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正文

论斯里兰卡“复活节”连环爆炸案的背后没有人是局外者

2019年04月23日 哇然事件 ⁄ 共 244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64 views 次
39.6K

如果昨晚发送的话,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遇难人数是207人,下午已上升到290人,500人受伤,而且在八起爆炸案之外,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航站楼通道上又发现了一枚自制炸弹,斯里兰卡虽然全国警戒,但国际机场并没有关闭,幸亏及时发现,否则,将是九起爆炸案。

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恐怖袭击,决不是独狼式袭击,换句话说就是的“专业”组织在策划,ISIS向非洲,南亚,东南亚转移的迹像十分明显。

 

恐怖分子在袭击行动中,安置炸弹几乎到了随心所欲地步,可见斯里兰卡安全部门松懈到了何种地步,我甚至怀疑有内鬼存在。

 

复活节爆炸案,首批是3座教堂和3家酒店发生6次爆炸,第七起爆炸位于西部,第八起爆炸发生在科伦坡市郊住宅楼。遇难者包括中国、丹麦、日本、巴基斯坦、摩洛哥、印度、孟加拉国、荷兰、美国、土耳其和英国等国公民。

 

各国纷纷发布赴斯里兰卡旅行禁令, 警方已经拘捕24名犯罪嫌疑人。明天起,斯里兰卡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上一次是2018年3月6日,原因是族群和宗教冲突。

 

如果说这一次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制造了血案,那么2018年是穆斯林受到了袭击。斯里兰卡是一个刚刚走上发展正轨的国家,昨天的袭击暴露了其国内许多问题。

 

南亚岛国斯里兰卡因形状犹如泪珠,被称为“印度洋的眼泪”,在中世纪时期,这里是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又被称为“东方十字路口”,是“一带一路”建设在印度洋中转站。

 

斯里兰卡安全对中国来说很重要,汉班托塔港的建设和开发正在关键时期。

 

斯里兰卡内战在2009年5月彻底结束,“泰米尔猛虎”组织头目普拉巴卡兰父子先后被击毙,这场持续25年的反恐战争才走进历史。

10年时间,斯里兰卡并没有真正平静下来,曾经夹在政府军和“猛虎”之间的穆斯林却成了新问题,极端主义思想正在抬头。

斯里兰卡人口为2144万,其中僧伽罗族占74.9%,泰米尔族15.4%,摩尔族(穆斯林)9.2%,其他0.5%。居民70.2%信奉佛教,12.6%信奉印度教,9.7%信奉伊斯兰教,7.4%信奉天主教和基督教。

 

内战主要是在掌握政权的僧伽罗人与泰米尔人之间进行,穆斯林为第三方,他们被称为“锡兰摩尔人”,这是英国殖民者的称谓,就像缅甸的罗辛亚人。

 

摩尔人说泰米尔语,又拒绝承认自己是泰米尔族,信奉印度教的“猛虎”组织视其为“叛徒”,而僧伽罗人也敌视摩尔,因此,穆斯林在斯里兰卡处境艰难。

 

殖民时期,摩尔人总是寻求英国人保护,现在不一样了,斯里兰卡政府真的要管理这些族群,压制极端主义,欧洲和美国马上会以“侵犯人权”来威胁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得罪不起西方人权卫士,所以,在打击极端主义方面显得畏手畏脚,难以有效打击国内潜在的恐怖分子。

斯里兰卡穆斯林为逊尼派的沙菲派,随着“基地”和ISIS兴起,“圣战”思想也慢慢影响着斯里兰卡摩尔人。

当斯里兰卡进入选举政治模式后,穆斯林政党试图扮演一定的政治角色,由于人口比例处对绝对劣势,因此在内阁和议会中份量并不重。穆斯林政党特点的投机主义,从僧泰两族矛盾中获利。

这三族对斯里兰卡的未来诉求有什么区别呢?

僧伽罗族建立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以僧伽罗族为主体民族,以佛教为最高宗教。

泰米尔人:将东北两省合并为一国脱离斯里兰卡(背后有印度撑腰,印度有8000多万泰米尔人,但一旦独立成功,印度泰米尔人也会想分裂印度)。

摩尔人:寻求自治的地方权利,实现政治自治,只在表面尊重科伦坡政府。

无论僧泰两族哪一方获胜,摩尔人都会被打击,谁也不允许他们“政治自治”,“猛虎”在其地盘内,曾经多次屠杀摩尔人,而摩尔人被驱赶后,又被政府排斥。

穆斯林自己处于分裂状态,分别有三个党:大会党,国家统一联盟,全锡兰大会党。虽然在国内受到了社会和政治双重边缘化,但他们得到了西方的支持和保护。如果不理解这一点,可以参考西方舆论对缅甸罗辛亚人的支持和同情,哪怕是昂山素姬都不能触犯这条“红线”。

自从1999年美国强行将科索沃从南联盟肢解出来,便极大振奋了其它多民族国家中的穆斯林群体的分裂士气,再加上ISIS“圣战”鼓动,自杀式恐怖袭击已成为人类面临最大的安全威胁之一。

2011年随着“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斯里兰卡一些年轻穆斯林也在穆图尔市、瓦莱奇奈市、卡坦库德市等地组建军事武装--“伊斯兰圣战组织”。

当这些准军事组织无法被清理时,将出现比内战更难处理的局面。“猛虎”组织,当印度在国际压力下停止对它的支持,当两代头目被击毙,当骨干份子被逮捕,武装成员便作鸟兽散,并没有转化为对平民目标的伤害。

极端主义恐怖分子不同,它们就存在于斯里兰卡社会之中,平时甚至没有前科,与ISIS通过网络隐秘联系,针对这种安全防范的社会成本经济成本极高,决不是斯里兰卡能够承担的。

 

还有一个斯里兰卡不愿意明说的缺陷,就是政局不稳,去年底还在闹“两个总理”打官司的笑话,议会也被解散。反恐是件大事,如此动荡的内阁,如何能够有效落实各项安全措施?

斯里兰卡媒体在小心翼翼地评论爆炸案,到现在无法确定作案者属于哪个组织?接下来要采取行动全面压制恐怖主义势力,估计过不了西方“人权卫士”这一关,说句难听的话,它们简直是恐怖主义的庇护人。

八起爆炸案令全球震惊,但很少有人去想,被事先制止的恐怖袭击有多少起?俄罗斯2018年有几百起,欧洲也不下于这个数。

今天,一个国家能否防范有组织的恐怖袭击?已经成了国家实力的标准之一。

斯里兰卡要想不再令此类悲剧发生,必须要与大国进行反恐合作,斯里兰卡要想发展,也必须与大国进行经济合作,西方和“南亚霸主”都无法做到这些,只有中国可以做到。反过来,这是也中国利益延伸之后的趋势。

对于中国人来说,大妈广场舞,年青人唱K,撸串,上网交流(吵架)是稀松平常之事,然而,并不是因为这个世界平安详和,而是有千千万万反恐战士用生命和鲜血构筑了一堵安全墙。

斯里兰卡爆炸声提醒人们,ISIS溃散了,但恐怖乌云却离南亚,东南亚,甚至中国更近了。

反恐必然是一场上下一心的人民战争,没有人是局外人。(作者:后沙;来源:网络)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