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哇然事件 > 世事无常 > 正文

蒋介石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

2018年12月05日 世事无常 ⁄ 共 799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560 views 次
39.6K

大家都知道,我会不定期写写毛主席。

 

同时,也经常把蒋委员长拉出来作陪。

 

所以,蒋介石在我文章里出现的频率还是很稳定的。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居然有那么多朋友帮委员长说好话,其中有个说法很有意思,大概就是委员长也是人中龙凤了,只不过碰上了毛主席。

 

也就是千年前的“既生瑜,何生亮”。

 

对此,我不想作过多评价,毕竟能做到委员长那个位置,蒋介石当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我想去研究和思考的是,当年风光无限、一手好牌的委员长,为什么会败给他曾经怎么也看不起的“土共”的?

 

这里面,当然也有西安事变之类的偶然性事件,但更多的原因,一定是来源于内在的必然性。

 

这也是我们阅读历史、分析历史最大的意义所在。

 

就像我曾经写过的:

 

人生不可能一遍遍重来,去等着你找到最适合的路;但历史可以一遍遍重读,直到你从中发现最本质的规律,用来指导自己的人生。

 

在这篇文章里,将分享两个维度的思考,角度可能比较奇特,欢迎大家一起探讨交流。

 

文章比较长,但值得细读。

1

我们先从一件小事聊起吧。

又到年底了,在各个公司、各家单位哪怕是学校里的人,都会发现一件亘古不变的事:年底的会真多啊!

但很少有人去思考,我们为什么要开会?

当我去查阅党史的时候,惊讶地发现。

在我党的历史上,那些事关生死存亡的重大事件,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会议串起来的。

一大,洛川会议,八七会议,遵义会议,瓦窑堡会议,七大,(以及之后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十四大)……

这一点,学过中学历史的同学大概都能回忆起来。

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当我党在开这些会的时候,当年作为执政党的国民党在干嘛?

我曾经好奇地去查过一下史料,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国民党自1894年兴中会创立,1913年正式定名国民党,直到1924年在国共合作背景下召开一大之前,整整三十年时间从未召开过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三十年时间,都够我们开半打党的大会了。

他们居然一次都没有开过。

带来的结果就是,国民党内部思想涣散,山头林立,各有想法。(这里多说一句,还有一个例证就是,我们曾经也有过一段混乱的时间,同样没有开过大会。)

现在明白了吧,我们之所以要开会,不是因为闲得慌。

 

根本的意义在于,统一大家的思想

 

只不过很多会议跑偏了而已。

通过开会,把相关领头的人聚集起来,共同研究“问题”、讨论“问题”、决定“问题”,再由他们回到各地区、各部门去向其他的人继续传播,层层传递下去。

这种传播效果,就像金字塔一样高效、简洁、可控。

我们很多人,出于本能的反感,都低估了一个会议在统一人们思想上的重大作用,更忽视了面对面交流在解决重大问题上的独特作用。

只有统一的思想,才能够将更多的人凝聚在一起,通过组织的作用,让个人的力量得到倍数放大。

这就是思想和组织的力量。

说白了,我党召开的历次重要会议,就像是拔河的时候喊号子一样,统一步伐,同向发力,最终把所有人的力量拧成一股绳。

而绳子另一头的国民党,不仅力量不集中,还到处都有扯后腿、反向发力的地方军阀。

对于这一点,我估计蒋介石去了台湾都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就是搞不定那些地方军阀。

 

 2

蒋介石虽然不喜欢开大会。

但很喜欢开小会,特别喜欢亲临一线组织将领开会。

 

开会的时候,大家都一本正经喊口号、表忠心、准备周密,筹划严谨,沙盘推演精确到一颗小石子。

 

唯一的问题就是,没人派人去好好侦察一下共产党到底在哪里。开会的时候个个都是精英和人才,天文地理无所不通,真打起来就成了“五万头猪”。

我有个朋友,前几年的时候开了一家公司,喊我去参观,市中心豪华地段的办公楼,几百号员工,拿到了不小的一笔融资,各种路演,各种会展,搞的是热火朝天,一天一个新概念。

 

然而我就看了一次他们的晨会,就觉得他们要完犊子,为什么呢?

 

因为一开场,所有人都要站起来喊口号,声震四野,我以为要干什么大事业,结果产品经理讲半天,原来就是要搞一个有机农产品电商平台。

 

会上计划指标事无巨细,每个人都肩负了极大的责任一样,但是会上却不讲——产地在哪里?供应链如何?目标客户群体是谁?竞争对手是谁?市场有多大?全靠想当然。

 

我看他们一条“有机原生态”的鱼,居然敢卖500块一条.....

