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脱离毛泽东文艺思想现在的文学都成什么样?

2015年02月25日 世事无常 ⁄ 共 686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271 views 次
39.6K

  毛泽东文艺思想是马列主义中国化的成果之一,是马列主义文艺思想的大发展。如果把马列主义文艺观比作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毛泽东文艺思想无疑就是河床最宽、深度最深、流量最为丰沛的那一段。毛泽东文艺思想是我党十分宝贵的理论遗产,否定是没道理的,质疑是从来站不住脚的,丢掉是很不道德的,也是要接受惩罚的。
  
  第一,毛泽东文艺思想的四大贡献
  
  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理论功绩,很多人说有三条,我认为起码有四条:第一条是“文艺必须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集中解决了作家、艺术家与群众结合的问题;第二条是“思想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高度重视创作主体的世界观改造对文艺创作的意义问题;第三条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正确解决了政治和艺术的关系、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创造性地揭示了作家、艺术家审美情感实现的途径问题;四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科学解决了批判继承问题。这四大贡献,都是马列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整个的毛泽东时代,广大作家、艺术家始终自觉以毛泽东文艺思想指导创作,不但收获了巨大成就,而且总结出了文艺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干预生活、指导生活”的艺术规律。
  
  对此,有人说毛泽东不讲文艺的“审美特性”,这与实际不符,乃是唯美派、唯艺术论者的偏见;有人指责毛泽东搞的是“政治文艺学”,那是别有用心的扭曲和亵渎,事实证明:持此论者不但算不上清高,恰恰是他们最热衷政治,以至于不惜趴下来当狗丧失了尊严。
  
  毛泽东伟大不在官大、个子大、拳头大,而在于做人做得比咱大。
  
  有的人想挑唆伟人比个头不是给邓小平身高多写点,而是给毛泽东往少里写,你这就糟蹋了圣人,重则天谴,轻则自取其辱。
  
  不能否认,在一段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里,思想界、理论界、学术界乃至教育界、经济界、企业界一股贬损、否定、歪曲和嘲讽毛泽东的风气盛行,这股风起于政界、起于西方、起于共济会或中情局,是跟“和平演变”与“告别革命”的历史虚无主义相互默契、遥相配合进行的,性质上是以胡说八道换美元的。糟蹋毛泽东文艺思想,也不过虚化毛泽东思想及抹黑毛泽东本人的一个组成部分,很不道德。
  
  第二,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美学价值与其诗作的审美实证什么是美?这是学术界至今没有解决的一个难题。
  
  马克思并没专门研究过什么是美,而是在阐述其他理论时偶然带出句“美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就成为经典,把这个概念铺展开,有人说“美是人的本质力量的感性显现”,也有人说“美是人类本质力量的自我观照”,这样的探讨意义不大。关键在什么是“人的本质力量”成为死结,如果解释不了这个术语,马克思对美所下定义就陷入语义的循环往复,以不明概念定义不明概念,可真正令人纠结的是这个“本质力量”还真就无解:从恩格斯那里看,所谓“人类本质力量”应该是“在自然界打上最美的印记”,看,又一个循环往复;从邓小平物化角度看,所谓“人类本质力量”当然是当然是“吃饱了不饿”,可真要这么定义,老邓能气得从东海滕地一声蹦出来跟你拼命!
  
  事实:有这么个世界难题堵着,不少人都往前凑。普列汉诺夫下定义:“美是生活”,这话等于没说,有庸俗化之嫌;周来祥教授下定义:“美是和谐”,这话似乎只对了一半,有一种很残酷的美感没纳入,化丑为美同样没有纳入;刘晓波被抓住黑手之前下定义:“美是超越”,你看这块垃圾把话说得云山雾罩,不感到脑袋发晕脚发飘吗?
  
  毛泽东没有美学定义,可他的文艺理论上承马列谈美感并有所发展,而且,他还有诗作可参照,我们由着这条线深入研究,就发现马列毛不但是一脉相承的,有所发展的,而且毛泽东本人也是认识到哪里就说到哪里,知行合一、前后一致也是堪为表率的。马克思说:“诗坛上专事模仿的庸才们除了形式上的光辉,就没能再保留下什么了。”恩格斯评价歌德:“嫌他对当代一切伟大的历史浪潮所产生的庸人的恐惧心理而牺牲了自己又是从心底出现的较正确的美感”。斯大林工于《修辞学》,金日成致力于《卖花姑娘》、《女游击队员》。毛泽东说:“革命内容和尽可能完美形式的统一”,而他的诗作就是典型。
  
  我们似乎应该在学理上将“审美性”与“艺术性”区别开来。“艺术性”专注形式,“审美性”则既包括艺术性又涵盖思想性,且有文化、政治、自然、风情诸因素整体加盟,所以才只能整体把握,不能单独发挥,这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对“美”和“审美”、“美感”认识的精髓所在,被毛泽东一句话解释了。这就像论证哥德巴赫猜想不能走常规路数,只能选择“围证”,毛泽东虽没美学定义,可他已解决“1+1”,类似于美学领域的陈景润,难道不是这样吗?
  
