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关于毛泽东 > 正文

从几封书信看毛泽东的公与私

2018年10月10日 关于毛泽东 ⁄ 共 267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3,888 views 次
39.6K

​​一个做大事的人,往往将其毕生的经历都放在了自己所专研的事情上,而很少能具体的顾及到自己的家乡,但他们毕竟都有自己的乡亲,在那里长大,作为人来讲,必然有感情,尤其在中国这个讲究落叶归根的国家,荣归故里一向是不少人们的追求,比如楚霸王就说过,富贵了不回老家,就好比穿着锦绣的衣服在夜间行走。汉高祖刘邦在当上皇帝之后,回老家时不仅做了一首大风歌,还调侃了一下当年批评自己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老父亲,问老太公,自己和二哥的家业比起来谁的更大?苏秦佩六国相印回老家,当初看不起自己的嫂子趴在地上,这些都是发生在这篇大地上的真事。

毛泽东是新中国的开国领袖,作为一代伟人,其家国情怀有着远远超越其他历史人物的地方,不仅从当年离开家乡时的“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两句诗上能看出来,从他建国以后对当年的故旧以及乡亲来信的态度上,可以更加真切的看出来。

第一封信:关于杨开智(毛泽东原配夫人杨开慧的弟弟)等工作安排的电报。

这两封信是毛泽东分别写给时任湖南省委第一副书记王首道以及杨开智的信,从信的内容推测,应为杨开智等先找过湖南省委,要求来京,并提出了一些使湖南省委感到为难(因此才需要向毛泽东写信请示)的要求,毛泽东为处理此事,给湖南省委和杨开智各写了一封信,要点为,第一不要来京,第二不得向政府提无理要求,第三一切听政府安排。其回复不仅简截了当,而且切中要害,并没有因杨开智等人的特殊身份而为其谋求利益。

第二封信:给张辉周(毛泽东在湖南一师的同学)的信。

毛泽东不仅对亲属不“走后门”,而且对老同学也是如此,张辉周是毛泽东在一师时候的老同学,二人认识多年,建国以后,还能联系,毛泽东还能给亲自回信,一来可见毛泽东并不是一个所谓富贵忘友的人,二来也足见二人感情之深,从来信的内容来看,张辉周提出,自己想要北游(必然要来北京),并就自己孙子上学的问题,向毛泽东提出了要求,毛泽东回复的非常明了,北游应该暂缓,其孙子上学一事,要按照当地政府的规程办理。

第三封信:给周起鹗(毛泽东弟弟毛泽覃的夫人的侄儿)的信

周起鹗是毛泽东弟弟毛泽覃的姻亲,与毛泽东亦有亲属关系,时任沈阳市人民法院刑事庭庭长,已经有了一定的职务了,从来信来看,其主要是想变动一下工作地点(可能是想从沈阳到京城,或者其他地方),毛泽东言简意赅的回复到:不要心理有波动,安心工作,徐图改进(即提升工作能力,以后有机会了再去其它地方)。总以规劝为主,亦未因姻亲之故而答应为其特事特办。

第四封信:给毛森品(毛泽东少年时同学)的信。

毛森品是毛泽东少年时代的同学,二人不仅同学,而且同姓,并且是毛泽东的师兄,毛森品的哥哥因为革命而牺牲,毛森品又成为了烈士的家属,无论是从私人交往上,还是从革命事业上,毛森品与毛泽东都有着独特的联系,从来信来看,毛森品除了叙旧之外,还就自己的工作一事给毛泽东张口,毛泽东的回信则非常的体面。公是公,工作的事情,应该自己解决,但私是私就感情交流来讲,毛泽东的语气和回话是真诚的。

