求日本放弃朝鲜,这不闹嘛,朝鲜人民自己装印度,要搞非暴力不合作,问题是日本也不是英国啊,随后就被日本给血腥镇压了。

游行示威领导人跑到我国上海新天地百货那一带成立了大韩民国,是的,现在的那个韩国是在上海成立的,上海新天地还有他们的一块牌子,每年很多韩国人去那里祭拜,今年是建国100年,去的人格外多。

不过韩国在中国挂牌子的地方不止一个上海,抗战爆发后韩国流亡政府一直跟着国府跑,从上海溜达到南京,又从南京溜达到长沙,广州,柳州,重庆,沿途一路挂牌子,1944年国军大溃败,蒋委员长一度考虑去西藏呆着,如果真去了西藏,那西藏现在也有韩国的一块牌子。

1945年日本战败,被赶出了朝鲜,美苏两国以38线为界把朝鲜给划成了两半,至于为啥以三八线为界,后来参与划线的美军参谋说是那个位置看着像半岛的腰部,随手那么一划,反正给划开了,凑合着过得了。

5年后爆发了朝鲜战争,我们再这篇文章中详细写了《远东朝鲜战争往事》大家可以看看,其实朝鲜战争真正运动战打了不到一年,战线就基本维持在了38线附近,四国六方在那里各自使尽各种招数,基本没啥明显进展,只是把三八线从一条直线打成了一条弯线。最先不想打的是美国,觉得这场仗一点意义都没,想和谈,所以让印度人出来协调,说是不想打了,要不停战?

不过战俘遣返问题谈不拢,中方想让把战俘都给送回来,美国说要搞自愿原则,想去台湾就去台湾,当时战俘里有很多国军老兵,想去台湾,双方谈不拢,一直耗着,直到后来斯大林死了,中国也想回去搞建设,所以朝鲜战争结束了。

最郁闷的是朝鲜的金一和韩国的李承晚,他俩都想用超级大国的力量来帮助自己统一,但是美国最先提出来和谈,这事让韩国人非常不爽,不过也没招,美国人在战争后期陷入了严重的自我怀疑,开始纳闷为啥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跟共产党打成这样,其实他们并不关心棒子们的死活,而且战争进行的不尽人意,所以一打完仗就再也不提这事了,这也是为啥朝鲜战争在美国被称为“被遗忘的战争”。

朝鲜战争结束后一直到1960年,这段时间叫“李承晚时代”,这人也是个奇葩,朝鲜被日本殖民的时候他就是反抗日本人的义士,曾经被日本人抓起来手指甲里钉竹签,后来出狱后大家集资让他去美国找美国人申诉日本人对朝鲜的殖民,去了美国发现根本没人鸟,美国人表示道义上声援是没问题的,但是实质性帮助是没有的,毕竟日本是美国的小伙伴,而朝鲜在哪美国人都不知道,凑合着过得了,你们又不是没当过殖民地,于是李承晚只好去读书打发时间。

一直读到普林斯顿博士,成绩非常一般,但是学校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是朝鲜义士,都同情这货,终于读完了。当时他学的是国际公法,他毕业的时候和他导师说,应该把学费退给他,因为他学了一堆伪科学,国际根本没有公法,只有强权。

学成归国后,就一直跟着那个刚才说的上海的流亡政府到处溜达,战争结束后由于韩国影响力最大的“国父”金九被刺杀了,李承晚跟美国混了一个眼熟,美国随手把他扶持成了韩国总统,到此为止,之后的岁月里似乎这个李承晚没干啥正经事,只想着独裁了,他们韩国后来几乎每一个总统都有跟李承晚斗争的经历,其他国家的人都以和开国领袖并肩战斗为荣,只有韩国人以跟领袖做过坚决斗争为荣,这也真够奇葩的。

韩国人对这个首任总统没一点好感,这货在朝鲜战争爆发前,就以“肃清北朝鲜共产党渗透”为由屠杀了上万人,而且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和他的小伙伴尽然侵吞战争物资,当时前线士兵还在挨饿,我专门找了韩国发行的材料看的,确认不是我国抹黑他。

当总统期间,三番五次修改选举法,就是为了自己能连任,其中有一次竟然闹出来“四舍五入改宪”闹剧,当时在1954年要改选举法方便他连任,需要2/3以上的议员赞成才行,当时203名议员,2/3应该是135.33人,全世界都通用的一个逻辑是,至少需要136人嘛,当时投票正好有135人赞成,李承晚他们自由党竟然宣布说是135.33四舍五入算135,所以135人赞成正好生效,当时韩国人都被这波骚操作给惊呆了。

