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 A+
所属分类:哇然事件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会讲话,是一种技巧。

这种技巧,我们都可以掌握。掌握了这种技巧,可以帮助学习。学习得好,可以有很多深造机会。比如让人羡慕的去海外留学机会。

我此前让大家记住过一句话,“南有爱丁堡,北有双哈佛”。钟南山院士1979年去了英国爱丁堡留学。1990年代张文宏和高福都去过美国哈佛深造。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在最近一段时间被我们经常关注。

也许绝大多数人都关注这三位明星般的医学专家关于新冠肺炎方面的科普言论了。但是我除此之外,还非常关心他们讲话的方式。我观察出来一个规律,他们三人讲话都很完整。

我举个例子,比如今天新闻: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4月15日,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办第78场疫情防控新闻采访活动,钟南山与在穗工作学习的外国籍人士进行座谈交流。

南都这个媒体,还有《南方周末》,以及杂志《南风窗》,我都比较熟悉。尤其是南方周末和南风窗。曾经我期期买,边看边做剪报或笔记。作为曾经的粉丝,二十多年来,我对南方地区的这类知名传媒,还是有一点点发言权的。

我注意到南都起的标题很有水平。将钟南山放在标题头上,这个不难理解。因为南都非常尊敬钟南山院士: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我们再看“没有证据显示蚊子会传播新冠肺炎”这句话。

主语:没有证据。谓语:显示。宾语:蚊子会传播新冠肺炎。这句话讲得多么的完整。没有省略任何句子成分。主语,完整。谓语,完整。宾语,同样完整。

一般情况下,不管是谁,讲出了如此完整的一句话,是不太容易讲错话的。首先,句子结构,非常的完整。没有问题。所以,我们都应该学习学习这样的讲话技巧。

其次,主语是:没有证据。这就更有水平了。别看四个字“没有证据”,其实非常有水平。因为给人非常巨大的想象空间。比如,美国顶级的病毒实验室P4(美国被疑病毒泄露P4突然重启,传递什么信号?),没有证据。这是一个可能。

又比如,美国,没有证据。这又是一个可能。这两种可能,都是和哈佛大学所在的美国有关。还比如,英国爱丁堡的专家,没有证据。这同样是一个可能。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可能。

单单“没有证据”,我们只要添加上被省略了的主体,就可以搞出许许多多的可能性来。从美国P4,美国,美国哈佛,到英国爱丁堡,英国所谓人群免疫。当然也有人会往蝙蝠和穿山甲,还有人想往我们中国身上扯关系。

那么,没有证据,我们姑且不管这个主体指谁没有证据,我们先不管被省略的主体究竟是美国还是英国,我们来看:没有证据,就等于没有事实吗?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比如,没有证据,就不能预判新冠肺炎病毒人传人吗?普通人,如果没有证据,却成功预判了新冠肺炎人传人,也没人信,更不会有人佩服。但是如果医学专家,敢于预判,并被将来的事实证明预判正确,那么这样的专家,不管留学没留学过世界级高等学府,不管是留学英国的美国的,还是土生土长的,从来没有出洋的,我们都应该为这样的真专家点赞。

另一种情况,凡事靠证据的专家。就像全世界早已流行看病要先验血、拍片子,没有这些电脑系统支持,恐怕一般的医生就看不了病开不了药。这和我们几千年的中医药截然不同。我们中医体系是望闻问切,开个方子,所谓草根树皮下去,把病症搞定了再说。

相比“没有证据显示蚊子会传播新冠肺炎”这句话,我们普通人更想听到“蚊子究竟传不传新冠肺炎病毒”。因为前者 —— “没有证据显示蚊子会传播新冠肺炎” —— 永远不会错。

为什么呢?第一,“没有证据”,省略了主体,无数种可能性存在。解释空间无穷无尽。第二,隐含条件是,目前,没有证据。第三,随着事物的发展,如果将来证据出来了,回过头来分析,当初讲的“没有证据显示蚊子会传播新冠肺炎”,是指,当时还没有证据。这也没错啊。这怎么会有错呢。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学习这类讲话技巧。我们要确保,我们讲出去的话,怎么样解释,都不会犯错。当然,普通人这样讲话,我们听起来肯定觉得非常书面,略微感到有些奇怪: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但是某些专家,这样讲话,我们就不应该感到奇怪了。因为有的专家可能还是院士,可能还留学过英国爱丁堡,有的还是在美国哈佛深造过的,首先这些世界级高等学府,培养人才的时候,肯定会考虑到人才将来要到什么国家什么岗位上去派用场。

