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亭:我也说说挨饿的事儿

  • A+
所属分类:历史真相

  现在,上至中央领导,下至普通百姓,都爱说六、七十年代如何如何挨饿,不管是政治精英,还是文化精英,张嘴闭嘴都爱说过去如何如何吃不上肉,我是草根一族,我也凑个热闹,我也说说挨饿的事儿。我是一九五七年生人,家中兄妹五人,我是老四,听我父亲讲,我小时候因为营养不良,长得胳膊腿倍儿细,肚子却倍儿大,夜里下炕撒尿连走路都打晃。我都十几岁了,一到冬天就得"雀蒙眼",医学上叫“夜盲症”,天一黑就看不见东西,有几次看电影回家都撞上了电线杆,只有等到春天菠菜一下来眼睛才能恢复。我家孩子多,且又都能吃,我父亲怕断了顿,就在年底分粮食的时候少要些粮食,多要些白薯和土豆,那时好像一斤粮食顶三、五斤白薯土豆。虽然家里没断过顿儿,但确实吃不饱,细粮少就更甭说了。小时候总希望得点病,谁要是得病打了蔫,我母亲就会给谁弄碗面条吃,可那时候要想得个病可真难,现在想起来那时怎么就不会装个病呢?那时就是有点毛病,只要病刚轻一点就跑出去玩去啦。我六七十年代总是感觉吃不饱,好像天天在挨饿,就是当兵到了部队,每天早晨也得吃上五个馒头,不仅我是这样,新兵连我们有个女兵一顿也能吃八个包子,说起来真奇怪,我们这代人怎么总是跟饿狼似的吃不饱呢?我妹妹比我小三岁,小时候没奶吃就给她喝代乳粉,现在也见不到那玩艺儿了,每次她喝完,不知是母亲故意还是无意,奶锅里总能挂点,那就是我的专利了,一个小锅我且咔嚓呐,到最后无法咔嚓了就用舌头了,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家里洗碗的活不知怎么也是我的专利了。我家年年养猪,却从来没说杀过猪吃,全是入冬前把猪卖了,用卖猪的钱给我们做棉衣。家里养着鸡,但鸡蛋,除了年节,平时是不能吃的,全靠它换钱买酱、油、醋呢,就有一次是我舅舅来家,吃过一次鸡蛋炒韭菜,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那么香过!邻居有个老人告诉我说,有一年我父亲带领社员们干活时晕倒了,社员们在呼救他时,发现他的腿全肿了,这才知道他是饿昏的。这些事当时我是不知道的,我只知道有一年,一次我父亲到公社开会,晚上带回两个馒头,啊!馒头加猪头肉。我和妹妹一人一个啃了起来,现在都可以想像,当年我和妹妹的吃相。后来听我母亲说,那两个馒头是我父亲的午饭,他没有舍的吃带给了我们,他自己饿了半天。从那以后,每当我想起父亲饿昏和留给我们馒头的这些事,我心中总不免酸楚和顿生敬意。
  
  我们这代人是在贫困、饥饿和欢乐中长大的。但对小时候挨饿的事儿,有段时间我也确实想不通。你说我们都翻身解放了,都做了国家的主人了,我们为什么不想方设法先解决吃喝住的问题,而非要弄那些重工业,非建那么多工厂干什么?非要搞什么原子弹、氢弹?再说我们农民吧,种了那么多地,打了那么多粮食,怎么全交了公粮了呢?就我们海淀的京西稻,那么好吃,社员们为什么不会偷偷地留足自己的再交呢?再者说,我们还吃不饱呢,为什么还要无偿地支援别的国家呢?为什么我们养了这么多的猪,但是我们却连猪肉都吃不上呢?如果我们的上一代人的思想不那么僵化,思路哪怕活道那么一丁点儿,我们的工业品就是偷偷地卖个裤衩价,工人们的生活水平也能有所改善呀,农民们把粮食就是偷偷地留下一点,也不至于守着粮囤挨饿呀,我们的姑娘要像现在似的只要悄悄地开放一点,也不至于吃那么多的苦呀,我们的小伙子只要悄悄地松点劲,也不至于受多么大的累呀,我们的稀土就是卖个白菜价,我们也有个赚呀,我当时真想不明白呀!后来我从我父亲和老一辈身上才逐渐地读懂其中的所以然。
  
  比如说我父亲,解放前,他十几岁就挑起我们这个有二十来口人的大家庭,家里的地全靠他了,租种过别人家的地,还摆过地摊儿。有一年家里断了顿,傍晚,他不得不冒着大雨到地里刨那还未成熟的白署接短;日本时期,他给日本人交过粮食,品尝过当亡国奴的滋味;民国时期,他为躲避抓丁到门头沟挖过煤,可以说是下过人间地狱。1948年北京解放了,他入了党,参加了土改,他带领村里的乡亲们从互助组到初级社、又到高级社,他当过海淀区的政协委员,到京西宾馆开过会,上过观礼台见过毛主席……。我父亲和陈永贵、王进喜们一样,都是劳动模范,祖国的每一个进步都是他们那一代人亲手创造的,当他们听到周总理在工作报告中说,我们国家现在既无内债又无外债时,是多么的高兴,他们一定想我们吃的苦没有白吃,因为从此我们可以过上舒心的日子了,他们认为吃这点苦算不了啥;当他们听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时,他们是那样的激动,他们一定想我们挨的饿没有白挨,因为从此我们再也不受别人欺负了,他们认为挨这点饿算个啥;当中国被抬进联合国的消息传来,他们是那样的自豪!他们一定想我们受的罪没有白受,我们再也不看别人的白眼、仰人鼻息了,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个中国人啦,他们认为受这点罪算个啥!现在的人们很难想象,在蒋介石留下的那样一个烂摊子上建设社会主义谁干过?不仅穷而且还乱;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敢跟美帝国主义在朝鲜打一仗有谁敢?最后不但打败了它,还要让它乖乖地签字画押;自然灾害、工作失误、外国逼债,风霜雨雪一齐袭来,那么大的困难和风险,那一代人却从没有低过头,他们靠的是什么?他们只能靠自己勒紧腰带拚命地干。六、七十年代中国人民是吃不饱,但他们懂得,为了明天的幸福生活,为了子孙后代的美好未来,今天挨点饿受点罪,值得!我父亲总是对我们说,你们说的挨饿那算什么呀,那也叫挨饿,比我们解放前揭不开锅的日子强多啦!
  
