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蒙古国独立是谁的责任还能回归中国吗之最真实最牛逼的回答在这!

  • A+
所属分类:历史真相

在去年,我之前培训的一个蒙古国的小伙伴在群里发消息,说在他们国家的杭爱山上找到了我国汉朝北征匈奴,把北匈奴王庭干掉后,留下了表扬与自我表扬的相关文字,这让他们非常焦虑,因为那段时间我国正在因为钓鱼岛的事大谈特谈“自古以来”。

 

我们几个很纳闷说你不是一直想留在中国嘛,他说确实是,不过他们家比较靠北,担心那地方不是中国自古以来的地方。。。爆笑之余,大家开始激烈讨论蒙古为啥后来分裂出去了,以啥为界,所以我下定决心把这篇写出来。

 

我们先得有个认识,我们经常说的儒家文明远远不只是三从四德什么的,而是一种闭环的道德体系,是基于定居的一种社会秩序,类似于一种操作系统,装上这玩意社会就可以低成本运转起来,并且在系统上装上一些复杂的其它app,比如中央集权,比如基建狂魔,再比如向四周扩散,直到扩散到不能种地的地方。

有了这个认识,大家再去看我国古代史,就非常清晰了,整个中原一直以来都是我国的核心,新疆西藏蒙古东北西南等一直都若即若离,东北古代也没法种地,因为古代技术无法犁开冻土,得等气候变暖或者有了拖拉机才行,当地主要民族女真人是渔猎民族,也就是一边打猎一边钓鱼,中原强悍的时候把他们拖进来,虚弱的时候他们争先恐后地跑路。

 

再比如新疆,汉朝和唐朝一度控制过新疆,不过这两个朝代武德不足需要充值的时候,新疆立刻跑路了,直到八百年后大清用了近一个世纪,彻底屠灭新疆土著准噶尔部,才把新疆打下来,后来我朝第一野战军进新疆,八千湘女戍天山,才彻底稳定住新疆。

 

蒙古也一样,我们以往说汉唐都在蒙古高原上有过统治,时间都不太长,尤其我们今天要讲的外蒙,只有元朝和清朝有过统治,我们前文说了,儒家那一套基于定居的系统在高原和草原都没法运转,中原统治草原成本高到离谱,国力稍微萎缩就得退回长城以南防守,所以中国历史上90%的时间北方草原都是自治状态,直到大清。

 

大清入关以前也是野人,明朝时期为了对抗东部蒙古,一直都是把女真人当狗养,让女真人去咬蒙古人,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女真人慢慢学会了汉人怎么统治,也学会了怎么跟蒙古人打交道。

 

随后女真人做大崛起,彻底脱离大明,也就是我们熟知的袁崇焕守边疆的事,不过明朝和女真人不是一直在打仗,而且中间歇了好多年,在这些年中,女真人先拿下朝鲜,然后灭了东蒙古。

 

这里就有个问题,东蒙古是个什么东东?

 

蒙古在咱们看来是完整的一块,其实历史上一直都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四分五裂,具体有好几种分法,不过咱们不是搞学术,没必要那么专业,没必要细分什么科尔沁、杜尔伯特、郭尔罗斯、扎赉特、阿鲁科尔沁。。只需要知道蒙古高原上中间有个大戈壁滩把蒙古一分为三,历史上咱们现在内蒙古的那块地,以前叫漠南,也可以叫东蒙古。

 

关于蒙古国独立是谁的责任还能回归中国吗之最真实最牛逼的回答在这!

 

现在蒙古国那块地,叫漠北,什么噶尔噶蒙古四部,说的就是这伙人。当时新疆那一带也被蒙古人控制着,所以也可以叫它西蒙古,我们前文说过的《残阳如血,漫话准噶尔部被灭族始末》里的准噶尔,就是西蒙古的。

 

这个东西蒙古和北方的漠北历史上一直也不是很合得来,内部打成一团,所以在古代,内蒙外蒙也不是一伙的,后来外蒙分裂出去,边界就是那个大戈壁。

 

女真人崛起后,第一时间给离他们最近的漠南蒙古,也就是东蒙古送温暖,连打带拉,联合了东部蒙古诸部,元朝的旧部都归属到了努尔哈赤那里,于是满蒙就这样联盟了,为了让蒙古人对大清充满归属感,满洲皇族一直在和蒙古贵族联姻,大家熟知的孝庄太后,她就是东蒙古科尔沁部落上层贵族博尔济吉特氏的公主,嫁给了努尔哈赤的八儿子皇太极,史书里隐隐约约说孝庄太后和很多人有一腿,如果这事是真的,也很正常,她是蒙古部落来的嘛,天生对中原的三从四德无感,本来就对这方面的事不在意。这也说明为啥中原的系统在草原没发运行,关键还是生产方式导致的观念不同,没共识,这个世界就是建立在共识上的,比如金子是好的,乱搞不好,和平也是好的,能谈就不打,这些共识蒙古人都不太认。