而且更奇葩的是,有个叫曹奉岩的进步党总裁,跟李承晚竞选角逐总统,竟然被老李安排了个“通共”的罪名枪毙了,此外前后两个跟李承晚一起竞选总统的候选人都在大选前突然猝死,尽管到现在为止没有确凿证据显示是李承晚干的,但是就跟美国人认为是副总统和中情局杀了肯尼迪一样,韩国人也觉得那件事跟李承晚有关。

这么折腾,以韩国人的暴脾气,能忍?肯定忍不了嘛,李承晚执政的后期日常就是弹压各种学生闹事,群众散步,越闹越大,直到1960年李承晚再一次高票当选总统,韩国老百姓终于爆发了,几十万人走上街头闹事,李承晚下令军队弹压,当场打死187名学生,伤了几千人,效果不大,老百姓继续闹,美国人也怒了,美国主要是生气李承晚搞不定事,李承晚赶紧宣布下台,跑美国去了。

李承晚作为韩国国父,以身作则,刚建国就坚持搞贪污受贿,裙带关系,打击异己,任人唯亲等等,这为青瓦台施了第一次咒。韩国后来历任总统不得好死,全部跟他开的这个坏头有关,他的这些毛病在韩国政府成了例行公事,当然了,他还没做绝,真正把野兽释放出来的还不是他。

我一直很纳闷,感觉这李承晚似乎没干啥好事似的,以为是中文媒体抹黑这人,后来认识一个在北京读博的韩国留学生,问了他一下,他说李承晚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毕竟死的早,这个。。。。。好吧。

但是李承晚走后,韩国局势并没有好转,新上台的尹潽善啥事都搞不定,政府使不上劲,老百姓希望达成的目标一个都达不成,也好理解,不管做啥事都需要钱嘛,而且不管做啥事都有人骂,这个新总统又不是个铁腕人物,朝鲜乱成了一团。这人只干了一件事,把韩国总统官邸“景武台”改成了“青瓦台”,因为那个“武”字不吉利,打打杀杀,有血光之灾,所以改了,希望能吉利点。

不过然并卵,韩国一天比一天乱,李承晚下台后一年内,韩国国内发生了1800次示威游行。

这个时候宗主国美国看不下去了,美国倒也不是关心韩国人的生活是否幸福,主要是担心北朝鲜趁韩国乱成一团南下统一了半岛。这不是妄想症,后来美国处理南越问题不力,直接导致北越突然南下把南越给灭了,美国二十年几千亿美元打了水漂,那时候布雷顿森林体系还没解体,美元是跟金子挂钩的,几千亿是个天价。

大家现在对美国可能有误解,其实这个国家以前做事风格跟现在不太一样,那时候对传播民主这事兴趣不大,跟英国有点像,大家知道,当初大英帝国不叫“日不落”嘛,治下啥玩意都有,议会制的美英,慕斯林苏丹,印度土邦,甚至还有吃人的土著,英国从来也没传播过自己那一套,美国一开始也一样,也对传播民主不太热心。在冷战结束前,美国最喜欢说的是“自由”,苏联当时的大旗是“民主”,后来苏联解体后美国把这个旗给扛走了,并且在颜色革命后把这杆旗给搞臭了。

在韩国问题上,美国政府就非常烦,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半岛,人均产值60美元的国家,闹啥闹?所以从韩国一建国开始,无数次镇压学生和群众的散步活动美国都是授意的,甚至包括那次“光州事件”,那件事就是在美国强烈支持下弹压的。美国当时控制着韩国军队,没有美国的点头韩国军队是调动不了的。这次肯尼迪内阁目睹韩国乱成一团,就让中情局把这事彻底搞定,手段不限,只要韩国不再闹腾就行了。

中情局叫来韩国问题专家讨论对策,专家说在四十年前就调查过这个国家,脑子有问题,适合专制,用刺刀解决问题效率会高一些,中情局长期在南美扶持军事寡头,所以路径依赖,开始考虑在韩国搞个军头稳定局面,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个合适人选,谁?朴正熙。

在中情局的策划下,韩国政府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韩军中部分精锐部队开始相互串联,1961年5月16日,3600人组成的政变敢死队冲过汉江大桥,进入首都汉城,迅速攻陷了政府,国会大厦,广播电台。

各方势力有点不太清楚该怎么站队,所以都在等美国表态,美国在半岛有驻兵嘛,等了半天发现美国令人可疑地非常安静,大家终于明白了,卧槽,原来是你们策划的,也就都坦然接受了。

进入汉城的朴正熙军官团随后宣布全国戒严,老百姓不准出国,不准以任何理由集会。不过后来想了想,军头们觉得惹不起教会,又补充了一句:教会除外。这里也能看出来,韩国这个遍地邪教的国家,教会集团和财阀都是那种不好惹的。

在这次干脆利索的军事政变中,青年军官朴正熙一跃成为政治明星,那这又是一个什么人呢?