  那一代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用三年的进行了解放战争,推翻了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新中国成立后,用三年的时间进行了土地改革,推翻了封建制度;从1954年至1956年底,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采取了通过公私合营等多种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逐步将其改造成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企业,同时将所有制的改造与人的改造相结合,对民族资产阶级实行了"和平赎买"政策,成功的使剥削者变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和平的、没有流血的、甚至是敲锣打鼓地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期间1950年6至1953年7月,用了三年的时间打了一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创造了又一个人间奇迹,令全世界人民刮目相看。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而此时才刚刚建国18年,谁能够想象这是什么速度!在解放战争推翻剥削阶级统治的政治大革命的基础上,在一化三改铲除剥削制度的经济大革命的基础上,从66年到69年又进行了一场旨在颠覆剥削阶级思想的文化大革命,这在人类历史上不应该是绝后的,但肯定是空前的。后来,1970年4月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升空;1970年12月26日,我国第一艘攻击型核潜艇成功下水;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被打破;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在短短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国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科技上、国防上、外交上,均创造出无比辉煌的成绩,周恩来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上自豪的宣布:“全国解放以来,尽管我国人口增加百分之六十,但粮食增产一点四倍,棉花增产四点七倍。在我们这样一个近八亿人口的国家,保证了人民吃穿的基本需要。工业总产值一九七四年预计比一九六四年增长一点九倍,主要产品的产量都有大幅度增长,钢增长一点二倍,原煤增长百分之九十一,石油增长六点五倍,发电量增长两倍,化肥增长三点三倍,拖拉机增长五点二倍,棉纱增长百分之八十五,化学纤维增长三点三倍。在这十年中,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建成了一千一百个大中型项目,成功地进行了氢弹试验,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同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动荡、通货膨胀的情况相反,我国财政收支平衡,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物价稳定,人民生活逐步改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所有这些成绩,一桩桩、一件件世人有目共睹;所有这些成绩,一桩桩、一件件过来的人心知肚明。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无不是中国人民艰苦奋斗、奋力拚搏的结果,无不是全国人民忍饥挨饿、勤俭节约的结果!说到这里,稍微有一点良知的人们,有谁还会为我们曾经的付出、曾经的挨饿、曾经的吃不上肉而耿耿于怀呢?
  
  我不再为小时候挨饿而耿耿于怀了,而且,我也不在意有些老人和妇女对那段挨饿历史不理解了,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去了解这一问题。同样,我也能原谅年轻人对那段挨饿的历史的误解了,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受到过一点点正面的教育和引导。然而,对有些中央领导人也耿耿于怀那段挨饿的历史,我却是不能原谅的,因为,他们是经过党的多年教育和培养的国家精英,他们是党和国家的引路人,他们不应该和村妇和孩子的认知水平一样,他们不应该为曾挨过饿、曾吃不上肉而埋怨老一辈“愚昧无知”,如果他们也埋怨这、埋怨那,那就不能不让我对他们的觉悟和水平有所怀疑了,就不能不让我对他们的阶级立场和历史担当有所怀疑了。
  
  还有一事儿我也曾一度想不明白。你说毛主席带领我们奋斗了三十来年,取得了那么辉煌的成绩,为什么就没有解决好我们人民群众的温饱问题,而邓小平一改革开放我们就不挨饿了呢?后来网上的一篇文章让我明白了原委,那篇文章好像是这样说的:毛主席在中国就像一个大家长,带领一家人创业,又盖房、又置地、还置买卖,为今后过好上日子,尽让一家人吃苦受累挨饿,可等到把家业创建起来了,该过好日子了,这个大家长却老了,还没同大家享福就死了。新的家长邓小平这时候上来了,他说老家长真不会过日子,真不知道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所以,他一上任就卖房子卖地卖产业,这一下,一家人上上下下可全乐坏了,没有一个人说不好的:再也不用挨饿啦,再也不用端着金碗要饭了,不但吃得好,还且还穿得好住得好,时不时的还可以找个小姐,有空还可以到国外兜一圈……。可是,又一个三十年过去了,卖房的钱花完了,卖地的钱花光了,卖产业的钱折腾净了,老家长给留下的“红利”吃完了。道德下滑了,人心涣散了,人口老龄化了,环境污染了,官员腐败了,两极分化了,美国的军舰开来了。此时人们才想起老家长曾经说过的话:弄得不好,中国很有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意思是说,弄得不好,中国人民很有可能还要再挨一次饿!
  
  现在有多少中国人能理解老家长的话呢?如果再挨饿,又该埋怨谁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