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毛情绪源于多数人民群众不知道文革遭到走资派当权派的疯狂破坏

  • 1
  • 12,638 views
  • A+
所属分类:历史真相

  为能表达本意,先来回顾一段历史。1965年冬,中国共产党中央决定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刘少奇、邓小平、彭真揭榜,由他们组织领导这项工作。
  
  1966年6月,中央广播了北大的第一张大字报,全国上下热烈响应,大字报遮天盖地。刘、邓害怕火烧到自己头上,派出工作组掌控运动,鼓动干部子弟,高举着“红五类”的旗子,高喊着“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口号,抡着血统论的大棒,大打出手,揪黑帮、抓右派、打反革命,整“黑五类”,横扫牛鬼蛇神,地富反坏右、历史反革命,统统横扫!以破四旧为名,砸牌子、改名字、毁字号,剃光头、剪裤脚,抄家、打砸抢烧,大搞白色恐怖,文革初期的50多天里,北京大中学校师生被打成右派的10211人,打成反革命的2591人,他们拉着被他们打成“黑帮”分子的人游街示众,赶黑五类出城,对四类分子扫地出门,要其“滚回乡下去”;勒令民主党派解散,陈小鲁说这“勒令”就是他写的,他们占领了“九三学社”总部办公地,“西纠”的指挥部就设在那里。
  
  陈小鲁特别为逼死校长、书记道歉;宋彬彬、刘进(工作组搞的师生代表会主席)为打死卞校长道歉;“联动”分子王冀予在接受凤凰台记者陈晓楠采访时对他打死人表示道歉;道歉的名人还有:济南的刘伯勤、河北的宋继超、湖南的温庆福、山东的卢嘉善、福建的雷英郎……宋彬彬说:“我是工作组进校后任命的学生代表会负责人之一”,“不明白我们跟着工作组走,怎么就犯了错误”,“我们都成了保守派”(宋彬彬在王任重的指挥下,窜到湖北武汉,以宋要武的名义发表声明,支持湖北省委推行资反路线,镇压造反学生,大抓“一小撮”,是铁杆的保皇派);陈小鲁说:“工作组进校后要我给老师们开会作报告,我在会上说:从前说有个“三娘教子,现在是子教三娘”。陈小鲁说自己是八中文革委员会主任,他自称是“学生领袖”,他到六中、四中串联成立西城红卫兵纠察队,“与他们一拍即合”(秦晓在《走出乌托帮一一秦晓口述》中承认他“在文革初期参与发起,组织了西城纠察队”);揪打老舍的北京女八中红卫兵就属于“西纠”。
  
  在《联动覆灭记》中这样记述……敢对老舍动手,能对老舍动手的就只有那些恃血统论的红色贵族们。椐批斗老舍的主力军一一北京女八中部分红卫兵回忆,她们当时是在学校文革颁导小组的带领下冲进文联的。浩然在《我的人生一一浩然口述自传》中回忆,“1966年8月23日,下午来了一车女八中红卫兵,说要揭开文联的盖子,……他们给叫出来的黑帮分子挂牌子,从北边站到南边,后来叫到老舍,我急了。……侯文正在讲活,要把老舍他们往卡车上装,女孩子拿皮带抽得厉害,老舍上卡车上不去,在后面用皮带抽。”(那些“纠们”常使用皮带,用军用铜头皮带打人)。1966年8月25日,老舍投湖自尽;当时清华大学的文革委员会主任是贺鹏飞,他也是工作组弄出来的,他们把清华的校长、付校长都打成了黑帮,把全校500多名干部的百分之七十打入“黑帮劳改队”。
  
  贺鹏飞、刘涛能够组织十二校联军,是何种力量在支持?宋彬彬、刘进都说在有人殴打卞仲耘时,她们曾制止过,但到底凶手是谁?真凶为何不道歉!卞仲耘的女儿说:殴打时第一个冲进来的是邓榕,女中学生王友勤回顾说,“打人者之一有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她也是学校红卫兵的负责人之一”,宋彬彬、刘进说“我们把卞校长送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邓榕要求医务人员出具“卞心赃病死亡”证明,遭医院拒绝”;林荠写《目击并身历其境者言》证明:“1966年8月5日最后一脚踩死卞仲耘校长的是刘少奇与王光美的女儿刘亭亭”;清华大学当时正在抓反革命,万人大会斗争蒯大富,正是工作组指挥贺鹏飞他们干的,这里的工作组是王光美直接指挥的;……这一切一切的乱象后边都有一条黑线,所有这些黑线都通向一个地方,毛主席明察秋毫,炮打司令部,全国革命人民异常振奋,集中火力对准走资派,揭发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革命形势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受压的少数派在与资反路践的斗争中,翻过身来成了造反派,成立自己的红卫兵组织,并逐步壮大,一度成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主导力量,但这是在1966年10月以后的形势,在这以前造反派是受打压的弱势群体,运动中出现的问题都不是造反派造成的,有人把这笔账加到造反派头上,是别有用心的。
  