朴正熙家境不好,身体瘦弱,只有162公分,不过意志坚定,早年通过不懈的努力,擦边混进了80%是日本人的大邱师范,在那里觉得自己更愿意做一个日本人,给自己起了一个日本名字,叫“高木正雄”。这也是一种明显的皈依者心态,就像华人在美国当了政府高官尤其反华一样,也正常。

随后在长春日本人办的军校里学习,1944年毕业后进入伪满第六方面军第八联队当少尉。

中国东北的这段经历对朴正熙的影响极大,一方面战争锻炼了他,变得冷酷而不怕手上沾血。另一方面他亲眼目睹了岸信介在东北仿效苏联搞五年计划取得奇迹般的大发展,从那以后路径依赖了,谁能想到后来因为他的这段经历,韩国人对“五年计划”这个词的体会比中国人都深。岸信介在东北的操作可以看看博主写的这篇文章《日本战后迅速崛起之谜》。

战争结束后他从东北跑到北京,曾经被军统抓起来过,并且编入了国军中的朝鲜人组成的“光复军”,多说一句,国共内战中双方部队里都有韩国人和日本人组成的部队在给国共作战,当时侵华日军头目冈村宁次都当上了蒋委员长的高级幕僚,国军撤出东北防止被关门打狗的主意就是他给蒋委员长出的,只不过蒋指挥不动卫立煌,最后几十万国军精锐被围杀在了东北。

当然了,跟了国府的日韩友人后来又投降了一次,不过我党的风格大家都懂,都给送回去了。朴正熙没等到战争打完就跑回去了,回国后加入国防军担任团参谋长,顺便跟中情局接上了头,也就有了我们上文说的事。

朴正熙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李承晚干的事重复了一遍,什么任人唯亲,什么排除异己,干的一件比一件过分,不过客观上有件事他做的比李承晚强,大量韩国国防军军官进入文官政府,政府民主氛围倒退了十来年,但是效率明显有所上升。随后在美国授意下,逮捕、屠杀了进步人士和十来万人,局面终于稳定了,因为大家谁也不敢乱说话了,敢说话的全被杀了。

到此为止,朴正熙终于可以操盘实现自己想了很多年的事了,也就是一连串的五年计划。

“五年计划”这个词让人有种计划经济的感觉,事实上确实是计划经济,不过是改进版的,国家通过金融和新政命令对民间的超级企业进行组织和规划。

其实一个鲜为人知却又的确存在的事实是:在几乎所有战后新兴工业国家和地区(日本,以色列、新加坡、台湾等等)的发展历程上都能看到苏联模式的影子。在韩国这种传统的农业国,私人资本极端薄弱,要快速实施工业化就不能不依靠政府来推动。

比如政府的五年计划中规划以钢铁、造船、电子等产业为导向,那其他类型的企业在银行那里几乎拿不到贷款,而这几个行业不仅优先享受低息贷款,而且有各种退税补贴。而且韩国基本上拷贝了日本的各种模式,比如外汇管制,比如国内工人工资极低,往死里挤压消费,把所有的资本全部攒起来投入到海外购买机械和生产线。

而且那时候的韩国非常奇葩。

如果我说一个国家,禁止公民出国旅游,禁止公民享用外国香烟和外国饼干。违反外汇管制规定的人可以被判死刑。这是哪个国家?你可能说是朝鲜,其实是韩国。

而且当时韩国工人日常工作9个小时,收入仅可以糊口,你也可能以为说的是朝鲜,其实还是韩国。

这么操作有个明显好处,韩国就跟日本似的,一方面重工业拉动,重工业本身投入大,可以吸收大量工作岗位,还可以给其它产业部门提供支持,毕竟一国生产子弹都要进口钢铁,子弹价格自然高的离谱,如果还不理解,可以看看内存,韩国现在卡脖子,全中国的笔记本都涨价。

