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毛泽东思想决不是单纯的民族解放理论

2015年08月19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590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63 views 次
39.6K

  本来是要写一篇《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文字,结合《五一六通知》、《十六条》、《五七指示》,对照这30多年的所谓“公平教育”、“素质教育”和“科学教育”造成的种种恶果,阐述一下现在的教育是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的愚民教育。由于实在是忙得找不到时间下笔,拖着拖着就到了现在。
  
  现在,到了毛泽东的120周年诞辰纪念日这个特别的历史日子前夕,文章写还是不写,倒成了一个小小的心病,成了尴尬,十分的尴尬!尴尬有二:其一,这个时候写,可能有点让那些不知道我喜好研究文革的人,觉得多少是有点故作姿态。今年9月,有人看到我博客没有纪念毛主席的文章,就希望我至少更新一下那篇《哲学家王的悲剧》记录一下我看到的反毛的新花样——因为我自己在那文章里说了,看到有反毛的新花样,我就要抓他现行,记录在案,并且只要我不死,就一直记录下去,看这个文章将来会有多长。那时,我还没有发现这一年来有如上一年像孔庆东那样,把毛泽东说成是“宇宙第一人”那样的奇特景观,所以就没有更新那篇文章。而且我还说了,我每天都在研究毛泽东、研究文革,对于我来说,天天都是在纪念毛泽东,实在不必要在什么特别的日子,专门写特别的纪念文章。所以,现在要是去写《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就仿佛成了刻意写纪念文章了。其二,毛泽东思想已经被帕蒂的狗们成功地改造成了一个单纯的民族解放的理论了,毛泽东本人也被改造成了一个单纯的民族解放者,一个民族主义者,美其名曰,民族英雄。最主要的标志就是那个非常奇特的说法:“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是不是反毛的新花样呢?!!是不是需要记录在案呢?!!而据说帕蒂今年是要“隆重、简朴”纪念毛泽东诞生120周年的,我要跟了帕蒂的纪念节奏,写纪念文章,即使不是随着它的指挥棒,也可能会被一些人(可能是真正的马列主义者,毛泽东思想捍卫者),当做是为帕蒂效劳,是像某某和尚那样当了帕蒂豢养的狗。我自认为我的写作,曾无意中钻到了帕蒂的心脏了,可以被帕蒂利用的东西还是不少的。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我就只写文革,决不写1949年前的毛泽东,也不写《1949年,时间开始了》那样的文章,让帕蒂的网管甚至帕蒂自己哭笑不得,气愤之下就封了我的博客。
  
  我尴尬,它烦恼,但文章还是要写,管不得那多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是没有时间写了,那就写篇小文,略略记录一下刚才说的“反毛新花样”,该是一种不错的纪念。于是就有了这半天的啰嗦。
  
  据网上传闻,原定于12月25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大型纪念文艺晚会,现在正遭遇不少困难:如果不改变原来的主题,包括改变《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这个晚会名称和取消1949至1976年期间的相关歌颂毛泽东的歌曲,代之以歌颂改开以来的帕蒂和若干领导人的颂歌——简而言之,把歌颂毛主席改造为歌颂帕蒂——那么晚会将可能被取消。又据说,晚会的总导演某某某出来辟谣了:没有这个事情,晚会准备工作和曲目排练都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之中。至于排练什么曲目,他莫测高深,没有说得很清楚。到底是黄金还是黄铜,我们拭目以待到25日晚就都知道了,反正也没有几天了。此前各位当切记:“不信谣,不传谣”。否则,就当你是那个16岁的甘肃中学生把你给收了去!从经验来看,我们的事情历来是无风不起浪,小道消息往往比大道消息要快,而且要准确。例如薄王爷被干掉最先就是小道消息满天飞,最后被大道消息证实,而且其自称是恩恩爱爱的如意谷夫人开来,与美式警察、猛男王立军有一腿,也是最先小道消息吊足许多人的胃口,而后被大道消息并王爷自己亲口(即改口不再说是“与我恩恩爱爱”,而是说“与他如胶似漆”)向世界人民所证实。所以,我想,关于晚会的传闻应该是有点小风小浪的。当然,晚会还是会有的,风早就放了,要没有了就不好向老百姓交代了,就是自己坐实了反毛的名声了。至于怎么个演出,那就是“艺术”了——政治艺术。换句话说,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因为老百姓的期望值很高,很可能在上面早已演变成政治斗争了!成了一件让帕蒂感到很尴尬、万分的尴尬的事。它的尴尬远盛于我的尴尬。嘿嘿!
  