  文化革命中及文化革命后的这几十年,清算文革的人,都有意无意(说他无意是指不了解历史的人)的都把这笔账算到造反派头上,陈小鲁、宋彬彬们的道歉,揭露了事实真相,他们为什么道歉?
  
  他们说那些事是他们干的,他们觉悟了,感到愧疚,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责任。他们的这个举动,事实上掀掉了别有用心的人扣在造反派红卫兵头上的一个屎盆子(这可能不是陈小鲁们的本意),为造反派洗了污!所以,我要为陈小鲁们的道歉行动叫好。
  
  毛主席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为着反修防修,是要把社会主义革命继续进行下去,是要解决党内问题,路线问题,所以,中央文件上明文写着“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方法就是发动群众自下而上的揭露我们党的阴暗面,这就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走资派们,特别是党内那些高级走资派们,心知肚明,为保自己,转移斗争大方向,拼命把水搅浑,为着阻止、破坏社会主义革命,顽固坚持他们的民主革命立场,按照民主主革命时期的老标准确定敌我,斗地主、富农,抓右派、打反革命,横扫牛鬼蛇神,把矛头对准群众,打击一大遍,保护他们一小撮,这就是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陈小鲁、宋彬彬、王冀予、贺鹏飞他们所犯罪恶,正是执行刘、邓路线的结果。资反路线是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对着干的,是一条反文革的路线。
  
  刘、邓派出的工作组就是推行这条路线的。陈小鲁、秦晓、王冀予、宋彬彬、刘进、邓榕、刘亭亭、贺鹏飞、刘涛……他们都是推行这条路线的急先锋,马前卒,他们的行为,本质上都是反文革的,是破坏文革进程的,他们所犯错误或罪行,都不是搞文化革命犯下的,而是在他们进行反文革的活动中犯下的,他们的行为同毛主席的文革是“反其道而行之”,因此,陈小鲁等人不能以文革名义道歉,他们自称造反派,他们只能以“反文革的造反派”名义道歉。他们不但应该向受害人道歉,他们更应该向文革道歉,为他们破坏文革道歉!
  
  这里还是要回顾一点文革史。文革一开始,那些有内部消息的人,教唆其子女抢先造反,成立组织,就是最早出现的红卫兵,这些红卫兵组织往往被高干子弟所把持,执行资反路线,他们的斗争矛头始终是对准广大低层群众的,他们的组织名称就三个字“红卫兵”,所以又被称为“三字兵”,随着运动的发展,这些被称为“老红卫兵”的组织,一般都成为“保守派”、“保皇派”、“保爹派”;而在相对后边出现的红卫兵,都是资反路线打压下造反出来的,造反派红卫兵的斗争矛头始终是对准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批资反路线、批斗走资派,就是他们的主要作为。造反派红卫兵的名称都不只是三个字,而都有特别的名称,比如“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毛泽东主义红卫兵”、“井冈山红卫兵”、“东方红红卫兵”、等等。两种红卫兵执行的路线不同,任务不同,所干的事各不相同,其命运也完全不同。保守派红卫兵运动初期是宠儿,横行霸道,肆行无忌,运动中后期改头换面钻进要害部门,76年以后粉墨登场,或为权贵、或为富豪,总之,都入了社会上流;造反派红卫兵运动初期受打压,运动中后期不断遭整肃,特别是76年以后被批、被斗,被关、被判,坐牢、杀头,造反派被纳入“另册”,连基本的公民权都没有。讲红卫兵就要讲清楚,两种红卫兵不能混为一谈。《环球时报》有个记者叫什么单仁平的在媒体上发表文章,要红卫兵都出来道歉,我不知道单记者是无知还是故意混淆黑白?看看走资派们三十多年的疯狂表现,造反派红卫兵当年批斗他们难道不应该吗?!那些走资派们正是侵吞国家财产、贪污受贿、腐化堕落、崇洋媚外、出卖民族利益的坏蛋,当初批斗了他们,还要向他们道歉吗!不但不能道歉,还应该继续揭露他们,打倒他们。走资派们的行为证明当年整走资派是正确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正确的,毛主席是英明、伟大的!!单仁平之流要想做个像样的记者,就要好好学习,先学会做人,再学说话、写文章。
  