 

谁会买?鱼在哪里?如何保障有机原生态?滋味有何不同?

 

对不起,没想过,不知道!

 

总之我们的产品就是好,现在消费升级,有钱人那么多,一定有人会买!我们还准备把项目包装成理财产品,让大家都成为这个项目的股东和受益者,政府也会支持.......

 

我发现,其实这个路子,就是蒋介石和国民党的路子。我也一下子想明白了,原本占尽优势的蒋委员长到底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的。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就拿创业来作类比吧,关键点一共有五条。

 

3

第一条、创业不能一开始就不怀好意。

 

首先大家要明白,创业的目的是什么?很多年轻人告诉我,他们创业就是为了当了老板后不用打卡上班,这种思路就是错的,因为创业不是养老,养老你随时可以佛系,何必去浪费社会资源呢?

 

还有一种人,危害更大,他们本身就没有想做一个长远的企业,他们只是投机者,嗅到了某种风向,觉得可以入局捞一笔就走,比如说,弄个PPT项目骗融资,骗政府补贴,或者干脆弄个庞氏骗局非法集资,圈了钱跑路。

 

蒋介石的革命事业,一开始就是不怀好意的,当初他在上海炒股发财了,数钱数得手抽筋的时候,孙中山先生正在广东筹划新的革命,打电话叫他去帮忙,他理都懒得理。

 

上海股市崩盘,他欠了一屁股钱被青帮追砍,在虞洽卿帮助下才还了债,这时候蒋介石才想起革命事业了,于是拿着钱去找孙中山。

 

后来大革命初期,在黄埔军校,周恩来和他共事很久,评价道:虽曾组织黄埔军校,指挥北伐,但蒋介石的军阀思想和投机思想却与他‘参加’革命相随而来”。

 

早年的蒋介石为了获得投资,什么话都敢说,什么愿都敢许,他甚至在1925年12月黄埔军校的演讲中说:“我愿为三民主义而死,亦即为共产主义而死也!

 

拿到苏联和共产国际的投资之后,那自然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了。

 

4

第二条、要有市场调查,要有产品定位

 

开公司创业,得好好做一份市场调查,了解消费者和用户的需求,知道你该做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不能拍脑袋,想当然。看别人做什么,你也做什么,商业上有句话叫做:“学我者生,似我着死。”

 

学人家,是学人家的商业逻辑,而不是照抄人家的模式和操作,市场本就是千变万化的,各地也是有差异的。你不从你的实际出发,非要学着马云谈未来,学着华为搞“狼性”,不是作死么?

 

蒋介石和他的国民党,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拍脑袋,想当然,不做市场调查,也没有搞清楚自己产品的优势和劣势,一直到失败前夕,都没想清楚自己产品的定位是什么?没搞清楚自己的市场到底在哪里!

 

只知道盲目学日本,学苏联,学美国,学到最后,什么都不是,学的全是人家的皮毛。

 

国民党的产品是什么?

 

是《三民主义》,是“民权、民族、民生”。

 

不得不说,其实这是个不错的产品,孙文先生虽然喜欢放大炮,但还是做了市场调查的,知道当时中国市场的痛点在哪里,所以他搞出了“民族主义”和“民主共和”,他要“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他要“节制资本,平均地权”,后来市场形势变了,他还主动求变,加上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虽然实际操作不太好,但好歹整体是有希望的,能够获得广大用户支持的。

 

蒋介石一开始也继承了孙大产品经理设计的产品思路,所以北伐军喊着“打倒列强,除军阀”的口号,所到之处,无往不利。

 

打得孙传芳、吴佩孚这帮名动天下的老军阀焦头烂额,老百姓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各地的农军帮助夺取县城,各地的工人纠察队直接上前线,和北伐军里应外合,上海的工人纠察队居然自行解放了上海。这就是因为产品理念好,所以市场反馈好。

 

成功太容易,又有江浙财阀、上海青帮、美国人入股投资,老蒋就开始走歪路了,他觉得节制资本、平均地权不靠谱,因为他还想得到资本和地主的支持呢,扶助农工更是扯淡,农工都是穷鬼,穷鬼有什么钱?