  顺便说一下,《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可不是文革中的作品!而是毛泽东逝世之后的颂歌,该属于所谓的“两个凡是”时代的艺术。当时,唐山大地震的余惊还未消去,很多人都住在地震棚里,曲作者王锡仁看到词作者付林写的歌词,感动不已,独自一人离开地震棚,进到办公楼,眼泪流淌在谱线上凝聚成一个个的音符……。第二天早晨,他走出大楼,永恒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就此诞生。它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爱戴毛泽东的人民(当然包括哪些真正的无产阶级的、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如那时的词曲作者,而当然不包括资产阶级的反毛人士和后来当权的右派,那时他们是偷着乐的!)集体对毛泽东主席的怀念……。首唱卞小贞:
  
  太阳最红
  
  毛主席最亲
  
  您的光辉思想
  
  永远照我心
  
  春风最暖
  
  毛主席最亲
  
  您的革命路线
  
  永远指航程
  
  您的功绩比天高
  
  您的恩情似海深
  
  心中的太阳永不落
  
  您永远和我们心连心啊
  
  是您砸碎了铁锁链啰
  
  奴隶翻身做主人
  
  是您驱散了云和雾啊
  
  阳光普照大地换新春
  
  是您开出了幸福泉啰
  
  千秋万代流不尽
  
  是您开辟的金光道啊
  
  我们坚定不移向前进:
  
  太阳最红
  
  毛主席最亲
  
  ……
  
  我每次听这首歌(原唱),总是情不自禁——在某些人来看也可以说是自作多情——心收的紧紧的,凝神静气,一个音符也不想漏掉,而且自己所部分经历过的毛泽东时代的不少往事,也会伴着歌唱十分清晰地浮现出一些,眼角似也有些潮润……。听这首歌曲,一定要听原唱,绝不能听后来的美眉和酷男的无情装有情、假情扮痴心的假歇斯底里,就像听《送战友》决不能听刀郎的翻唱一样——尽管刀郎的歌唱,也有种撕裂感、也有种悠远绵长,就他的时代的艺术的标准来看,的确也是不错的。歌唱,尤其是像歌颂毛主席的歌唱,若没有真情实感,就不过是录影棚里的某一类生物的口腔运动,谈不上艺术。
  