 

而且大家可能不知道,清朝的皇位不是来源于明朝,而是来源于元朝,咱们一般说元朝被明朝灭了,真实情况是元朝被明朝给赶回草原去了,回到草原后继续分分合合过日子,一直混到1636年,漠南蒙古诸部都归了后金,元朝的传国玉玺也跑皇太极那里去了,然后皇太极就登基做了皇帝,继承的是元朝。后来明朝被李自成灭了后,东北人带着蒙古人入关,说是是帮大明报仇来了,反正他们自己是这么说的。清朝皇帝经常去给朱元璋老同志扫墓什么的,向大家表达下“我们跟老朱家没仇你们别误会”。

 

以孝庄太后他们的科尔沁蒙古为代表的东蒙古诸部就是最早归顺大清的一批蒙古人,跟随女真人一起入关,从龙有功,大清完全把他们当自己人,他们用铁骑支持大清,大清用钱养着蒙古上层贵族。

 

其它蒙古人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举个例子大家感受下,三大战役一开始的时候如果加入解放军,那叫“起义”,本身就是功劳一件,保持原职,稍有功劳加官进爵,发展好了比跟着过草地的老同志们都牛逼。但是如果到了三大战役后期才加入,那叫“投降”,不但优惠待遇全没,还得去战犯管理所改过自新。东蒙古也一样,是起义,享受满洲贵族相同待遇。其它蒙古,比如外蒙,参加革命太晚,他们算“投诚”,属于重点防范对象。

 

所以从大清刚建立那会儿,漠北诸部就是二等臣民,从那时候他们就不太爽,待遇哪哪都不如咱们上文提到的科尔沁蒙古那几个,但是他们是被大清用武力打服之后宣誓效忠,摄于大清武力,只好一直忍着。大清当时就把漠北蒙古叫“外蒙”,特殊管理,平时给他们修庙什么的,让他们毫无戒心地断子绝孙。而且草原上梅毒横行,梅毒现在好预防也好解决,但是在当时既没啊预防也没法解决,草原人口骤降,也跟梅毒有关。

 

到了1911年,清帝终于退位了。退位前说既然大家跟着我这么快乐,今后我没了,你们继续跟着民国吧。

 

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

 

我们刚才说了,蒙古从清朝开始就非常分裂,内蒙古热爱大清,觉得既然大清已经说了让我们跟着民国,那我们就跟着民国呗,外蒙古说我呸,大清当初铁骑跨过沙漠,用屠刀逼迫我们平白无故效忠了近三百年,中间不让我们到处溜达,强行送小孩去当和尚,他死了我们还继续听他话,那我们不成”抖M“了?而且我们效忠的是清室,清室都没了我们还跟着民国干嘛?再说了,民国是谁啊?你们认识吗?从这个时候起,外蒙和内蒙就分道扬镳了,内蒙一直留在中国,外蒙开始寻求离家出走的浪子之路。

 

而且这个时候的外蒙古已经傍上了更粗的大腿,也就是俄国人。

 

俄国人对东方的冒险跟大清入住中原的时间差不多,也就在大清刚在中原坐稳那些年,哥萨克人组成的远东冒险团已经到了外蒙古那一带,开始跟外蒙人做买卖,收购貂皮和白鼬什么的。现在貂皮贵的离谱,回到17世纪,更是贵的没有边际,叫“柔软的钻石”,欧洲王室国王和皇帝加冕的那身衣服就是用貂做的,衣服上的那个黑点,就是貂的黑尖尾巴,很多欧洲王室的那件貂皮大衣是祖传的,加冕的时候拿出来用用,平时叠整齐压箱子底给自己娃用。

 

关于蒙古国独立是谁的责任还能回归中国吗之最真实最牛逼的回答在这!

 

超高利润的贸易让俄国人和外蒙古人打得火热,而且外蒙古人见识了俄国人的火器,慢慢意识到俄国人比大清强大的多,尤其是晚清末期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操作,而俄国在中国耀武扬威,更坚定了外蒙古想跟着俄国混的决心。

 

俄国人也希望外蒙分裂出去,“蒙古独立”这件事前后跨度很大,从1911年就开始折腾,到1946年才彻底分裂出去,历经大清宣统,北洋政府,北伐,日本入侵,抗战结束等等,在俄国也换了一次政府,也就是1917年沙俄被推翻,换上了苏联政府,沙俄和苏俄在蒙古问题上态度差别不大,沙俄是单纯的土地狂魔,看见土地就想要,苏联是缓冲区狂魔,看到缓冲区就憋不住,所以对外蒙的政策是一样的,把外蒙从中国分裂出去。