另一方面出口导向,通过廉价劳动力生产廉价产品卖到中东和欧洲。

重工业这玩意有个特点,一但你拥有了,你可以把工业品卖成白菜价。如果你没有,别人想卖你什么价卖什么价,大清就是吃了这个亏,西北战事消耗了上亿两白银,一大半拿去买西方贵的离谱的武器了,那些武器都是西方加价几十倍,谁让你不会生产的。我国现在这么大的钢铁产能,比瓶装水都便宜的钢铁才能撑得住这么大规模的高铁事业,不然高铁贵到大家怀疑人生。这个世界永远的真理都是:大哥生产,屌丝消费。

尤其是造船业,韩国以举国之力向欧洲和日本购买造船设备和技术,然后用廉价劳动力生产出来的钢铁造船,再把生产出来的廉价船卖到全世界,有了收入后咬牙升级装备,通过连续两个五年计划的折腾,韩国已经冲到了世界造船业前列,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在性价比方面能和韩国比,这种霸主地位一直保持到2012年,随后被我国超过,然后再2018年韩国又拿回世界第一交椅。

到如今,韩国和我国的造船业已经进入了最终的拼刺刀阶段,原因嘛,我国真要崛起了,对工业生产是“终结模式”,世界上不需要两个造船霸主,有一个就够了。但是韩国想击败我国非常难,因为我国自己就可以消耗海量产能,也就是中国自己买的船就可以撑住一个大产业,但是韩国国内没那么大的内需。

此外三星和现代也是这个模式,拿着计划去政府批,政府说你俩有病,为啥两个公司同时研发同一个产品呢?这不浪费钱嘛,现代搞汽车,三星搞芯片和卖蔬菜,否则不给批贷款。类似我们讲日本崛起时候提到的,日本通产省非常反感国内的竞争,韩国也是通过行政方式把国家的几个企业划分成几个模块,各自突围。

这种模式就跟打了鸦片似的,我们说,市场经济是自我扩展性最好的,计划经济效率是最高的,这也是为啥公司内部都在搞计划经济,类似华为那种十几万人的公司,公司跟个小国家都差不多了,但依旧是通过行政指令指导生产。韩国日本新加坡这类国家就是把自己当公司来经营。

但是坏处也很明显,并且像巫蛊一样种到了韩国经济体里。

在韩国,一直到现在,韩国国家一直有参与经济活动的习惯,哪些公司能得到政府支持,谁能拿到低息贷款,都跟政治强相关。在美国那样的民主国家,不但政教分离,而且政府和经济部门相对弱耦合,总统换届对于企业来说可能根本无感。

韩国就不一样了,超级企业的生死都在政府手里握着,有限的资源给了谁,谁在接下来几年顺风顺水,如果拿不到政策倾斜,大企业就会过得非常非常艰难。所以大企业和掌门人都会拿出吃奶劲来参与政治,在政府内部培养势力,增加影响力。

而且这种玩法不是简单的说向总统候选人行贿,那太low了,属于低级玩家。

总统大选其实是一个系统工程,就跟盖一栋商业地产似的,必须得有人去征地,有人去拆迁,还得有人去高高的脚手架上做高危操作,还得有人浑身泥浆汗臭去做瓦工,至于总统候选人,其实就是那个负责剪彩的。

他也有很多事要做,但是更多的事得手下的人去操作。总统本人可能纯洁的跟个瓷娃娃似的,但是背后有无数的人在给他工作,其中必然也有一些dirtywork。他事实上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这些人在忙啥。举个简单例子,每次大选天量的竞选费用哪来的?人家为啥要给你呢?这背后就是无数的交易和密谋。

所以韩国财阀们的一贯做法是向候选人的幕僚们和相关人员发放政治献金,而且不是零食抱佛脚式的投资,是从很多年很多年钱就包养,政治家本人讲的事梦想和愿景,但是具体干活的幕僚们实实在在感受到的是摩擦力和重力,哪怕中午吃顿饭都得花钱,所以没法不接受献金,毕竟他们的目标是把事搞定,不是做圣人。

如果你这边不收献金,献金进了另一个候选人那里,那么你的所有理想也就泡汤了。这个背景下,韩国经济领域极其恶性的竞争会像癌症一样扩散到政界,也就导致了我们如今看到的一切。不干不净的政治献金即是政治家腾飞的资本,又是易受攻击的软肋。

这也是为啥从朴正熙之后韩国所有的倒霉总统们无一例外有一项“受贿”罪名,其实客观的讲,有几任总统都是那种置生死与度外的人,高度理想主义的人物,怎么会去收受贿赂呢?说白了,跟他们个人意愿没关系,都是体制问题。(作者:九边;来源:九边公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