  坦率说,纪念毛泽东,最近一些年,不光是在“上面”变得是件尴尬的事,就是在“下面”(我很不愿意像某些左派那样自称草根,草根是个舶来词吧?grassroot!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一种反映,用这个词的人,就等于接受了资产阶级的说法,承认自己低了高高在上的资产阶级无数个等级,腰杆子是不敢直的,造反有理对他们是有点奢侈和奢望了)其实也正在变成一种很无聊的事,甚至正在闹剧化,少了真情实意,多了虚情假意。例如孔庆东就曾说毛泽东是“宇宙第一人”,我就看不出孔庆东有一点真情实意。要毁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高高的举起,一直像孔庆东那样,把他举到宇宙,然后把他重重的摔在地球上,最好是在地球上找块超级巨大的坚硬的花岗岩,让他粉身碎骨。所以,一些人看到我写的《五洲震荡风雷激》,没有像赞扬毛泽东的第一人孔庆东那样,把毛泽东写成一个宇宙第一人,神功宇宙无敌;也没有像赞颂毛泽东的第二人何新,把毛泽东赞美成一个法西斯、一个封建君主,就说我笔下的毛泽东是“一个蠢货”、“一个傻瓜”。——的确的,就我的观察来看,很多所谓左派、所谓毛左心中的毛泽东,其实就应该是何新(和张木生)之流赞美出来的封建君王、法西斯党魁。在他们看来,所谓“伟大”就是狠、就是毒辣,就是把对手一个个肉体消灭,全无敌!然后自己一个人高高在上,作威作福。所以,何新是那么有人缘,明明是明赞实骂毛泽东,而且是骂出了对毛泽东的5000年的阶级仇恨,却还是粉丝如云,连绵两万五千里,如同长征走过的路一样长。而右而左写的毛泽东,连一个刘少奇都拿得那么艰难,造反派跟着毛泽东也就“吓闹”了一场,文革的所谓成果在他自己还在世时候,就几乎已经灰飞烟灭了,他也只好“维稳”,搞调和,搞中庸,美其名曰“大联合”,而自己一死,连夫人、侄子和生前政治盟友,都给人家抓了;夫人和有的政治盟友还被判了死缓。这样的一个毛泽东不是“笨蛋”、不是“傻瓜”,又是什么呢?就是伟大的封建君主也不会落得如次下场!人家汉高祖刘邦的夫人吕后还那样风光过呢!倒霉的不过是他的小妾戚夫人而已嘛!
  
  至于另外一些所谓左派、所谓毛左,已经完全的入了反毛泽东、反社会主义的帕蒂的瓮中,跟着帕蒂把毛泽东塑造成一个单纯的民族解放者,一个如同政治掮客、思想流氓、文化打手孔庆东所说的民族英雄和传统文化的代表者(我还在某个地方偶尔看到有人说,韩德强明确表示自己并不是代表工人阶级说话,而是代表民族的最高利益说话。看看,代表民族利益!!蒋介石是搞“三民主义”的,其中一个就是民族主义。蒋介石也是孔庆东的民族英雄。而张宏良则说了:“无产阶级,在座的谁是无产阶级?”——见苏拉密《论张》)。至少一个多月以来,我看到不少左派网站到处都是所谓的纪念毛泽东的文章,现在更是多得不胜烦读。有的是看似激情四射,如檄文一般,却显然是在应景:咱一个毛左,这个当口若不激情四射一番,岂不枉当了毛左?于是,纪念文章就从毛泽东布衣入京,当北大图书馆助理管理员,到秋收起义,裹腿上井冈,再到长征路上的拐杖,延安窑洞的灯火,一直写到西柏坡的运筹帷幄,北京城里天安门城楼上的伟岸的身躯。然后就“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完了,再把抗美援朝歌颂一番!当然,有的文章也不痛不痒说说文革,然后就是功勋伟大,错误有几点,但瑕不掩瑜,毛主席依然是我们的民族的拯救者,只有毛泽东才能救中国,我们要继承毛主席的遗志,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只有解放自己,才能解放全人类……。诸如此类。反正,我看了,就大便秘结,苦不堪言。当然,我还要借“辩证法”声明一下:不都是这样,也有不错的。我要不这样声明,有人又要说了:“博主分不清真毛左假毛左”。
  