  毫无疑问,毛泽东对“审美性”注入了时代、阶级、历史和价值观的内在因素。他对文艺审美问题的阐述丰富了“审美性”理论的内涵,因此,这些论述可以看做是对作家、艺术家如何才能达到“审美性”即内容与形式、主观与客观、真实与倾向等矛盾统一的论述。毛泽东从多个方面对审美“转化”的阐发,说明他抓住了文艺审美特性这个“牛鼻子”,找到了作家实现新的审美之可靠途径。这一点,从他的诗作,他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的讲话,他对语言问题、主体情感体验问题、读者问题、典型化问题、源流问题、受众问题、形式问题、批判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性问题、民族性和革新关系问题以及他的日常谈话,都可以清晰地看出来。毛泽东说过:“文艺家几乎没有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是美的”。1962年初他还谈到“各个阶级有各个阶级的美,各个阶级也有共同的美。‘口之于味,有同嗜焉’”,看似漫不经心的几句话,就超过了鲁迅的“焦大”“林妹妹”经典论述。
  
  第三,离开毛泽东思想,文学走上歧路
  
  如前所说,毛泽东的伟大不是官大、个子大、拳头大,而是做人做得比咱大。他的思想是真理,舍弃了毛泽东思想,就必然遭受惩罚。
  
  看当今这个杂碎社会,咱工人、农民遭受的惩罚还轻吗?
  
  经济如此。社会如此。文艺与文学概莫能外。
  
  当下流行辫子戏,金童玉女与飞檐走壁霸占银屏,衣服越穿越少,露肉越露越多,上床越来越快,铜臭越来越浓,唱京戏不管衣服了,大姑娘小媳妇一大堆光着腚瞎唱,嘴巴说话不吸引眼球,得阴道发言才够味,可我大中华文化五千年,就剩下感官刺激了吗?
  
  文学也是重灾区。至于受灾重到什么程度,等会专门阐述。这里先做路径辨析,先谈谈文学是怎么走上歧路的。
  
  文学的塌陷在中国完全与政治的失手同步,这个现象不奇怪,真正奇怪的是一大批“老五七”、“老三届”冲锋陷阵,他们打着解放思想的旗号控诉罪恶,却专门把民族精神往沟里带。这就是伤痕文学。普天下伤痕文学写“牛棚”,乡下的牛棚在哪里,你能找出一间吗?王蒙以喜剧手法写悲剧,张贤亮以正剧手法写悲剧,从维熙以悲剧手法写悲剧,长歌当哭,长歌当诉,撒谎撒的像真的似的,实际是作假充当权力打手,成为邓小平的一群狗!事实上,这些年来,无论文艺创作、人文理论研究还是文化比较研究,占主导地位的倾向我认为可以概括为:人本主义+自然主义+自由主义+相对主义+虚无主义。以小说为例,从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开始,继而到《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你别无选择》、《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进而到轰动文坛的《红高粱》、《习惯死亡》、《绝对隐私》、《上海宝贝》,呈现出一种倾向,呈现的一条主线是为人的自然本性辩护,是自由颂。到后来写到《总裁女儿爱上我》、《我和房东娘仨的迷狂肉欲》,就基本露出尾巴了:作家就是骗子,就是一群只会用小头思考的王八蛋!到出现《蜗居》,才发现作家不但要性生活,还要金钱及吃喝拉撒住。
  
  就这么个素质与思想境界还做人类的精神导师,情何以堪?
  
  就这么个垃圾群体还动不动埋怨“文学已失去轰动效应”,北外那群动物倒是轰动,有种你就上街玩裸奔,然后把视频发到网上!
  
  第四,离开毛泽东思想,优美和壮美一同逸遁
  
  在我看来,新时期文学创作背离毛泽东文艺思想,过分地描写欲望,这固然对人们告别传统文化中非人化的严苛的一面具有积极作用,但由于缺乏建构新文化的内容,从而出现了反传统文化走向反对一般意义上的文化的思潮,即非文化主义。本来作为价值规范和行为规范的狭义文化系统其本质是在实有的事物、心态和行为中区分善恶、美丑、是非,是要求人们在为所欲为和无所作为之间寻找一个中庸,也就是说,真正意义上的文化总会要求人们有所约束,要求人们放弃部分自由。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消极面在于禁忌过多,造成人的活力的丧失,这些自然会遭到唾弃;但是以自由为理由完全放弃一切规则却必然反过头来为自由所累。可惜我们文化界的方方面面的生力军对此却缺乏自觉,这些民众价值的导航者们吹奏出来的和弦往往有迎合人的本能的趋向,整个文化有鄙俗化之嫌。例如人们大都乐意为奇装异服正名、为现代诗歌正名、为个性自由正名、为性解放正名,甚至为惟利是图正名等等,也乐于填平善与恶之间的鸿沟或者在两者之间搭起桥梁,就是不愿意讲那些要个人付出代价的品质和行为,如讲角色意识、讲责任义务、讲合理秩序、讲英雄主义、讲契约精神等等。
  
  这样的社会正常吗?
  