 

于是这个三民主义产品就改了方向,他开始玩金元政治和法西斯路线,玩到最后,他才发现,原来真正的市场不在资本家那边,还是在工农大众那边。

 

所以,在1948年的时候,他终于痛心疾首追悔莫及地说:“我们的国民革命军,不再是那个万众支持的北伐军,而成了给地主乡绅看家护院的狗腿子了”。

 

他们不做市场调查,蒋介石和他的政府高官们,对国家的实情,其实是两眼一抹黑,不了解自己的经济状况,不了解共产党和红军,更不了解国统区和解放区的老百姓。

 

他们对实际情况的了解,可能还不如美国人,美国人经常发现,他们上午援助的枪支弹药,下午就会出现在黑市,过两天就会出现在延安红军的手上。

 

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知道,1949年以前,中国平均每年有300--700万人死于饥饿。1942年河南大灾,一个省就有三百万人饿死,人竞相食,蒋介石却根本不相信美国记者白修德的报告,重庆政府还骂他搞“亲共宣传”,还秘密处决了帮他发电报的洛阳电报局发报员。

 

美国记者还发现,其实红军待遇比国民党基层士兵要好,因为红军没有吃空饷,剥削士兵的现象,参军不但能吃饱饭,还能分到田,而国民党的基层士兵被长官克扣军饷,残酷压榨,过得不如奴隶,所以他们经常把枪卖给共产党游击队,换几个大洋。

 

但国府官员依旧掩耳盗铃、歌舞升平,似乎啥都没发生,形势一片大好,报纸上都是捷报。

 

等到蒋介石跑到台湾,才想明白一个政权的用户和受众在哪里,才想明白了市场的需求是什么,所以他和他儿子开始在台湾搞土改,打土豪分田地,消灭地主,解放发展生产力,完成了台湾的工业原始积累。

 

其实早期的共产党领导集体中,也有人喜欢拍脑袋,想当然,以为照搬苏联的模式就能成功,把《资本论》倒背如流就能打败反动派,而不去搞市场调查,了解实际情况。

 

“立三路线”、“王明左倾”、“李德博古的正面军事对抗”,都犯了这样的错误,他们错误估计了形势,不了解中国老百姓的需求,想要在城市发动工人暴动而取得成功,想要在根据地推行最激进的土地政策,当年的毛泽东反对他们的拍脑袋、想当然,还被边缘化了。

 

但毛泽东同志毕竟是与众不同的,大家可以去阅读他的《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和《寻乌调查》,你会发现,毛先生是个非常出色的市场调查高手,他能够真正从实际出发,搞清楚市场到底有多大,有哪些层次,用户的痛点和需求是什么。从这个基础出发,你才能去设计你的产品,你才能吃下市场,最终盈利。

 

5

第三条、切不可空喊口号,虚假宣传,欺骗用户和投资者

 

有些人创业开公司,正经事不干,天天拉着员工团建,喊口号,做宣传,招来一堆的公关PR,打嘴仗,吹牛逼。

 

产品一塌糊涂,PPT花团锦簇,年年亏损烧钱,还在投资人面前吹牛逼,财报造假,开个发布会,满嘴跑火车,在他嘴里,友商天天都在倒闭,只有他才是业界良心、人类未来。

 

蒋介石和国民政府,也有这个臭毛病,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搞舆论攻势,他们花巨资筹建国民党《中央日报》、中央通讯社和中央广播电台。

 

不但委托自己的亲信陈果夫亲自挂帅操办此事,且丝毫不在乎当时吃紧的财政,不惜重金购买国外先进的通讯设备:美国产500瓦的播音机,德国产无线电广播和75千瓦功率中波机,请了大量的党内高官和名人做大V写手——其规模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三。

 

搞舆论没有错,就算在现在,股市也会跟着新闻涨跌嘛,但拿着这全明星的宣传家底,豪华的软硬件设施,不能天天造谣传谣,“意淫强国”啊。

 

在国民党党媒的报纸和广播中,天天把红军说得青面獠牙可怕无比,污蔑他们红头发绿眼睛吃人肉,战斗力还不行,每每被英勇的国军将士剿灭,每天都是捷报频传。在他们的报纸上,中共和红军领导人不知道被“击毙”了多少次。

 

统计了一下:

 

1930年,朱德首次被国军报纸“击毙”,“残余势力溃不成军”。1933年,朱老总再次被国军报纸“击毙”,“现尚陈尸黎川无人掩埋,匪心动摇有全部瓦解势”。1935年,他们报纸上不但击毙了朱老总,还炸死了林彪,“贵阳电称,朱毛残部往返通窜,狼狈不堪,匪首朱德于3日被击毙,匪首林彪,亦在遵义被炸死”。到了1947年,国府的报纸上,林彪再次被“击毙”,结果林彪发动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最后干脆来个辽沈战役把东北国军来了个瓮中捉鳖一锅烩。

 

 

国民党天天就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事情上,打仗是不会打仗的,这辈子也学不会的,治国也不会治国的,这辈子也学不会的,只能在报纸上、广播里过过嘴瘾。

 

自己产品不行,竞争力差,经营水平差,就妄图在舆论上污蔑对手,这是行不通的。

 

再者,舆论宣传的水平也不行,只会造谣,没有干货实锤,等人家那边连战连捷,新华社一发力,毛泽东是什么文笔,什么水平?再请点西方记者去参观,立马就能拆穿你的西洋镜,老百姓还信你个鬼?