  各位左派朋友,包括那位在评论中说本博主“分不清真毛左和假毛左”的朋友,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这个号称发扬毛泽东思想的右而左,果然是名左实右啊?!果然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啊?!果然还“真是个极左”(另一个网友的评论)啊!!难怪会写出《改良与革命》这样的文章,害怕革命之如同害怕洪水猛兽!对左派,尤其对毛左,会如此刻薄,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对孔庆东、对何新这样伟大的毛泽东主义者,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民族文化战士都要骂个底朝天。他们再不好,赞扬毛主席总是好的吧?当前总是要团结才是好的吧?难道帕蒂倒台了,中国分裂了?才是好事????!!!看,多么理直气壮,多么伟大的真理!其中的“伟大的逻辑”是,右而左反对毛泽东主义、反对民族文化、反对共产党(注意,此处我没有用帕蒂);而没有帕蒂(注意此处用了帕蒂),中国就要分裂,地球就停止转动,右而左把毛泽东和帕蒂隔开,是在鼓吹和制造分裂,试图让地球停止转动。不过,右而左螳臂挡车,耗子腿擎天啊!这个不齿的民族败类,人类垃圾。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开宗名义就说过,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当他在世的时候,他的敌人无耻地谩骂、诋毁、污蔑他,而当他死去之后,却又把他做成无害的偶像,用来欺骗人民!我不知道,今天的左派、毛左有几个是读懂了《国际与革命》这样的小册子的,更不用说读懂了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其中系统地科学地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形成过程)这样的巨篇?我知道的是,在某个网站,曾有人请求“谁帮帮我,归纳一下马克思《法兰西内战》的主要内容,我自己实在没有时间看”。看吧,这就是所谓的左派、毛左、马列毛主义者(当然不是全部),他要写“伟大的马列毛主义”的文章,却连一个包含了恩格斯的长篇序言在内不过几十页的小册子,都懒得去看!既然如此,怎么能真的理解马列毛呢?怎么会是真的左派、真的毛左、真的社会主义者呢?而不是一个单纯的狭隘的民族主义小喽啰呢?毛泽东当然是民族英雄,但谁要把毛泽东塑造成一个单纯的民族主义者,或者一个传统文化的代表者,谁就是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乃至于对于马列主义的完全反动——无论他是一个个人还是一个组织!
  
  左派、右派这两个标签已经完全失去其在1949-1976年这个历史定义域里的意义。这个定义域上的左派是社会主义派,右派是反社会主义派。而现在的所谓左派和右派,都是从1978年后篡权的反社会主义右派中分裂出来的,左派是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的左翼(资左——我也称为2特),而右派是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的右翼(资右——我也称为1西)。资左把毛泽东思想改造为单纯的民族解放的理论,把毛泽东改造为单纯的民族主义者和民族英雄,他们不反1949年以前的毛泽东,而坚决反1949后的毛泽东,借以维护自己的统治,所谓的特色派就是他们。资右则是完全彻底的反毛派,1949年以前和以后的毛泽东他们都反,并且把封建法西斯的特色社会主义(资左)的任何错误和罪行,都不分青红皂白、一股脑儿全部归咎于毛泽东,同时又把一切所谓的成就、发展,不分青红皂白、一股脑儿全部归功于邓小平。资左和资右共同的、最无知而又无耻的名言是:西方工业化用了200年,而中国只用了30年(指改开的30年)——这一论调现在在总结改开30多年成就的所谓学术场所、网络文章和电视台政客的嘴里常常听到、看到。在他们看来西方工业化的起步必须从18世纪中下页的瓦特蒸汽机发明开始,所以西方工业化到20世纪中下叶用了200年时间,而中国自19世纪中下页开始的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以来的建工厂(如汉阳铁厂,江南造船)、开矿业(如开滦煤矿)、造铁路(如詹天佑修津沽铁路,京张铁路)则不能算中国工业化的起步,毛泽东时代的完整工业化体系就更是子虚乌有、全是右而左之流的历史谎言。所以中国工业化就只用了1978年到现在的30来年的时间。说这些人无知、无耻,有一点错吗?
  
  有人说要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我说,如果不把1949年——1976的历史全面肯定,向我们的下一代说清楚,讲明白,还毛泽东和毛泽东时代以其自然的、本真的面目,那么任何的所谓的反历史虚无主义,都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而已。而1949-1976年毛泽东是个什么人呢?一个本真意义的顽强的终生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家、一个坚定的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先行者、一个完整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历史唯物主义者、一个(包括现在时代在内的)被压迫、被剥削、被欺辱而不分种族、不分肤色,不分语言的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代言人!总之,一个现在的帕蒂怕得发抖的人!除此之外,岂有它哉!(作者:右而左;原标题:《毛泽东思想决不是单纯的民族解放理论——谨以此小文纪念毛主席诞辰120周年》)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