  离开人性只讲“性”,那我们的作家成了什么?
  
  美就一定光着腚吗?
  
  最要命的是离开毛泽东思想,特色社会已变作杂碎社会,变作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离开毛泽东文艺思想,新时期文学创作既没有优美,也没有壮美,只有一群光腚猴子,设若多长几根毛,那就爬到树上不下来了,还他妈有脸谈美感。我们的小说走入裤裆,我们的散文随笔化走向瘦小里耗,我们的诗歌越看越像跳大神,唯杂文一枝独放,就连政府工作报告都不写人话,拿到风口吹一吹,啥都没了,你说我们这还能是个什么社会?这种社会不崇尚崇高、奉献、自然、恬淡,这样的社会崇尚金钱、美女,这样的社会居然强奸才只有四岁的女童,这情节即便写进小说都不可信,而我们的领导和文化导师们,纷纷把安全套往脑袋上一带,就似乎滴水不露了?优美和壮美在哪?
  
  德谟克利特竖起食指指了指:在天上。
  
  真让我说:优美和壮美撒上尿,被你搅和了搅和给吃了!
  
  我们的灵魂无家可归。
  
  理想的家园早已荒芜。
  
  我们,就是迷失在荒原荒漠的一群野狗。
  
  第五,离开毛泽东思想,文学终于走进了裤裆
  
  很不幸我就是个写小说的。写小说而不读小说,那是我实在读够了。当文学离开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写着写着就没啥写了,文学无奈就只能走进裤裆,雅典娜便不可避免地走入红灯区,神殿塌陷!
  
  一系列现象值得注意:
  
  1,意淫代替理想,架空代替现实
  
  在此我不想惹事,所以尽可能地只提情节,不提作家及作品。可当我打开网络或走进书店,汗牛充栋的是大美女爱上我了,总裁女儿爱上我了,省长的老婆和他女儿都爱上我了,中央领导的小情妇为此吃醋,你说你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拒绝努力拒绝脚踏实地,人家没向你索取白日做梦的意淫费已经很好,凭什么就去爱上你?写一个专科毕业的小混混,上午把表妹睡了,下午把恩师睡了,午夜连同学带同事都睡了,这是作家疯了还是女人疯了?除此还有架空,还有玄幻,还有歪读历史:洪秀全穷途末路埋了把剑连同剑谱,许多年后就有了灵性,猝然成魔,还专门糟蹋小姑娘;楚汉相争不是争抢天下,而是在争女人;韩信之死,居然也为女人,还因他知道的太多;慈禧不小心吞了个簪子,遂变作大力士打遍天下无敌手,把克林顿、布什父子率领的八国联军打得遍地找牙,向萨达姆求救,可萨达姆在普京、卡扎菲教唆下不理他们;王昭君的肚子里,一不小心就怀了宇航员的孩子,居然还是个龙种,轰然就变作亚历山大跟卡捷琳娜结婚——你说这些人整天想些什么?如果说这是文学,那么还有什么不是文学?
  
  2,穿越类同扭曲,解读类同捧场
  
  最可恨最可怕的是穿越。无知者无畏,有些青年作家太大胆,敢把古今中外已成定论的大人物或大事件放进一个锅子里乱炖,既加油添醋,又加黄赌毒作料,最后拎起来一抖擞,作家疯了。就这,许多冒牌文学评论家就拼命鼓掌,居然还一二三四列出许多,能把他捧作“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大家,能装模作样地拿他与李杜相比还必赢。这说明疯了的不止作家,还有批评家。关键在时下不是三个两个这么做,而是已成风潮,一顿酒灌晕了就胡说八道,大不了再塞个红包,相陪着拉名人坐台搞个签名仪式,就似乎都成大腕了。
  
  3,钻营代表进取,小头代表大头
  
  这是个没思想也没理想的年代,资本势力到哪里,就污染到哪里糟蹋到哪里,因他们没有理想,只有想法。大学开办总裁班,教育完了;企业出钱搞大赛,艺术完了;大款相亲,爱情完了;大腕坐台,名人完了;国家出钱买关系,外交完了;将领拿钱卖情报,军事完了;领导买官,政治完了;私企进入医院医药,医疗完了;民企挖煤,煤矿完了;老板下乡搞城镇化搞农地流转,农业、农村、农民都完了。这是非常典型的畜生行为,把大头扎进裤裆,用小头思考,这情况在文学很严重。读官场小说,有那么几部还不错,我说不错指文笔不错,可他们的主人公实质乃入错了庙的黄皮肤于连,钻营有余,智力不足,机遇成堆,美女成群,居然还风生水起,动不动就正省副部,他奶奶的,就这种骗子小混混搞高端政治,我保证一天不到就被人家叉出去,死都不知道咋死的,你认为那些封疆大吏或当朝大员都白给啊?
  