 

就算后来宋美龄在美国国会上舌灿莲花,把国民党的商业模式吹得天花乱坠,人家美国华尔街资本家也不会再投一分钱了,因为人家知道,这就是个垃圾股,再投资下去,底裤都要亏干净了。

 

6

第四条、要有核心竞争力,不能搞负债并购,过度扩张

 

蒋介石和国府最要命的问题是没有核心竞争力,黄金十年给了他发展机会,他不好好搞工业,不好好发展实业,就知道发钞票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搞了十年,反而百业凋敝,民族企业到处倒闭,钢铁产量还不如北洋时期,荣氏兄弟等民族企业家被压迫得走投无路,宋子文、孔祥熙等人倒发了大财。

 

到了真打仗的时候,枪炮坦克飞机都要从别国去买,实在不行,大量士兵还要用清末张之洞造的“汉阳造”。

 

这就是买办思维,造不如买,买不如租。

 

现在就有某些企业,产品就是贴牌组装,挣个现金流,拿国有银行的巨额贷款,到处买买买,饥不择食,全球收购一些垃圾资产,替外国人解套。

 

蒋介石北伐战争后期,其实就是这个思路,打什么打?北伐军中能打硬仗的中共分子都清洗出去了,打是打不了了,那就“金元开路”,拿江浙财阀和英美资本投资的钱去收买对手,用金条和美元去贿赂大小军阀,封官许愿,开几张“司令长官”的空头支票,换取他们名义上的“臣服”。

 

所以,什么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唐生智、刘湘、龙云.....就都成了自己的部下了。所以,中国当时所谓的“统一”才会如此的顺利。

 

然而,你收购是收购了,想好了怎么运营吗?没想好,先吃下来再说,完成统一之后,蒋介石第一件事就是裁军,削权,但是也不想想,都是一方的地头蛇,有那么容易吗?

 

于是中原大战,打了个稀里哗啦,幸亏有张学良东北易帜,东北军南下,支持了他一把,才不至于提前崩盘。

 

然后老蒋还是要削减这些并购来的企业的董事长和CEO的权柄,于是驱赶着他们去“剿匪”,去围追堵截“红军”,他又想当然了,觉得人家都是傻子,但人家凭什么要去和红军死磕?你中央军怎么不去死磕?所以,像张发奎这样的军阀,直接对红军“以礼相送”。

 

你没有硬实力,没有核心竞争力,无论你并购多少企业,都不可能在他们面前说得上硬话,因为你拉不了硬屎。这些过度扩张,盲目并购来的资产,最终反而会成为你的负担,拖垮你。因为你一直在负债经营,江浙财阀、美国政府最后还是要退出的。

 

7

第五条、要会用人,要有组织能力和制度建设,不能任人唯亲,不能越级指挥

 

最后就要讲用人的问题,老蒋本人最大的问题是迷之自信,真把自己当作是算无不中的王阳明了。所以就用法西斯独裁、帮会个人效忠的模式,取代了现代政党的组织模式。

 

现代的国家和政党,拼的就是组织能力,什么叫组织能力?就是对基层的掌控能力,打个比方,苏德战争前期,虽然苏联被闪电战打得晕头转向,德军直扑莫斯科,但苏联共产党却能在一次大败之后,迅速原地组织起十万红军,简单训练后就能反攻。

 

红场阅兵时,那些参加阅兵的将士一边唱着《神圣的战争》,一边就义无反顾扑向城外和德军死磕。你想象一下,淞沪会战失败,南京兵临城下的时候,蒋介石和唐生智有这个能力组织起中国的“莫斯科保卫战”和“斯大林格勒”吗?他想征兵,只能靠用枪去抓壮丁。

 

这就是组织能力没有了,对基层失去了控制,当年四一二大屠杀之后,蒋介石借着“清共”的名义,清除异己,当时杀的更多的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基层党员和干部,清党之前,国民党有200万党员,清党之后,只剩下了8万人,并且都在中高层,基层已经没人了