  两种红卫兵的命运为何差别那么大?原来当初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和后来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原本就是同一伙人。文革初期他们都是党内的当权派,是坚持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那伙人,炮打司令部时他们都被批过、斗过、打倒过,毛主席离世以后,他们发动政变篡夺了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利用他们篡到手的权力,迫不及待的做了个反文革的“决议”,把文革说的一无是处,而他们列举的罪行事实,却正是他们当初为破坏文革、转移斗争大方向他们自己犯下的罪行,他们移花接木,颠倒黑白,贼喊捉贼,嫁祸于人,把他们为把文革引入歧途所干的勾当,栽脏到文革头上,拿他们自已的罪恶反过来做为给文革定罪的依据;当初为着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们成立“516”组织,把矛头对准毛主席身边的人,今天打倒这个,明天打倒那个,转移斗争大方向,破坏文化大革命;阴谋败露后一度蜇伏起来,到了整肃造反派的时候,他们故意陷害造反派,把全国的文革派都诬为“516”,制造出旷古大冤案,“516”本是他们用来反文革派的,最后反过来文革派被打成了“516”,成了他们给文革派定罪的“依据”,正如有个大画家所画的那幅名画《黄鼠狼审判偷鸡案》(这位大画家因作此画遭冷遇)。弄清了这段历史,一切困惑都解决了。
  
  这里附带说一句,文革初期被打成黑帮的一些人,文革中受了点苦,难道是谁整了你、打了你,你不清楚?当初你们挨整时造反派们也同样在挨整,你们被打成黑帮与造反派没什么干系,有不少还是造反派给解放出来的。可是这些人也不分青红皂白跟着别人攻击文化大革命,在造反派被整肃时落井下石,在造反派背上又踏上一脚,武汉军区的一个作家叫白桦,文革中红卫兵保护了他,整造反派时他写文章大骂红卫兵,一副墙头草嘴脸。是时候了,要凭着良心,该把真相说清楚了。人家都道歉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我的这篇文字写好后要不要发表,我犹豫了,我怕因为我的喝彩,道歉风被挡回去了,因为策划道歉风原本是抹黑文化大革命的,不曾想说出了隐瞒已久的真相,反而为文革洗了污,从而暴露了反文革派的丑恶嘴脸,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这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策划者肯定是要刹车了,从此道歉风怕是刮不起来了,如果道歉风继续刮下去,青海枪杀青年学生案、北京大兴县打死人案、湖南道县屠杀贫下中农案、武汉的多起血案、福建泉州屠杀共产党人案……都道歉了,凶手都自首了,文革中的是非就都搞清楚了,反文革的戏可怎么唱下去呢!还是收场的好。道歉风果真不刮了,这对搞清文革真相是个损失,不是很可惜吗!这正是我发此文所顾虑的。
  
  走资派那么仇恨文革是因为他们害怕文革,因为文革是走资派的克星,有文革他们就睡不好觉、吃不下饭,他们就活不下去,所以他们要千方百计丑化文革,拼其老命阻止文革的再次发生;可是阶级斗争的必然趋势是不会依走资派的意愿为转移的,要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要为全人类实行共产主义而奋斗的革命战士是不会罢休的,文化革命是社会主义国家走向共产主义必须采用的手段,换句话说,没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不可能实现共产主义,要想实现共产主义必须进行文化革命,所以我说文化大革命必定发生,必然发生,这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现在只要实现了这个文化革命,我们的国家就能成为完全的社会主义国家了。”(《列宁选集》第四卷第683页)。在这里我可以明白的告诉走资派们:不管你们多么反对、多么害怕,文化大革命随时随地都会发生,你们是躲不过去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移民,最好移到外星球上去,去的晚了恐怕就走不了了,快做打算吧!(作者:杨道远;源自:百度贴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匿名 匿名 9

      不管什么红卫兵全是未成年的脑残,被恶魔唆使狗咬狗罢了,只可惜我华夏民族无辜的惨遭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