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向内战国军老兵发放补助的原因的最好的说明

  • A+
所属分类:世事无常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占领潍县,被害抗日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人民难忘的血海深仇!
  
  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根据中央要求,民政部、财政部日前下发通知,向部分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发放一次性生活补助金。具体发放对象包括4类:抗日战争时期的在乡复员军人和残疾军人;移交政府安置的抗日战争时期军队离休干部、无军籍职工;抗日战争时期在国民党军队服役,后在解放战争中起义、投诚编入解放军序列的在乡复员军人;参加过抗日战争,后回乡务农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发放标准为每人5000元,9月份之前发放到位。
  
  消息传出,立即引发热议。有人说,为什么后来参加内战的原国民党老兵不能享受此待遇?国民党军队在抗战中也作出了很大贡献,只要没当汉奸,国军共军都是好男儿。抗战是一回事,内战是另一回事,70年过去了,还有啥好争的,应该大度一些。这种观点在社会上广泛存在,还有人发起了“寻找抗战老兵”之类的活动,在统计有多少“抗战老兵”被“遗忘”,在谴责“中共当局”的“狭隘”。
  
  如何看待这种观点?我认为,1948年4月10日,中共潍北县委写给华东野战军第9纵队的一封信,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潍北县在山东省东部,是一个存在时间不长的地名。它于1945年10月析潍县北部区域置,1953年7月撤销,其辖区并入潍县。抗战中,潍北县地区是山东清河区的一部分。山东清河区成立于1938年5月,在八年抗战的大部时间内,清河区是山东省内一个独立的战略区。它的前身是鲁东工委所辖地区,包括小清河两岸及胶济铁路张店至昌潍段两侧各县。同年10月,根据战争形势的需要,苏鲁豫边区省委(由山东省委扩建)决定,以胶济铁路为界,北至黄河,西起济南,东到寿光、益都为清河区。路南各县另外成立淄博特区。这样,清河区遂成为东至昌邑,西靠章(丘)历(城),南枕胶济铁路,北至垦区(垦利等黄河口地区)的一个广泛区域。清河区最多时下辖20余县,面积9万多平方公里,人口近500万(此指该地区总数,中共控制区域占总面积的50%左右,控制人口最多时380万人)。包括潍北人民在内的清河区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雄壮举,在山东人民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篇章。
  
  1945年9月,日本投降后,国民党第8军和张天佐统领的地方武装占领了潍县。到1948年5月8日潍县战役结束,解放军解放潍县,国民党军队共占领潍县一年零8个月。在这不到2年的时间里,国民党军队是如何对待潍县的抗日军民的?这封由时任中共潍北县委书记许剑波执笔,以中共潍北县委的名义致华野九纵的信,告诉了我们答案。
  
  这封信的原件今天保存在南京军区档案馆。它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今天中央不向参加过内战的原国民党老兵发放补助金,因为——“这是我们对你们的高贵信仰,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聂司令员、刘政委并转九纵全体同志:
  
  当胶济线西段的伟大胜利消息传到潍北县的时候,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干部及广大群众,莫不欢欣鼓舞,都望眼欲穿地期待着你们的胜利东征。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在这里,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和广大群众向劳苦功高的你们致以亲切的慰问和热烈的敬礼!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这回可得救了,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两千余头,粮食被抢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然后用火烧的枪条插入阴部活活搅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敌人还把待哺的婴儿的两腿劈开,丢在烧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铡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高里区一次被杀被铡12人。军属于传弟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3口人全被杀死,其妻怀孕6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自去年三合山战役后,敌人被迫退出据点,我全县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始含泪忍痛,收拾死难同胞的尸体,但已骨折肉烂,不可辨认。死难的穷老少爷们,在临死时都殷切盼望为他们复仇,杀尽蒋贼。高里区的一个村妇救会长,死时曾告诉邻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报仇啊!”
  
  亲爱的同志们,你们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军,你们是胶东的子弟兵,你们屡打胜仗,有了你们就有希望,有了依靠,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让你们走,要你们给我们报仇,要求你们象在孟良崮一样消灭敌人,在潍县留下英雄的胜利,立下大功。这是我们对你们的高贵信仰,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亲爱的同志们,报仇的这一天来到了!解放潍县,拯救潍县人民的这一天来到了!这里先预祝同志们胜利。同时,我们也在准备全力支援你们。连日来,全县人民正忙着磨面、砍柴,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来保证同志们吃好饭,打胜仗。让我们在潍县战役胜利的庆祝大会上握手言欢吧!
  
  致以
  
  亲切的胜利敬礼!
  
  中共潍北县委员会
  
  一九四八年四月十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