 

当年北伐之所以开始的时候无往不利,就是因为基层党员建立了基层政权,能够宣传、发动、组织民众,清党的时候,当时的农村封建势力、土豪劣绅、地主们在国民党中央的默许下,进行了凶残的反扑,他们把那些读过书、受过教育、代表文明和进步的年轻国民党基层党员点天灯、活埋、丢粪坑,农村里的封建势力卷土重来。

 

可以说,蒋介石是自己一手毁掉了自己的执政基础,毁掉了自己的基层党组织,以后他的统治,只能靠乡绅地主和黑社会帮派。这些势力,是没有组织能力的。

 

我们都知道,现代国家的执行力,得靠组织能力和制度建设去保证,而不是靠个人的能力,蒋介石这个人,偏偏是最喜欢破坏制度的,他任人唯亲,身边的高官和亲信,要么是浙江同乡,要么是讨他欢心的马屁精和糊涂虫。

 

如饱受信赖的陈诚等人,除了会捞钱,只会拖后腿。比如淮海战役的总指挥,他派谁不好,非要派“最听话的”刘峙,搞得将领们吐槽:“派了头猪来!”

稍微有几个清正廉洁有能力的,居然是共产党的卧底,比如说“龙潭三杰”,比如说中华民国作战厅厅长郭汝瑰,再比如说国军参谋次长刘斐。

 

国军的每一次作战计划,起码有三个渠道汇总到周恩来的桌子上。当年国民党内部,稍微有点理想和情怀的,都知道这家公司完蛋了。

 

杜聿明就曾向蒋介石告密,说他怀疑郭汝瑰是共产党,他说:“郭小鬼家的沙发都打着补丁,我已经够廉洁了,郭小鬼比我还廉洁,肯定是共产党!”

 

气的蒋介石大骂:“娘希匹,我们党国就不能有几个清廉的官员吗?”

 

还真是说对了,您嘞!

 

当年傅作义的部队比较艰苦奋斗、对老百姓秋毫无犯,战斗力也强,但蒋介石、阎锡山等人居然讽刺他是“七路半”,意思是只比八路军差半路。你看,在国军内部,清廉、亲民反倒成了污点了。

 

在实际的操作中,蒋介石根本不肯放权,各种人员轮换,越级指挥。

 

其实陈明仁、白崇禧、杜聿明等人的军事才能并不差,陈明仁曾经在东北让林彪举步维艰,吃了不少大亏。

 

但陈诚在后面说坏话吹冷风,在加上蒋介石不信任非嫡系,于是撤掉了陈明仁。

 

淮海战役的时候,他对杜聿明百般掣肘,本来杜聿明是可以率领一部分主力逃出徐州的,杜聿明为了不受干扰,把电话线都掐了,谁知道蒋介石用飞机空投手令,逼着杜聿明回头去救黄维,这是把杜聿明往死路上坑,结果杜聿明和黄维都成了俘虏,几十万大军鸟兽散。

 

后来的杜聿明抱怨,“老蒋经常把电话打到我下面的营长、连长那里去了!”

 

更经典的是这句,我指挥中心三个亲信,一个是中统,一个是军统,还有一个是中共的地下党,你说我还打什么打?”

 

感谢能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文章到这里结束了,里面问题却值得每一个人深思。

 

除了那些老板、创业者们,我也想提醒一下那些找工作的年轻人们,选择公司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要看一看公司的氛围。

 

一家正常的公司,一般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形式化的东西,不会一大早喊口号,打鸡血,也不会早请示,晚汇报,因为正经公司追求的是利润,做企业要赚钱的,大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

 

正经的公司,忙肯定是很忙的,但氛围不会差,领导不会板着一张臭脸,说些之乎者也的屁话,一般都会说你听得懂的人话,定能实现的目标,对市场有调查,对用户很了解,没事也能开玩笑。

 

就像当年的延安,大家讲究的是“紧张、团结、严肃、活泼”,该干事干事,该娱乐娱乐,毛泽东会穿着老棉袄和大裆裤四处转悠,和老百姓一起盘腿抽烟开玩笑,周恩来留着长胡子笑眯眯,朱老总一脸老农民的憨厚模样,正在和美国记者谈笑风生。

 

只有那种明天就要跑路的传销公司,才会每天打鸡血,吹牛逼,说些高大上自己都不懂的高头讲章PPT,弄什么“新生活运动”,板着一张六亲不认的死人脸,装出威严铁腕的样子,一口一个“娘希匹”。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