  4,堕落取代成功,教唆取代布道
  
  当代文学的第四个误区在于不是教人向善,而是比坏,外来的有个《大长今》,国产的有个《蜗居》,它们代表一大片。刚进宫时纯朴可人,灵气四溢,搞着搞着就心生奸诈,唯奸诈才能成功,唯奸诈才吸引眼球,这是把人做小了,也是把人写小了。奇怪的是对此作家们不是以零度感情批判性审视,而是极其欣赏,这就放弃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充当犯罪教唆犯。中国文人向来讲究“文以载道”,写“道德文章”,所以古来受尊重。当代把这一传统抛弃了,社会就把作家贬低了,实际上,当代作家吃不上饭买不起房看不起病死不起活不起的绝非一个两个。当初被养起来进入窘境,作家们酸唧唧地赚了便宜还卖乖,大骂体制;共产党不养他们了,前不久铁凝再提养起来——这一反一复,两个态度,当饱含深意。可我们党养些外贼做什么?
  
  5,淫秽驱逐美感,快餐驱逐精品
  
  没有了和谐、恬淡就没有了优美,没有了牺牲、奉献就没有了壮美,所幸人体是美的,艺术就围着胴体转,两个眼瞪得比嘴巴还大,眼珠子差点调出来。写小说的没法直接诉诸感官就意淫,诲淫诲盗,而这恰恰就驱逐了美感,因为美有社会性,可它偏偏就没功利性。我并不一概反对性描写,关键是恰当、是分寸、是视角、是怎么写、是析美,很多作家没练成析美的相应功力,想出精品,就成了快餐,赵本山村口的厕所没纸了吗?作家,真要修炼自己,你首先要能坐下来,踏踏实实地坐下来,心无旁骛,而非心猿意马。


  
  6,骗子冒充大师,码字冒充创作
  
  这是个浮躁的社会,我接触过几个大作家、大师,那是老板们花钱包装出的,一本本作品送过来,随便翻五页,能读下去的并不多。这些人的素质,印象中就跟当代的那堆经济泰斗差不多。而假货出笼,真货就必然饿死,这仅仅是一方面必然;另一方面的必然存在于:假货出笼,就糟蹋行规,最终糟蹋行业。其实现在的文学创作已遭到报应,当作家再不是个光鲜行业,成熟者自称“码字的”,与泥水工匠差不多,唯有那些尚未摸到庙门的才自吹自擂,不知道扒了几碗干饭。当文学作为一件高尚的事业竟斯文扫地,作家们不是很可悲吗?
  
  7,出版逐鹿闹市,网络纳垢藏污
  
  出版社每年出版的图书种类越来越多,可图书印数越来越少,这并不完全怪出版社避税或诈骗作家,还在于文学失去读者失去市场。文化有个厚度,文学有个期待视野,商业有个受众群叫目标市场,这无论从文艺美学、文艺社会学还是文艺创作论都说得过去,唯一说不过去的是精神支柱的丧失,割舍了美的内容和承载,失之空洞,就失去欣赏。对此,我不知唯美派、唯艺术论者作何感想。最令人感慨的是文学网站,无论哪里,一不谈政治,二强调作者观点与网站无关,这是肯定少不了的。当文学脱离了政治担当,网络就难免成为破烂站。
  
  总结:糟蹋圣人,是要接受惩罚的
  
  马克思指出:“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是谁在排拒毛泽东思想?是谁在篡改、扭曲、贬低、矮化毛泽东的文艺思想?乍看,是邓小平;深一层,是贪官污吏和资本势力;再深一层,是业已物化的特色社会;更深一层,是美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这样的社会有前途吗?如果有,前途在哪里?
  
  我们应该认识到:美与商业并不兼容,而创作本身就是标准的圣人事业。圣人事业不糟蹋圣人,咱首先得迎回毛泽东。
  
  出来混是要还的。糟蹋圣人,就接受报应。
  
  如果说特色社会让民族失血,还可矫正,大不了耽误几十年,多花点成本;可文化一旦走错了路,却是几百上千年都挽回不了的。据此在这里我问一问那些无良公知:对此,你们家准备拿什么偿还吧!(文|梅子)
  
  更多关于毛泽东的精彩评论[点此]下图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