 

俄国和外蒙基于这个“共识”,在1911年,清帝即将退位之际,外蒙古在上层贵族和喇嘛们煽动下,哲布尊丹巴做皇帝,并且驱逐了清朝在当地的办事大臣三多,恩,没写错,许三多的三多。

 

这个“哲布尊丹巴”是个什么东东呢?其实就是藏传佛教的活佛,只不过是负责他们外蒙教区的大喇嘛,我们在这篇文章里说了,《大清是怎么用藏传佛教彻底解决了威胁中原千年的北方战斗民族的》,大清利用藏传佛教控制蒙古,为了防止他们各个区域勾勾搭搭,所以各个地区的活佛们互相没有隶属关系,这个哲布尊丹巴跟我们知道的那个达濑喇嘛是一样的,只是叫法不一样,达濑管新疆,他管外蒙。

 

这个办事大臣三多从外蒙被赶出来的时候还是大清,等他回到北京,已经成了民国,民国当然不会同意蒙古独立,不过不同意归不同意,也没啥好的办法,当时新jiang也在闹,云南也在闹,东北也开始不服管教,南方更是蠢蠢欲动,北京的民国政府又没钱又没影响力,别提有多憋屈,只能是形式上抗议了下。

 

不过形式很快有了转机,外蒙分裂出去没几年,1917年沙俄革命了,列宁一伙上台,大规模清洗俄国国内的旧贵族,大批俄国贵族王公四散向英国瑞士哈尔滨外蒙逃散,带来了红军和农奴处决贵族的消息,外蒙贵族感觉到问题开始变得很棘手,而且日本也开始觊觎外蒙,外蒙上层贵族开始担心自己成了虎狼争夺的肉,随时有可能出事,然后自己像法国大革命中和俄国革命中的贵族那样被大批处决。

 

而此时一个叫陈毅的负责外交的人在外蒙斡旋,跟外蒙贵族达成协议,只要外蒙取消独立,北洋政府不介意再把他们收留回去,并且给他们高度的自治,外蒙上层自从独立后并没有体会到独立的快感,反而觉得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于是贵族们决定重新回民国政府过日子,但是喇嘛集团不太满意,他们不想回民国,担心被清算,于是贵族们私下和中央接洽,希望中央派兵去接收外蒙回国。

 

派谁去接受蒙古呢?徐树铮。

 

这人是段祺瑞亲信,江湖人称是段祺瑞的小扇子,听着好像gay里gay气的,这人心高气傲容易冲动,但是足智多谋,那为啥说他是扇子呢?徐树铮是段祺瑞的谋士和心腹,孔明不是有个扇子嘛。

 

这次收拾外蒙的事交给了心腹徐树铮,徐树铮倒也利索,清点了下队伍,发现人数并不多,只有三个团,但是智慧的火花一闪现,让大家多准备点旗帜,外蒙的不愿意臣服民国的那伙喇嘛远远看到民国队伍过来,旌旗招展鞭炮齐鸣,按照常识估算了下觉得惹不起,徐树铮就这样顺利把外蒙给解决了,顺便还收回来了唐努乌梁海。

 

不过徐树铮随后的各种骚操作让人开始怀疑他这个“扇子“到底是哪一款。

 

他先是和我们上文提到的陈毅闹翻了,陈毅一直以来的套路是”怀柔“,他知道朝廷已经没有足够的实力彻底控制外蒙,只能依赖拉拢外蒙贵族。徐树铮不这么想,他觉得要彻底把外蒙贵族修理服了,不但得服,而且得还钱,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当初大清还在的时候,外蒙贵族没少欠国内大户的钱,还有几年前外蒙独立打仗的时候对华商造成的损失,徐树铮认为都得还。

 

这外蒙怎么能还得起啊,徐树铮说那也得还,所以任务分担到外蒙普通老百姓身上,要求还钱,欠债还钱这事本身无可厚非,不过吧,毛主席总说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外蒙此时主要矛盾就是团结问题,解决了这个,将来可以挖矿还钱嘛,徐树铮显然没明白这一点,暴力收债。这下把整个外蒙给得罪了,而且上到贵族,下到普通牧民,都得罪了。

 

等到1920年,段祺瑞政府下台,徐树铮的后台没了,他也带兵回中原作战,随手战败流亡,把外蒙丢下不管了,外蒙空虚,局面非常危险,果然,没过多久出事了。

上次被徐树铮粉碎的独立运动是外蒙上层策动的嘛,徐树铮走后,下层开始闹,也就是俩农民,苏赫巴托尔和乔巴山,他俩在俄罗斯成立了一个民族主义政党,力图促使外蒙古独立,这正好和苏联的“缓冲区梦”是一致的,所以苏联目睹民国乱成一团,外蒙空虚,苏联红军支持我们上边的那俩人回到蒙古建国,而徐树铮在蒙古折腾的人心尽失,很快外蒙古就彻底分裂出去了。

 

关于苏联为什么要支持外蒙,其实并不复杂,大家看下图,那根绿线,就是西伯利亚大铁路:

 

关于蒙古国独立是谁的责任还能回归中国吗之最真实最牛逼的回答在这!

