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郭台铭参选意味着什么他能受妈祖之托为台湾做出什么事来?

2019年04月19日 哇然事件 ⁄ 共 268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14 views 次
39.6K

郭台铭受“妈祖托梦”高调参选“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消息已经刷爆了网络。不少网友也纷纷调侃,原来从陈胜吴广的篝火狐鸣“大楚兴,陈胜王”和鱼腹托锦书“陈胜王”以来,迷信的梗已经玩了几千年了。

 

只不过,不像大陆网友这样一追梗追到几千年前的中华历史里,人家郭董在提到自己迷信时举的例子是乔布斯也信密宗。果然郭董和什么人玩在一起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啊。

 

话说回来,郭台铭打妈祖牌,再加上还提到了关公,在普遍信仰妈祖、关公的台湾是很有利的。况且,一参政就奔着最高领导人去,就算在经商办企业方面他已经让很多人相当崇拜,也得想办法给自己一个名分,名不正则言不顺嘛,老祖宗的教导人家自己领悟了。

 

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了,我们也就勉强信一下,郭台铭受妈祖之托“要为台湾做更多的事情”,那么我们就要看看到底他能做出什么事来。

 

扑朔迷离的2020

 

正如不少人都在关心的一样,郭台铭的参选是否能像特朗普那样获得商人从政的成功?而如果郭上台,真的能让两岸关系有什么实质变化吗?这些可能都还不好说,只不过,他的参选确实让2020年的选举更加扑朔迷离了。

 

众所周知,郭台铭作为鸿海集团的董事长,他与大陆、美国的关系可以说是十分复杂,这对他的参选之路也是福祸相依。

 

就选举而言,企业家的身份给郭台铭提供了充足的资本,加上台湾的选举制度是少数票当选制,他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上台。一旦郭上台,同样由于与其他人不同,常年从事制造业的郭台铭或许不会像韩国瑜那样,只是热衷于卖水果搞旅游,而是希望大陆在产业政策层面对台湾资本让利。

 

 

郭台铭的参选其实是台湾资产阶级务实派的选择,或者说,从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以来,韩国瑜与国民党已经开始回归到传统国民党的实用主义路线。

80年代起,台商便开始涌入大陆寻找更廉价的劳动力。据统计,台湾500大集团中,目前有三分之一的营业收入,来自于大陆,在海外的员工数是250万人,可是在台湾省内只雇了150万人。与之对应的,台湾500大集团中,目前有三分之一的营业收入,来自于中国大陆。

这虽然一定程度上依然有助于GDP的增加,但无法拉动台湾的就业、投资与消费。况且,就算台湾企业可以像大陆的民营经济一样,贡献出个5、6、7、8、9,普通员工不照样该自杀就自杀,该猝死就猝死,裁员就裁员,该996就996……

在这一点上,和哪个地区的资本并没什么关系,人家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别以为一个小小的台湾海峡就可以阻碍两岸资本一家亲了。

总之,在全球经济下行的时刻,与大陆、美国都有颇多关系的企业家郭台铭如果当选最高领导,无疑会把大陆与台湾更加结实地绑在一辆经济战车上。

 

对大陆来说,相较于民进党上台,郭台铭上台是对资本共治道路的继续,这或许并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坏的结果是民进党的极端主义与美国极右势力勾结台湾右翼民粹如果按照美帝的旨意直接掀了桌子,将两岸拖入战火,这对两岸底层人民都是巨大的灾难。


当然,这都是在说如果郭台铭可以上台的结果,但还没那么简单。郭台铭虽然是政治素人,但却是个富豪大资本家,这重身份让他搅浑了2020年选举的一池春水。他与大陆、美国的关系相当复杂,这也意味着他过往的黑点并不少,相信绿营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来攻击他。

光是郭董的鸿海集团及其旗下公司近乎于残酷的管理制度,以及酿成的多起悲剧,就足够被底层打工者铭记在心。要知道,发生在大陆城市的“富士康十三连跳”让多少人的心里为之一颤,这很不利于郭董吸收白领蓝领阶层对他的支持。

 

除了民调这一关,蓝营内部也对郭台铭参选颇有怨言,尽管表面上都说是好事。王金平派系很可能会拆台,因为王金平已宣布参选。而韩国瑜的粉丝更是认为他这样做是卡死了韩。要知道,“韩粉”就是“韩粉”,而不是什么国民党的粉丝。

 

说到韩国瑜,不得不提的是2018年的九合一选举,这次剧情反转的选举与其说是国民党的胜利,不如是韩国瑜的胜利。

 

 

国民党一改岛上的颜色对比,并不是因为在短短两年之内获得了多么大的民意声望,而是韩国瑜横空出世。韩国身上的草根色彩和无党派色彩十分吸引人的注意,而且他一改过去国民党官僚们四平八稳圆滑老油条的作风,再加上民进党的执政无能,人们甚至处于“反精英”的心理给国民党投了票。

 

政治背后的经济情况

 

这并不奇怪,这和新自由主义席卷全球之后的各个国家、地区的情况十分类似。政治情况和经济情况密不可分,1990年代之后,短短的20年间,台湾经济在大转型的背景下开始从繁荣转向衰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被雇佣者,向下流动的趋势是很明显的。从1990年到2009年的社会调查来看,下层的自我认同越来越强,尤其是2000年以后,下层阶ji中自认是工人阶ji的成为台湾人口的多数。截至2009年,大概将近四成的人,觉得自己是工人阶ji,中产阶ji现在从45%萎缩到27%,自以为是中下阶ji的比例也在上升,从15%到22%。

 

 

“精英”和“平民”相对立的情况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反应在政治层面,就是民众在常常迅速精英化的政党面前,已经普遍灰心丧气,甚至并不关心是谁在执政,毕竟,谁都不关心自己的实际生活。在2018年台湾的“九合一选举”之前,多项民调显示,支持国民党和民进党的选民都大幅度减少,两党都不支持的中间选民总数竟然超过两党支持者的总和!

由此可见,更加考验执政党的就是两个阶ji之间不可调和的阶ji矛盾。

那么,郭台铭有可能突破精英化政党的政治框架吗?虽然他现在尚未有一些政治活动,但屁股决定脑袋,他会维护哪一方的利益是显而易见的。

 

看看全力支持郭台铭的韩国瑜,在当选高雄市长并拥有一票粉丝之后是怎么做的,我们就知道这些精英政治家偏心谁了。他为了招商,打算堂而皇之地全面为企业松绑法规,在台湾内部也可能同大陆一样进一步为企业减税,提供所有政府能给企业的方便和优惠。

 

可见,怎么解决生产相对过剩的问题,是摆在很多国家、地区的统治政党面前的重大考验。毕竟,再怎么让人眼花缭乱的政治剧情也掩盖不了经济无力挽回的现状。

 

伴随着低迷的世界经济,海峡对岸的经济增长大幅回落,内部环境更是十分无力,一个个看似叱咤风云的政治家们都灰溜溜地草草下台,台湾民众也开始受不了层出不穷的党派斗争和政治游戏。

而至于谁能拯救台湾?恐怕站在资本市场上的蓝绿代表们回答不了。我们需要想一想的恐怕应该是,早期共产党人和无产阶级的胜利,以及新中国的建立究竟是怎么来的。

 

总而言之,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当海峡两岸都是两极分化的深渊,这场资本共治的盛宴也就走不远了。

 

给大陆年轻人带来绝望的郭台铭能给台湾年轻人带来希望吗?短期内或许可以,残羹冷炙还能分食一段时间。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