我觉得,古今中外,不过两种岗位。第一种,干事情。可能很苦,可能很累,可能犯错,可能失败。第二种,说事情。需要平台,需要机会,甚至需要大平台,需要大机会,乃至需要高起点平台,高高在上的机会,经常跑在流量网络刷屏一线最好了。

干第一种岗位的人,比如这场抗疫,全世界冲在一线,甚至牺牲了的人民医务工作者,都是第一种人。

干第二种岗位的人,需要有高背景,最好海外深造背景,而且给媒体关系非常好。如果给东西南北中,给各个方向的传媒都关系好,就更加有助于第一时间跑在流量网络刷屏第一线了: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第一种岗位,必须要求两个方面的技巧:一是吃苦,二是不怕死。

第二种岗位,也是两大技巧必不可少:一是背景高,二是讲话技巧高。如果我去应聘第二种岗位,肯定想方设法把自己搞去英国爱丁堡、美国哈佛这类世界级学府深造一下,如果实在不行跑去美国P4玩几天顶级病毒也行。

第一,我有了背景。

第二,我还要学会讲话。

比如,关于蚊虫,蚊子也好,苍蝇也好,臭虫也罢,究竟它们传播不传播新冠病毒呢?场景:一个新冠肺炎病人,吐了一口咳嗽出来的浓痰,被蚊虫碰到了,蚊虫正好叮咬了别的人: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我觉得,如果出现了以上场景,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被叮咬的人百毒不侵,没事儿。第二个可能,新冠病毒在浓痰里面,千千万万,蚊虫碰到了,携带了,叮咬人,传给了人,那人中招了,因为其并非百毒不侵。

当然,我们是不能随便下定论的,关于:究竟蚊虫传不传新冠肺炎。为什么呢?第一,我们没有证据。注意,我没有说“没有证据”。我没有省略主体。主体明确,我们。第二,我们不是专家院士,更不是留学英国爱丁堡美国哈佛的知名专家院士,我们的话没有人关注,南都等知名媒体更不会关注我们。

尽管如此,我觉得我们把困难想得充分点,没坏处。我们虽然不一定有了证据,但是我们可以先假定:如果蚊虫也会传播新冠肺炎,全人类应该怎么应付?而不是先就假定蚊虫不传新冠肺炎: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我们更想听到这样的声音:

第一,中国有没有证据,英国美国有没有证据,全世界有没有证据,来证明:蚊虫不传还是传新冠肺炎?

第二,假设有了证据,不传,这个证据,最好是我们第一手拿到的,而不是凡事听英国美国的。目前我们中国有人去研究了吗?

第三,假设有了证据,而且是我们中国第一手的,证明蚊虫传新冠肺炎,但是却因为麻痹大意,错过了最好的防控阶段,比如目前到秋冬季,将近半年时间,都可能是蚊虫频繁活动的时间,如果半年时间被错过了,而将来事实又证明蚊虫的确传播新冠肺炎,那么究竟由谁来为白白坐失的历史良机负责呢?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我说一个历史故事,以结束本文。三国演义中,司马懿家族笑到了最后。为什么呢?一是司马懿本人活得长。二是他没有急着把诸葛亮给消灭掉。其实诸葛亮战略失策,被司马懿大兵包围住了,只有老弱病残独守孤城,不得不闹到唱空城计。表面上,是司马懿被诸葛亮骗了。实际上呢,如果司马懿真除掉了诸葛亮,那么,可能班师回朝后自己的下场也不妙。后来才有司马懿装病夺权的桥段。

人类几千年以后的历史,全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病毒。我们都发现了一个最简单的事实:最近几个月,全世界各国政要的新闻,寥寥无几,而铺天盖地的,都是占据流量网络刷屏的抗病新闻。

让我们将镜头推到几千年前的三国去,以下是我假想的一种场景:蜀国,魏国,吴国,都中了瘟疫。刘备,曹操,孙权,一连几个月,也没上几条新闻头条,很少露面。三国所有媒体上,全都是鹤发童颜的老医师,谈笑风生的中年医生,以及偶尔才露露面的负责控制瘟疫的医界高官:

蚊子叮咬会传染性新冠肺炎吗?要学钟南山张文宏高福句式!

如果当初三国遭遇了这样的场景,而且每年都来一场瘟疫,那么也许三国演义就会变成了这样的结局:三国归医,而不是三国归晋。

我,华新语:没有证据显示三国不会归医。更没有证据显示三国归医之后不会出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结局。三国归医未必是最可怕的结局。三国归医之后,螳螂吃掉蝉,而黄雀吃掉螳螂,可能才是更坏的结局(我支持他)。(来源:世界新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