 

西伯利亚是苏联远东的生命线,大家注意下就能看到,这条铁路的东半段都在外蒙的头顶上,如果苏联不控制外蒙,这条铁路会在几千公里的蒙古国境上受到威胁,如果控制了外蒙,那就只剩下东北和新疆跟中国接壤,苏联只需要防守者两个地方就可以了。

 

后来,大家知道的,中苏关系恶化,在这两个位置上果然都发生了冲突,如果外蒙古在中国手里,那就是从新疆到东北,全线冲突,苏联无论如何也没那么多人力来看着,所以吧,站在苏联角度,把外蒙切出去,实在是高招。

 

但对我们来说,外蒙问题彻底成了一块心病,从蒋委员长上台那一天起就想要回来,不过然并卵,没有实力也没机会,因为中国当时一直在用兵,军阀混战,国共混战,抗日,忙的要死。

 

后来二战快要结束,美国在打日本过程中伤亡太大,希望苏联出手帮忙,苏联说没问题,你先承认蒙古独立。美国说这不行啊,那是民国的事我参与不了,苏联说那你自己去打日本,美国说这样,我不管了,你去找蒋委员长商量总行吧?苏联说等的就是这句话。

 

其实到这里,大哥不管了,蒋在苏联那里根本没底气,而且也没筹码,眼瞅外蒙保不住了,所以干脆准备用外蒙换点优惠条件,比如让苏联同意不支持共产党,苏联说行,外蒙古独立彻底定局,中苏签订了《中苏条约》。这也是为啥在内战中,南京被攻陷,各国大使都留在南京等着跟共产党接洽,苏联大使贱兮兮跟着国民政府跑广州去了,因为他怕大家说他支持共产党。

 

在内战中,苏联倒是没有明面上支持我党,甚至好几次用坦克把我党的干部给赶出来,不过确实是把几个日军军火库给了林彪他们,在苏俄占领的大连,有一座共军的兵工厂,但是大家千万不要觉得这两样对战局有什么决定性影响,别那么肤浅,差的远呢。

 

所以蒋委员长认为苏联支持了共军,据此把中苏条约给推翻了,又把外蒙划回到中华民国的地图里去了,这也就是大家说的”地图开疆“,明显属于行为艺术。

 

说到这里,外蒙分裂出去这事始末已经说清楚了。我们说下以前的外蒙,如今的蒙古国现状。

 

一句话说,蒙古国现在状态不是太好,之前它过度依赖苏联,经济单一,而且人口太少,全国还没太原市人多,地下矿藏无数,但是自己不太会开采,整个国家都是勉强度日。

 

关于网上流传的”蒙古人恨中国人“,我去过那地方,直观感受就是蒙古被锁在上世纪我国的1998年左右了,商店里除了牛羊肉,其它的基本都是进口的,锅碗瓢盆是从中国来的,手机大部分也是,还有韩国的一些,巧克力和糖是俄罗斯进口的,车大多都是日本淘汰的,首都不但没法跟呼和浩特比,甚至没法跟齐齐哈尔比。

 

那个国家现在学汉语的人多的离谱,很多人都有亲戚在中国打工,很多人中国人都不愿意从事的工作,他们都愿意,而且对工资非常满意,还有两个蒙古国妹子说他们听说中国女孩可以随便在淘宝上买便宜的各种衣服首饰化妆品,觉得非常非常羡慕,总之感觉去了偏远地区支教似的。如果说有没有人讨厌中国,应该有,不过我是一个都没见到,都挺友好的,而且希望去中国工作。

 

文章的最后,说一个比较不合适的话题,关于大家一直在说的,蒙古有没有可能重新回到中国,我随便说,你们随便听。

 

首先,我认识的那几个都希望有中国国籍,他们觉得在中国做小买卖当搬运工送快递也不愿意回蒙古去。但是这个是不可能的,我国国籍是世界上最难获得的。

 

其次,普京同志在克里米亚公投的时候说了,每个地区的人民都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我国是不说话的,大家知道为啥,但是这句话显然适用于蒙古国。

 

最后,俄国在远东已经基本没了控制力,无数的中国农民在西伯利亚种地、挖猛犸、砍树,俄罗斯基本上管不过来,不要随便提核弹,很容易让大家觉得你是刚从铁血社区出来的。(作者:组织二头目;来源:九边公众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