第五封信:给赵浦珠(毛泽东的姻亲兼当年的同事)的信

赵浦珠,是毛泽东当年在湖南起义的新军中的同事,从复信称谓来看,和毛泽东还有姻亲关系,赵浦珠来信所说的事情非常的特殊,是因为减租和土改的事情而和政府产生了纠纷,所写信给毛泽东说明此事,祈求毛泽东能出面干预一下,赵还是一个文人,因此给毛泽东随寄了自己的几件作品,毛泽东的复信中,对邮寄作品表示感谢,但对赵浦珠与政府的纠纷一事,则表示不便干预,当然,为人民服务是共产党员的宗旨,所以毛泽东实事求是的表示,自己不便干预的理由是,自己确实不熟悉情况,所以请赵自己同政府协商解决,并期待能得到一个和平的解决办法,言下即有规劝其与政府和平解决之意。

第六封信:给文南松(毛泽东的表哥)的信。

文南松是毛泽东的表兄,从复信内容来看,与毛泽东极为亲近,一方面,他们是毛泽东的亲戚,另一方面,他们也是人民群众中的一份子,作为亲戚,是有感情的,所以在信中,毛泽东亲切的慰问了文南松和其余的亲戚,但作为人民群众中的一份子,毛泽东一方面关心其疾苦,对其嘘寒问暖,另一方面,委婉的拒绝了表兄文运昌提出的请毛泽东为其推荐工作的请求。由此可见,伟人非无私,但无自利之私也!!!

第七封信:给向明卿(毛泽东前妻杨开慧的舅父)的信。

正如上文所说,毛泽东对亲戚,既有认其为亲戚的一面,又有能将其作为人民群众看待的一面,这封信依旧能体现这一思想,向明卿是毛泽东的姻亲,从复信来看,向明卿的侄儿在革命中牺牲,向明卿向湖南省委报告此事,可能遇到了一些阻力,所以给毛泽东写信求其帮忙,毛泽东的复信,首先站在亲戚的角度进行问候。随即站在一个见证者的角度,对其侄儿为烈士做了证实。但旋即又站在领导人的角度,从大局考虑,以烈士人数多,政府需要统一办理,因此不可能特事特办,如果有拖延,希望向明卿不要介意,短短一封信,对公事私事处理的都很到位。

第八封信:给毛煦生(毛泽东在湖南新军时期的同事)的信。

毛泽东称为领导人之后,有许多给毛泽东写信,要求来京的人,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京城确实繁华,另一方面,无非是和毛泽东是旧相识,希望能借着和毛泽东的关系,让毛泽东打打招呼,关照关照,好在京城立足。对于此类,毛泽东一概婉拒。此可以毛煦生为例,毛煦生与毛泽东是湖南新军时候的同事,即是湖南老乡,也是同姓,还是同事,渊源可谓深厚,从复信内容推测,毛煦生的来信,一来诉苦,写了自己家计困难,二来则要求来京,言下之意是请求毛泽东给予关照,毛泽东对其回复也很明确,不要来京,家计困难,在土改之后应该会解决。

第九封信:给张鼎(毛泽东故交)的信

张鼎是毛泽东早年的故交,并且与毛泽覃关系很好,建国之后依然存有其照片,并将其照片邮寄给了毛泽东,鉴于毛泽覃是毛泽东的亲弟弟,其在建国前已经因革命而牺牲,所以照片非常的珍贵,张鼎想入党,写信给毛泽东,毛泽东站在私人的角度上,对其邮寄照片一事表示感谢,但牵扯到入党一事,则告知其入党有相应的程序,要和当地党组织联系,并未因其是故旧且存有毛泽覃的照片一事而有丝毫的特事特办。

从以上几封信可以看出,毛泽东在建国后,对其亲戚故旧,无论是要求来京的,还是要求解决工作问题的,或者要求处理其他与政府有牵扯的私事的,并没有因为是自己的亲戚故旧而特事特办,而是从两种身份出发,作为自己的亲戚,有温情在里面,作为普通群众,一方面,关心体贴,嘘寒问暖,另一方面,一律和其他群众一样看待,并未因其是自己的亲戚而打招呼走后门,特事特办。唯至公者能千古,信哉斯言。伟人非无私,但无自利损人之私,毛公之谓也。​​​​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